一手好牌为何打烂?四问海南海药

subtitle 正经社08-05 19:49 跟贴 1 条

文丨Molly··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ID:zhengjingshe)

生硬地蹭“人民希望”瑞德西韦热点的海南海药,竟是监管名单上的常客。

日前对监管函洋洋洒洒的回复,更是令人唏嘘不已。

种种迹象表明,在医药这个很有前途的行业,海南海药已越走越偏。

编辑搜图

第一问:

回复关注函质疑,在澄清还是在狡辩?

日前,深交所向海南海药(000566. SZ)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在账面留存大量货币资金、营业收入未明显增长的情形下,维持较高的债务规模并承担较高财务费用的具体原因”等被广泛质疑的情况。

对此,海南海药在7月29日的回复中宣称,2019年末货币资金余额共计20.84亿元,扣除其中9.19亿元募集资金后,可日常支配的货币资金并不充裕。公司采取了定期存款、购买低风险理财产品等方式,以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同时通过银行贷款、应付票据、以及定期存单质押、存入票据保证金等短期融资方式进行资金筹措,以满足正常生产经营的需要。

海南海药同时强调,不存在债务偿付风险。

《正经社》翻阅2019年财报发现,海南海药的存贷双高问题,绝不是空穴来风:截至2019年末,海南海药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票据分别为21.54亿元、9.44亿元、11.6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8.48%、513.02%、3793.17%。同时,账面留存大量货币资金,其中,15.21亿元处于受限状态,包括定期存款12.08亿元、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2.76亿元。

这跟爆雷前的康得新和康美药业,已然高度相似,海南海药的回复,却显得如此轻描淡写。

市场对其的另一质疑,是涉嫌“隐瞒子公司”:2011年12月,海南海药一全资子公司收购了台州一铭50%股权。收购完成后,海南海药将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后来,本是子公司的台州一铭却摇身一变,成了海南海药合营公司,并同时成为第一大客户和第一大供应商。

对此,海南海药的回复称:

其一,由于发现无法对台州一铭形成实质性控制,且其核心技术均为其他股东(合计持股50%)掌握,遂在2012年度半年报中,将其调出合并报表范围,纳入合营公司管理。

其二,台州一铭拥有生产美罗培南粗品的独有生产工艺技术及团队,其产品质量、价格、供货均较为稳定,是该公司主要产品的重要原料药供应商。

为了确保其产品质量以及供货稳定,海南海药会直接向台州一铭销售其生产所需中间体,因此形成了既是供应商又是客户关系。

拥有50%股权的子公司竟然硬生生地被处理成了“合营公司、第一大客户和第一大供应商”,就法理而言,这种解释显然很难让人信服。其中猫腻,《正经社》将持续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问:

募投项目一再变更,为何屡教不改?

事实上,这并不是海南海药第一次被监管敲打。《正经社》发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被监管部门提醒一番,仅仅2018年,就曾因多项违法违规,连续四度遭到了监管部门处罚。

到了2020年年初,海南海药还搭了一趟“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的车。2月14日,海南海药声称自己是瑞德西韦原料药的生产厂家,并且具备年产350万支的规模化生产能力;随后又很快改口称自己生产的只是“试验样品”。

为此,海南海药及相关负责人遭到了深交所的通报批评。

活脱脱一个屡教不改的典型。更有甚者,在监管机构眼皮子下顶风作案之余,海南海药面对投资者也不“老实”。

2015年以来,海南海药多次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募资。其中,2015年2月,募集资金5亿元,其中1.65亿元拟用于年产200吨头孢克洛粗品生产线建设项目。

到了2015年6月,海南海药股东大会却通过了《关于募投项目——年产200吨头孢克洛粗品生产线建设项目部分变更实施主体的议案》,同意公司变更募投项目实施主体。时至今日,这个耗时已达5年多头孢克洛粗品生产线项目仍然没有完工。

2016年8月募集资金30亿元,计划用于投资天地药业的医药产业园项目。目前,项目进度只有4.47%,实际投资额仅有3100余万。

然而,在募资项目进度停滞不前的背后,募集资金中的10.66亿元竟然被用来偿还了公司债券“17海药01”。

第三问:

净利大幅下滑,为何重销售轻研发?

根据公开的宣传资料,海南海药围绕大健康发展,已初步形成了集药品研发制造、生物医药、医疗器械、互联网医疗及医疗服务几大板块的布局,目前以药品及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

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对于医药这个很有前途的行业,海南海药却有越走越偏之势。

《正经社》翻阅年报发现,2016年至2019年,海南海药的归母净利润呈现出大幅下滑的态势:营业收入分别为15.44亿元、18.25亿元、24.72亿元以及24.45亿元,归母净利润从1.65亿元、8662.66万元、1.2亿元直接下滑到了-1.59亿元。

与此同时,自2015年以来,海南海药的销售费用率却在持续地大幅攀升,其中尤以2019年最为极端: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07%,净利润大跌233.09%,销售费用却同比猛增56.69%;销售费用率从2018年的29.95%一举猛增至47.43%,增幅高达17.5个百分点。

换言之,销售费用的大幅增加,对营收的带动能力却是越来越小。

与之相对应,海南海药的研发投入却少得可怜,整个2019年只投入 9188.69万元,跟同期的11.60亿元销售费用相比,简直是凤毛麟角。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医药行业一致性评价及集采政策加速落地实施的大背景下,严重依赖销售的药企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种轻研发重销售的模式难有持续性。

2020年7月10日,海南海药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00万至6000万,同比下滑51%至26%。

第四问:

大手笔资本运作的同时,为何对主业锱铢必较?

海南海药之所以受到监管部门如此“重点关注”,跟其前几年的频繁资本运作也不无关系。

近年来,海南海药持续进行投资并购,炒股、理财、投资PE和工程项目以及购买房产,一样也没落下。

2017年7月,海南海药发布公告称,以不超过6亿元的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 “在不影响公司及子公司正常经营及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在二级市场积极寻找战略性证券投资机会”。

2018年6月,海南海药在其发布的2017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近年来,公司在项目建设、理财投资、股权投资方面存在持续资本性支出,投资现金流出量较大。

有评级报告指出,跟踪期内,海南海药对外股权投资、理财产品投资规模仍大,且在建项目较多,“若相关投资回报无法达到预期,可能会对公司偿债和盈利能力产生负面影响”。

2017年9月,海南海药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同意子公司海口市制药厂有限公司、海药大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等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购买银行保本理财产品,额度分别不超过1.5亿元、14亿元、4.5亿元。

2018年半年报显示,海南海药购买理财产品的金额达5.98亿元,上期发生额则为14亿元;理财产品赎回达6.04亿元,上期发生额为16.58亿元。

PE投资方面,2018年9月21日,海南海药公告称,海药投资出资4000万元参与投资杭州杏泽兴福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为其有限合伙人。

在此之前,2018年8月15日,海南海药宣布投资跨界农业,通过海药投资拟以2000万元购买海南本地上市企业神农基因子公司海南波莲水稻基因公司112.35万股股份,占比1.4409%。

此外,海南海药还购买房产。2016年10月,公司曾耗资1.06亿元,购买北京市东城区南竹杆胡同一处房产;2017年9月,又耗资3.85亿元购买重庆的浙商大厦。

海南海药以往每一次资本运作都是大手笔,对公司主业发展却是锱铢必较。在医药研发投入方面少得可怜,2019年只投入 9188.69万元,还不如之前买的一套房子的价钱。

这般“折腾”公司的后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2019年5月,海南海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签署《控制权收购协议》,交易完成后,华同实业成为海南海药控股股东,国务院国资委成为海南海药实际控制人。

自古以来,但凡不务正业的人,最后要么干成了大事,要么黯淡收场。海南海药在新东家的带领下将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