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夜,把一个生命倒进马桶……”

subtitle 视觉志08-05 11:44 跟贴 534 条

文中图片来源 |《无人知晓》

作者丨小左

在日本,有一个隐秘的职业:特殊清扫。

名为“特殊清扫”,主要是因为他们负责清扫的内容——去世的人。

与入殓师不同,特殊清扫是整理、清除掉去世者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痕迹。

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工作呢?

因为越来越多的独居老人,在孤独中死去。死去很久后才被人发现。

而这样的死亡,会在房屋中留下极其深重的“痕迹”。

死者的家人一般会选择雇人清扫,特殊清扫公司就是为此存在。

记者何润锋,作为特殊清扫公司的实习生,在短短的时期内,见证了孤独、老去和亲情的崩塌。

01

作为实习生,何润锋和同事们一起处理的第一个委托是打扫一位75岁名叫宫川一多的老人生前的住所。

这里也是老人死去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人在自己家中突然离世,2周后,因为尸体腐烂,传出异味,被邻居发觉,报了警才发现老人早已在家中去世。

这种情况在日本被称为“孤独死”,是特殊清扫公司主要负责的业务。

何润锋的师傅告诉他,这样的情况极为常见,不需要太害怕,因为这不是他们遇到过最糟糕的一次。

甚至值得庆幸,老人是遗体已经被亲人处理火化,他们并不会直面一切。

最令他难以忘怀的一次清扫,是已经天黑的夜里,他们受聘前往一处住宅清扫。

当时逝者的遗体在浴缸中,因为是孤独死后才被发现,遗体渗出的液体和水混为一滩。

“我一个人一盆一盆将浴缸中的液体倒进马桶。”

“怕堵死下水道,我一边倒一边在通马桶。”

此时的何润锋还无法想象现场的情况,他自认为并不惧怕生死。

直到他真正直面生死。

02

宫川一多老人终身未婚,在世的亲人只有两个兄弟。

而在他弟弟的口中,这位哥哥他已经十几年未曾联络。

“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二哥的妈妈去世时发生了些事情,这些年都和家父关系不好。”

“我们相处也很别扭,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宫川老人的住处更让何润锋吃惊。

一栋别致的白色小楼,此时正门已经被杂物和垃圾堵死。

可见老人去世前,已经很久未从这个门出入,生活范围就在后门附近的小屋里。

走进他的房间,何润锋发现老人被垃圾包围着,挂在杆子上的衣服已经脏了,是许久没有清洗穿戴的痕迹。

令何润锋印象最深刻的,是关于“垃圾的处理”。

老人生前的大部分东西,都要分类包装,清出房屋。

何润锋在其中发现了老人的相册,还有很多朋友邮寄来的明信片,精美的工艺品。

“老人生前爱好广泛。”

但是这些记录了他一生珍贵记忆的物件,这些证明他曾经存在的东西,最终大多数被当作了垃圾,扔进垃圾车销毁。

有人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脑死亡,在生物学上死去;第二次是他下葬时,人们来参加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他在社会中死去;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时,那时候他才真正死去。

对于孤独死的人来说,三次死亡可能同时到来。

03

何润锋一名资深的同事对他说:“做了这行之后,他再也不买大件的家具。”

“为什么?”

“我怕自己突然离开,家人处理这些东西会觉得麻烦。”

同事的担心或许看起来悲观,但确实是因为他看过太多现实的例子。

在他处理的孤独死案例中,并非所有老人都无儿无女。

何润锋的第二个实习项目,委托者就来自逝者的女儿。

这位女儿的居住地距离母亲只有15分钟车程。

但是女儿依旧是在母亲孤独死14天后,因为回家拿东西才偶然发现母亲已经离世,一个人倒在家中。

在女儿的描述中,母亲是个不好相处,任性的枯燥老人。

“她有些任性,我们关系并不好。”

平时母亲大概一周会给女儿打一次电话,但是这次两周没有来电,女儿也懒得致电询问。

直到自己有需要回家。

让何润锋吃惊和愤怒的是,女儿的冷漠。

“我不能理解她在整理母亲东西时一直笑着。”

而让何润锋感到悲哀的是,女儿描述中的老人如此不堪,但何润锋在清扫老人遗物时发现,老人的冰箱里装满各种调料,还有红酒。

“打开她的冰箱像打开了一个世界,只有很爱生活的人冰箱才会这么丰富多彩。”

“女儿描述的她,冰箱折射的她,到底哪个才是她真实的样子呢,很遗憾,已经没有人会知道。”

很难得出答案:是孤独死去更加难过,还是孤独地活着更痛苦呢?

04

何润锋探访了一位孤独活着的80岁老人。

老人住在价值700万人民币的豪宅中,他年轻时赚了不少钱,还有自己的专利,现在依旧是位富有的老头。

但老人坦言,自己也有面临孤独死的恐惧。

老人一辈子热爱爵士乐,家中有一套昂贵的音响设备,但是他有一只耳朵已经聋了。

“我的世界只有单声道了,环绕立体声毫无用处。”

他儿子在另一个城市做大学老师,每年回家三次,每次待不超过三天。

老人话里行间,都是对家人的思念,但还硬撑着一口气。

“让他们回来住不好吗?”

“孩子的工作不能频繁更换工作地点。”

“一起生活对彼此都是负担,我不想影响他们的家庭。”

老人尽力维持着生命最后阶段,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体面。

孤独是他的体面和选择。

人生到最后,无论富有或贫穷,儿女绕膝还是孤独一人,似乎也只剩顺其自然。

05

这些从事特殊清扫工作的人,许多工作了十年以上,无数次进出各类死亡现场,见过形形色色不同的人。

有自我了结的人,在墙壁的月历上留下奋斗的记号;也有“孤独死”的人,有一生的挚友帮其善后;也有刚刚买上公寓开始新生活,却在搬进新家前几天死去的人……

特殊清扫者有时的工作,关系到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能在这个世界留下多少痕迹,能被至亲如何记住,如何思念。

对死者来说,人世的变幻无常在死亡的那一刻已然定格。可是对生者,关于生与死的思考却永远不会停止。

直面生死,所有人性都无处遁形。

就像一位特殊清扫工作从业者所说:我几乎每天都在思考自己的死。也因此,更为深切地感到要珍惜当下,人生不容丝毫松懈。

生死面前,皆是小事。人生不易,活在当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