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一本过期的音乐《故事会》

subtitle 王不二08-05 07:50 跟贴 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很少聊音乐,记得上一次说的是毛不易。传送门【年少听懂毛不易,长大只剩下牛逼】

今天我们来聊聊五条人

一个坦诚说为了名利而来的乐队,结果为了满足那一刻的热血,弃名利而去。这本身就是很摇滚的一件事。

当你了解五条人的音乐,你会发现他们的人和他们的音乐是如此契合。可以说,五条人完成了一次堪称伟大的行为艺术,狠狠地抽了这个流量时代一记耳光。

五条人以摇滚安身立命,却因为“好笑”出圈。这本身就很幽默。

但今天我们不开玩笑,只聊聊音乐。

道山靓仔五条人 - 县城记

《道山靓仔》,出自专辑《县城记》。在他们的歌里,有很多儿时记忆,那是他们走到哪都无法抹去的故土情结。

比如视角对准一个穿破拖鞋,骑破单车,头发乱糟糟,看起来很拽的小混混。在一个“天乌乌,欲下雨”的天气里,他好像听到妈妈在喊“阿仔啊回家吃饭吧”。

可是这个很拽的混混此刻在看守所,一股悔意涌上心头:“都怪我那时候,不成器,老去混。”

这样吊儿郎当,不学好,到处混的青年,在小镇上太常见了。

歌曲有股浓郁的民间传奇风,如同一本过期的音乐故事会,让人意犹未尽。

踏架脚车牵条猪(骑辆单车牵头猪)五条人 - 县城记

《踏架脚车牵头猪》里唱道:“城市不像城市,农村不像农村,海丰公园只建一个门。”

海丰是五条人的家乡,一座滨海小县城,一个不土不洋、鱼龙混杂的城乡结合部。从音乐里你能听出,街道上,汽车、摩托车的噪声,能把路口那个耳聋的震怕。

歌词里的县城,“猪”、“拖拉机”、“公交车”、“撒泡尿”等意象混杂在一起。形成一幅落后的县城面貌,还带有某种魔幻的气质。

曹操你别怕五条人 - 一些风景

《曹操你别怕》中,五条人将村民打架的场景写了进去。

歌里,刚弦大力刷弹,嘭嘭、嘭嘭、嘭嘭;鼓声趁势作乱,噔噔噔、嗵嗵嗵。紧张、混乱又肃穆。

五条人的家乡,青年人好斗,一点小事可以闹到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地步。小时候五条人趴在窗边,看到好几个人拿着西瓜刀劈另一个人。拿西瓜刀互劈,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你能从歌里感觉到强劲十足的华南野风,生猛、血性又壮大。这股赤辣辣的乡野生猛气,在专辑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一些风景五条人 - 一些风景

五条人的音乐里有鲜活的人物志。上到国家政策物价飞涨,下到田间阿伯,光棍大叔,都写进了歌谣。

他们生活于其间,从不居高临下的审视,而是纪实性的平视,同时带有人文主义关怀。你比如遇到一个瞎眼老伯,听他说话很让人旷达。

“我在14岁的时候我的眼瞎了,但是人间最美的风景我已经看过。”

梦幻丽莎发廊五条人 - 梦幻丽莎发廊

“风吹过石牌桥,我的忧伤该跟谁讲,天空挂着一轮红月亮,我离开了梦幻丽莎发廊。”

这张专辑大多用普通话演唱,主打歌几乎都是情歌。调子朗朗上口,曲风柔和舒缓,像夏日柔风,拂过装满心事的少年心头。

从《梦幻丽莎发廊》到《广东姑娘》音乐不能一成不变,不然不是观众听腻了,就是自己做腻了。

广东姑娘五条人 - 广东姑娘

有人说五条人的民谣是音乐化的侯孝贤电影;也有个广为流传的评价,他们的歌舒展了原汁原味的乡野中国,富含的原创性彰显了音乐的终极意义——吟咏脚下的土地与人。一种赤裸裸的真实。

五条人是那种走街串巷的吟游诗人,可以坐下来跟你闲聊,他们的音乐属于街市,也归于街市。

他们宁愿“土到掉渣”,也不要“俗不可耐”。

烂尾楼五条人 - 烂尾楼

每座城市都有烂尾楼,每座烂尾楼都有故事。

一栋楼,二十年几经风雨,几代人的悲欢藏在它的繁华与落寞中。在一座巨大的钢铁吊桥上,来来回回的人群,重复着心酸的现实。

这座烂尾楼在五条人的演唱下,染上了魔幻现实的味道,有辛辣的讽刺,也有时代的悲鸣。现实是这样荒诞不经,扑朔迷离;人们疯疯癫癫来来去去,最终都会消失于传说中。

在这首歌里,除了鼓、吉他和贝斯,特意加入了二胡。有一种街头说书的感觉,给这片魔幻景观,投去悲凉又意味深长的一瞥。

在城市灯红酒绿一侧的黑暗中,在高楼的阴影遮住的角落里,有很多看不到的苦难。

“一辆货车撞上了高架桥,卡在桥墩里面,一名年轻的男子抱头痛哭……”

被拐卖的年轻妹,48岁的老光棍阿炳耀,他们很可怜,没有人记录他们,仿佛他们无足轻重。

五条人把他们写进去,为他们唱道:“嘿,我的朋友,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而升起。”

在五条人诗意的哀伤中,总有对对底层心酸的捕捉。他们的歌有的像电影《大佛普拉斯》传送门【有钱人的世界,你看,果然是彩色的】,一出荒诞的悲喜剧。

二哥一开始以为五条人只是描摹土地和人。但当你开始认真研磨他们的歌词,会发现里面有荒诞色彩,悲剧的小人物,强悍地活在世上。

正如乐评人的评价一样:五条人身上一半是流放者一半是流浪者,他们迫不得已地被生活卷进天桥过道和桥洞里,被卷入沙尘和酸雨中。他们迫不得已卷进生活的尘沙里,还葆有达观的态度。

他们生动自然到,中文夹杂英文说话,也有一种朴质和喜感。他们并不伟大,只是真实展现自己的时候,无意中代替观众狠狠踹了这个流量时代一脚。

观众感动于他们的少年热血,舞台上的洒脱幽默,精神上的独立自由。这是活在规矩之中的我们所缺乏的,也是精致而虚伪的时代所匮乏的。

而这也许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摇滚精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