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19年后重映,我发现了通往魔法世界的心理工具

subtitle 简单心理08-05 01:06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Cindy、余述 撰文

时隔19年,《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终于要在内地重映了。同时,《哈利·波特》系列电影 (全八部) 也以IMAX格式在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魔法世界大门再次向我们敞开

我们愿意再一次陪哈利、赫敏、罗恩坐上火车,坐上小船,前往被月光和神秘笼罩的霍格沃兹。



以哈利·波特命名的这一系列故事,主角哈利的勇敢、善良贯穿着故事的始终。

哈利从小失去父母,被寄养在姨父姨妈家,又受到了他们刻薄的虐待……成长环境可以说非常不好了。虽然哈利从来没能在霍格沃兹得到过心理咨询,但他所在的魔法世界却派生出了很多咨询工具。

今天就来聊聊,霍格沃兹里充满想象的人物和隐喻的故事,跟心理咨询有什么相似之处?

如何战胜恐惧:真正吓退“博格特”的是大笑

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中,卢平教授教授了一节关于博格特的课程。博格特是一种变形的魔法生物,它会看透你的内心,变成你最害怕的东西。卢平教授在课上说道:

击退博格特的咒语是简单的,但需要意志力。你们知道,真正吓退博格特的是大笑。你们必须做的只是强迫它变成你认为可笑的形象。

战胜恐惧的方法,就是将你害怕的东西变成荒谬的笑话


在心理咨询室中,咨询师也会将这个想法应用到对创伤后噩梦的治疗中。用认知行为的方式,让来访者学会通过意象重构/噩梦重构 (imagery/nightmare rescripting) 的技巧,完成意象转化。

意象重构是一种治疗手段,常用来处理对现在有负面影响的记忆。 它通过重构过去,想象过去向你更想要的方向发展,达到治疗效果。其理论基础在于,当被重构的故事越有能力唤起我们的情绪时,新的记忆就更容易被唤起,从而替代创伤性记忆。

卢平教授应对博格特的方式与意象重构理论异曲同工:当新的意象越是有趣,来访者就会越会从中受

邓布利多与哈利之间的“创伤讨论”

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伏地魔重生,并试图杀死哈利。哈利目击了他的同学 塞德里克·迪戈里被谋杀,也因此受到了创伤。

在心理学中,讨论创伤事件是对处理治愈创伤后的情绪和症状有益处的。《火焰杯》里有两幕描述了邓布利多鼓励哈利打开创伤经历的场景。

哈利点了点头。他感觉麻木,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眼前的一切似乎都不真实,但他并不在乎。他甚至为此感到高兴。这样,他就用不着去想他触摸三强杯后发生的一切了。他不想仔细研究那些记忆,尽管那些记忆不断在他脑海里闪现,像照片一样栩栩如生。疯眼汉穆迪被关在大箱子里。虫尾巴瘫倒在地,捂着他的断臂。伏地魔从冒着蒸气的坩埚里冉冉升起。塞德里克......停止了呼吸......塞德里克,请哈利把自己送到父母身边......


哈利似乎正在经历‘解离’ (麻木和不现实感)。同时,他也在经历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核心症状:对带有倾入性的创伤记忆的回避。

邓布利多停住了话头。他在哈利对面的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他望着哈利,但哈利躲避着他的目光。邓布利多要向他发问了。他要强迫哈利回忆那所有的一切了。

“我想知道,哈利,你在迷宫里触摸门钥匙后发生了什么?”邓布利多说。

“我们可以明天早上再谈,行不行,邓布利多?”小天狼星声音沙哑地说。他把一只手放在哈利的肩膀上。“让他睡一觉吧。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

哈利心头涌起对小天狼星的感激之情,但邓布利多仿佛没有听见小天狼星的话。他朝哈利探过身子。哈利很不情愿地抬起头,注视着那双蓝色的眼睛。

现在哈利在一个安全、舒适的环境中,被熟悉的人和物环绕,邓布利多尝试鼓励哈利说说发生了什么。然而小天狼星不想让哈利再体验一遍发生过的灾难——与心理咨询师不同,亲人往往会鼓励逃避行为


哈利·波特式“自助”:情绪是我们的人生魔法

Janina Scarlett是《超级英雄治疗》的作者,她的《哈利波特疗法:来自禁书区的一本未授权的自助书》一书,用幽默的写作手法向读者传达了:

我们之中很多人都在无意中压抑情绪,就像德思礼一家(哈利的姨夫姨母家)想要压抑哈利的魔法一样。然而我们却忘记了,让人生充满魔力的东西,就是我们的情绪

《哈利·波特》中的术语,可以用来解释心理咨询的“接纳与承诺疗法” (新一代认知行为疗法,主张拥抱痛苦,接受“幸福不是人生的常态”这一现实,然后再建立和实现自己的价值观) ,并将治疗技巧变得像魔法一样生动有趣——情绪,是我们的巫术潜能,是需要被理解、探索的东西。以下是几个例子:

“正念”变成了加护咒(保护护盾)

逃避变成了摄魂怪

认知分离 (一种帮你拉开你和认知之间的距离,让你的认知不再占领、控制你的行为的技巧)变成了魔咒

价值观可以在厄里斯魔镜中找到 ,然后可以通过点地图(小说中的魔法地图)找到


“多比效应”:自我惩罚现象

《哈利波特》系列故事中除了众多巫师外,最让哈迷们印象深刻的还有那个长着长耳朵、尖鼻子和圆鼓鼓大眼睛的家养小精灵多比 。

多比渴望自由,非常注重和自己和哈利之间的友谊, 在开始帮了不少倒忙,最后为了救哈利和他的朋友,悲壮牺牲,成为众多读者心中的意难平。

“哦,不,先生,他们不知道……多比因为来见您,要对自己进行最严厉的惩罚。多比将把自己的耳朵关在烤箱门里。”

——家养小精灵多比

2009年,一项研究明确了人类存在自我惩罚现象,这一现象被称为“多比效应”

心理学家早就知道,当我们意识到做错事情的时候,内疚情绪会鼓励亲社会行为 (pro-social behavior) 。但是,当我们不能弥补过错的时候,就有可能会像Dobby一样惩罚自己。

心理学家通过给被试者分配了不同的实验任务,操控他们感受到的内疚。他们控制了被试者是否能弥补错误,同时给被试自我惩罚的机会 (比如扣留奖赏等) 。 他们发现,内疚的人会因为没能弥补自己的过错而自我惩罚

在心理咨询室中,咨询师也可能会遇到一些会自我伤害的来访者。他们可能会与来访者一起探索,“内疚”在自伤行为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魔法世界里的心理疾病污名化

国外有位心理学家专门写了一篇在魔法世界中的心理学的完整学术研究《DSM与巫师的世界中诊断》。

当学生压力过大的时候,偶尔会收到校医庞弗雷夫人的镇定剂,除此之外,霍格沃兹没有专业的心理咨询服务。巫师们有一些生理的疾病 (比如死斑谷病) 会有专业的治疗者治疗。

但是,对于心理疾病,除了“疯”这个词以外,在魔法界基本没有其他定义。 巫师们知道,幻听、妄想和记忆间隙是反常的,所以在《哈利·波特与密室》中,哈利担心暴露自己可以听到密室中蛇的声音,会让别的巫师误以为他“疯了”。

那么魔法世界是如何应对“疯”的呢?

大部分巫师会自行处理自己的状况,除非他们做了违背法律的事情 (如马沃罗·冈特,伏地魔的外祖父。他暴力并且偏执,曾因袭击魔法部官员而被送进阿兹卡班) 。

如果患者相当危险,或没办法照顾自己,他们会被监禁在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闭锁病房自我修复。闭锁病房里的居民有弗兰克和艾丽斯·隆巴顿 (纳威的父母,被钻心咒虐待疯掉) ,吉德罗·洛哈特 (被自己的遗忘咒Obliviate Charm打中而失忆) ,还有博罗德里克·博德 (因尝试从神秘事物司中移除一个预言而变得精神混乱,认为自己是一只茶杯) 。

看来,心理疾病污名化的现象,在魔法世界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参考资料:

https://www.psychologytools.com/articles/harry-potter-and-the-therapy-tools/

|

| |

|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