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虚假繁荣当做高度赞赏,对戏曲的伤害很大!

subtitle 娱乐好掌柜08-05 13:00 跟贴 1 条

近日,陕西戏曲广播公号上刊登了《梅兰芳先生1957年西安之行》一文,详述了京剧大师梅兰芳在陕西的观剧、演出、演讲往事,很多细节的描述,展示了“中国的一代完人”对艺术的严谨追求和深入思考。

我特别注意到文中提到,“1957年10月14日,梅兰芳先生在易俗社为西安戏剧界七百余人,做了《谈表演艺术》的报告”,其中有几句话对当下的演员演出状态仍具有很强的指导性。

“演员在表演时都知道,要通过歌唱舞蹈来传达角色的感情,至于如何做得恰到好处,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往往不是过头,便是不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分寸的把握对于戏曲演员来说很重要。欠一点火候,在台上看起来就“温”(瘟)。这个词如何理解呢?就好比烧开水,明明水已经咕嘟咕嘟冒泡泡了,但就差最后一把柴火,水没有烧开,用来泡茶不够浓、用来饮用不够烫。写成“瘟”就粗俗一点,生了瘟疫病害的人或家禽都打不起精神,自然就显得激情不足、过于平淡。

演员的表演要是温了,观众总觉得欠一点,贞烈巾帼演成受气寡妇、盖世英雄演成落魄书生,虽然可以勉强看下去,总是不够尽兴。

然而和“不足”所带来的平淡相比,“过头”对演员和观众的伤害更大。这几年的基层演出里,我们总看过不少“拉长音”“撒狗血”“跺楼板”的演唱,贞洁烈女演成泼妇骂街、风流小生演成流氓乱窜、英雄壮举演成莽撞无脑。

王宝钏在赶坡时面对调戏自己的军爷,骂几句街也能理解,但终究跟丧夫丧子的贺后不一样,情绪还没到那么悲壮,如果也满台乱窜、指天骂地就有点过火;去国千里的伍子胥身怀仇恨,大段精彩的演唱伴随跌宕的身段也是合理的,有的人就能演成满台打滚,且不说英雄本来就该有英雄的样子,都全然忘记大英雄当时还骑着马,难不成得了“疯马病”?刺字的岳母原本是识大体、讲大义的老英雄,也被演成了滑油山上的刘青提,跌扑功夫算什么,恨不能再来个大劈叉“惊艳众人”。

最让人惊叹的是,某次我看到演员去唱白事,一句唱词想拉个长音,在基层群众中要个叫好鼓掌啥的,这也能接受,毕竟只是混口饭吃,体现“咱卖力气”了。漫长的长音吸引了来行礼的亲朋、唤来了正吊唁的故友,也止住了孝子贤孙的悲啼,主事人赶紧掏出两百块钱扔到台上,可算是让演员收住了长音。事后孝子责怪主事人乱花钱,主事人说“这钱不花能行吗?你没看他都快唱背过气去了,发送你家老爷子,咱总不能再搭上他一条命吧”。

有时候某些剧团也很讨厌,把掌声和叫好当做演员考核标准。鼓一次掌加一块钱、叫一次好加一块钱,逼着演员把《拾玉镯》都演成了粉戏,赢得台下痴汉们的口哨声此起彼伏。演员下来很生气,“演成这样你们都不鼓掌不叫好,光顾着吹口哨,口哨又不加钱”。

地方戏本来就扎根民间,确实是要保留自身特色。秦腔的一些剧目确实不适合演得太温,适度火爆一些也没啥问题,但终究是要有个度的。“因为把戏演过头的危险性很大,有一些比较外行的观众会喜爱这种过火的表演”,没分寸的演员和看热闹的观众“互相促进”、“教学相长”,最终演员就逐渐迷失在火爆带来的掌声中不能自拔,哪一场没有几十次胡鼓掌、乱叫好就颇为失落。

把虚假繁荣当做高度赞赏,对戏曲真的没啥好处。

作者:李想

编辑:妍薇

审核:王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