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家中小行评级下调,政府注资、合并重整是化解风险选项

subtitle 第一财经资讯08-04 20:37

当前,中小银行吸收了实体经济的大量经营风险,再加上自身存在治理体系不完善、风控缺失等问题,风险正在加大。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6家中小银行的主体信用等级被下调,包括中诚信国际将长春发展农村商业银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上海新世纪资信将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下称“蛟河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BBB+调至BBB,中诚信国际将烟台农村商业银行(下称“烟台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等。

6家中小银行主体信用等级被下调

长期以来,相对国有大行、股份行,中小银行经营范围和产品线较为单一,非利息收入有限,而疫情以来,银行业向实体经济让利更收窄了息差空间,中小银行信贷客户的主体小微企业由于抗风险能力较弱、现金流紧张、违约风险较高,也让中小银行在这一特殊时期,利润增长乏力、不良贷款增长明显。

今年以来,至少已有6家中小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遭到评级机构下调,其中3家位于山东,两家位于东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财经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7月30日,上海新世纪资信将蛟河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BBB+调至BBB,展望负面。原因之一在于:蛟河农商行共有本金为36亿元应收款项类投资暂无法回收,对该行资产质量、流动性管理、盈利能力和资本充足度水平产生重大影响。

具体来看,上述评级报告显示,蛟河农商行于2016年先后8次购买邮储银行武威支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合计30亿元,利率为5%左右,期限一年,该笔理财资金被邮储银行武威分行内部作案挪用,目前已全部逾期。截至目前,蛟河农商行对邮储银行武威分行依法进行诉讼,案件正在审理中,但该行未对上述理财产品投资计提拨备。

另外,蛟河农商行于2016年分两次购买陆家嘴国际信托发行的侨兴集团有限公司应收账款债权信托受益权,合计6亿元,均已逾期。上述两笔投资均由广发银行惠州分行提供担保。但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以相关事件存在内部流程漏洞为由,拒绝按原合同履行代偿,上述案件正在审理中,同样蛟河农商未对上述理财产品投资计提拨备。

中诚信国际评级报告显示,烟台农商行评级下调主要在于:担保圈链风险不断暴露,不良贷款持续快速上升,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且远低于监管要求;贷款行业及客户较为集中,逾期贷款和借新还旧贷款占比高,资产质量进一步下行压力大。

具体来看,近年来,烟台农商行水产加工等行业客户信用风险持续暴露,且信用风险沿担保圈担保链蔓延;此外部分村办房地产企业在旧村改造项目过程中出现项目烂尾或销售停滞等现象,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烟台农商行逾期贷款为31.33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11.79%,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在总贷款中的占比较年初大幅上升3.61个百分点至8.15%,逾期贷款持续下迁的趋势较为明显;去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为23.43亿元,同比增加11.72亿元,不良贷款率同比大幅上升4.23个百分点至8.82%。

评级报告显示,由于不良贷款规模增长较快,截至2019年末,烟台农商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末大幅下降48.79个百分点至76.70%,远低于监管要求,抵御风险和吸收损失的能力弱。考虑到烟台农商行借新还旧等贷款占比较高,未来拨备计提压力依然较大。

政府注资、合并及并购重整化解风险

在经济下行及疫情影响下,2020年以来,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考虑到不良传导的滞后性及不良贷款真实暴露等原因,预计下半年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仍面临下行压力。

从不同类型银行来看,新冠疫情对全国性大型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较小,疫情相对严重区域的中小银行受到的冲击较大,城商行和农商行的盈利表现相对较差。

但与此同时,政策对中小银行的支持力度也在持续加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推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更好服务中小微企业,让中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明显提高、让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5月27日,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发布了11条金融改革措施,进一步提出推动中小银行和农信社深化改革,加快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优化公司治理,完善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激励约束机制。

6月1日,央行等八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提出开展商业银行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能力提升工程,改革完善外部政策环境和纪律约束机制。6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则提出要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督促银行完善内部考核激励机制,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处置力度等。

央行原副行长、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学术总顾问吴晓灵在8月3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要推进中小银行改革,完善治理体系,提高内控水平,增强风控和盈利能力。部分中小银行治理体系和内控体系不够健全,存在股东大量关联交易掏空银行资金或内部人控制导致风控审批制度形同虚设的风险,这是当前中小银行治理和经营中最重要的风险来源。若中小银行的公司治理体系不完善,不能有效地约束股东和管理层的行为,风险管理等制度失灵,即使通过补充资本等方式暂时解决了银行的财务问题,也不能化解银行治理和经营中的根本性风险,难以持续。

“对于监管部门拟从今年的专项债额度中划出2000亿元用于注资中小银行,政府要将注资补充银行核心资本当作银行改革的一个契机,在补充资本的同时化解存量风险,解决银行治理体系问题,把部分银行的治理架构重新理顺。”吴晓灵建议。

一位银行业分析人士称,目前,国内有4000多家中小银行,经营管理水平和盈利能力分化较大,竞争激烈。一些业务能力不突出、经营风险高、公司治理漏洞较大的中小银行,可以通过合并、并购等方式重整,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