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都无法战胜的TikTok,为什么字节会舍得卖

subtitle 3DMGAME官方号08-04 20:21 跟贴 1360 条

Facebook都无法战胜的TikTok,为什么字节跳动会舍得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贞酒歌

2020-08-04

返回专栏首页

作者:贞酒歌

原创投稿

评论: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鲁迅永不过时。

无可否认,最近几天,字节跳动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

8月1日晚间,一则“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的消息,迅速引起了网络热议。而在早些时候,网友们还沉浸在庆祝“八一”建军节的喜悦中。

参与收购TikTok的企业,就是鼎鼎大名的微软。根据7月29日路透社的消息,这笔交易的金额,高达500亿美元。而交易的形式,将以字节跳动“完全退出”进行。也就是说,交易完成后,TikTok美国业务将完全属于微软,不再与字节跳动有任何关系。

此前传言,字节跳动2019年营收为170亿美元。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得益于全球化布局,字节跳动的市场估值高达1500亿美元。对字节跳动而言,剥离了TikTok美国业务,绝对称得上伤筋动骨。尤为巧合的是,有传言字节跳动将于近期展开上市计划。

对“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字节跳动,网友们并没有展现出多少同情,相反,辛辣的批评与愤怒成为主流。其中,有网友引用《六国论》里的名言“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对此事加以讽刺,十分应景。

网友的愤怒并非毫无来由。就在7月30日下午,美国刚刚传出“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的消息。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字节跳动就早早升起了白旗,甚至连外界都来不及进行反应。

不仅如此,网友《六国论》式的猜测,并非毫无因由。8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宣称,未来将会对更多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

一切都显得太快了。

8月2日晚间,字节跳动紧急对外发布声明,称遭到Facebook抄袭和抹黑。而其声明中强调的“仍然坚守全球化的愿景”,与光速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行为,形成了强烈反差。

8月3日,一封张一鸣内部信被公布在网络上。信中强调,目前字节跳动尚未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并且正在与一家科技公司讨论合作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两套组合拳打下来,字节跳动的危机公关稍见成效,不少人开始对此表示理解。即便没有这封内部信,网友也能理解字节跳动所遭遇的困境。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而字节跳动甚至没有做出任何挣扎。

8月4日,据环球网报道,美国方面再次对TikTok施压,声称如果在9月15日前,TikTok没有出售给美国,那么必须关门。

8月4日下午,张一鸣再次发布了内部信,安慰员工要能接受一段时间的误解,并将网民的批评归结于对事件本身的不了解,以及对美国政府的怨气。

依照过往的经验来看,张一鸣的这封内部信,恐怕很难取得化解舆论争议的效果,反而有可能进一步激化矛盾。

毫无疑问,此次TikTok国际版所面对的困境,将极大考验字节跳动决策层的智慧。同时,这一事件可能造成的影响,将注定远远超过事件本身。

对此,不妨先让我们来看看,TikTok美国业务究竟有多抢手,以至于微软会出手参与此次收购。

如果评价当今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全球应用软件,抖音(TikTok国际版)首屈一指。在拥有众多传媒巨头的国际市场,来自中国的TikTok以惊人的速度异军突起,自2018年以来,已经达到了20亿次全球下载量。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同样给TikTok国际版带来了丰厚的红利。根据Sensor Tower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TikTok国际版下载量达到3.15亿次,刷新了App全球单季度下载记录。

在市场分布方面,印度贡献了单市场最高的6.11亿次下载量,紧随其后的是中国1.96亿次,排名第三的就是美国,达到了1.65亿次。然而在市场收入方面,美国用户创造了8650万美元,位列海外市场收入第一位。收入的绝对份额仍然是中国市场,高达3.31亿美元。

此外,我们可以再对比一下同一季度其它应用软件的下载量:WhatsApp为2.5亿次,Facebook为1.861亿次,Instagram为1.518亿次。

另有研究数据显示,目前TikTok国际版在美国拥有3000万月活用户,这款爆火于中国的短视频App,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美国用户的喜爱。尤其是18岁以上美国用户,每月使用TikTok国际版的时间达到858分钟。

在美国,TikTok国际版并非没有挑战者,然而并无一家公司,能够真正威胁到TikTok国际版的市场份额。在众多挑战者中,就有扎克伯格领导的Facebook的身影。

2019年11月,Facebook推出了短视频应用Reels,正式向TikTok发起挑战。进入2020年以后,Reels平台通过支付高达数十万美元的报酬,直接挖角TikTok平台的短视频创作者,双方的竞争趋向激烈。

7月29日,在出席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扎克伯格面对“是否被中国盗窃了美国技术”的提问,信誓旦旦地将矛头指向了字节跳动,声称TikTok剽窃了Facebook的技术。而这,就是此前字节跳动表示遭到Facebook抄袭和抹黑的原因。

事实上,Reels并非扎克伯格针对TikTok的第一款“拿来主义”,在更早的2018年,Facebook已经推出过一款短视频App“Lasso”,只是没有掀起任何水花。而它的继任者Reels,同样不温不火。

在被众多人调侃的美国企业复制、威胁、收购三部曲中,微软拿走了收购这张牌。据公开的信息显示,微软是在与特朗普进行谈话后,做出了收购TikTok的决定。

在此,我们无意去探讨为什么微软会选择收购TikTok,而是想要聊一聊TikTok如今的遭遇,究竟是偶然事件,还是必然事件。

在过去的历史长河中,曾经有五个国家及联盟,达到过世界第二的位置,包括英国、德国、苏联、日本、欧盟。无一例外,这些“世界第二”都被美国打了下去。现在,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美国的大棒,也已敲向了中国。

TikTok的确很不幸,当中国如同过去的德国、日本一样,正在被美国进行全方位打压时,当新冠导致美国国内矛盾加剧,而来自中国的TikTok吃到疫情红利时,它成了那个被“祭天”的对象。

但抖音更是幸运的,搭上了中国互联网快速崛起的便车,在一系列政策的扶植下,迅速在拥有9.04亿网民的中国市场获得成功,验证了它所开创的“沉迷式”算法,积累了冲向全球的雄厚资本。并在和快手的竞争中快人一步,首先在国际市场取得成功。

8月4日下午,外交部正式回应了美方打压TikTok事件。回应中提到的日本的东芝、法国的阿尔斯通,都曾遭到过美国类似的打压行为。

回应的最后,发言人表示“美方务必不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否则将自食其果。”评论区,网友对字节跳动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与掺杂其中的赌球广告,形成了一幅光怪陆离的微博奇景。

而在大洋的另一端,被激怒的美国TikTok用户们,正在以独特的方式,表达着对TikTok的支持。

TikTok的背后,是中美经济体之间的暗流涌动。选择光速滑跪的字节跳动,是否是在东芝、阿尔斯通的前车之鉴下做出的“理智判断”,这个问题,需要留待时间给出答案。

对此,我想引用一段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的话:“国家与国家、企业与企业……本质上就是一种斗争……这不符合我们东方的传统文化……但这是这个世界的现实。在我们有能力改变这个现实之前,中国企业要学会更多的去适应这个现实。”

处在特殊历史时刻的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究竟是要绞尽脑汁地“去中国化”,还是以“中国企业”的姿态昂然迎接国际挑战,这将是众多民营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而张一鸣其人,可能并没有想好这一问题的答案。

目前,张一鸣已经删光了所有微博,他的过去,似乎以这种形式隐藏了起来。

互联网的记忆,却不允许他轻易隐藏自己。在网友零星保留的张一鸣过往的发言中,我们甚至能够看到,10年前的他对扎克伯格的满心敬佩。谁又能想到,10年后的张一鸣,会成为扎克伯格口中的抄袭者呢?

在此,我们很难不去对比被美国打压最严重的中国企业——华为。也很难不去对比张一鸣与任正非。如果说张一鸣身上还带有理想主义者的幻想,任正非则展现出了极其强烈的“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的决心。

再回过头来看“美国未来将会对更多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的威胁,中国的企业家们做好准备了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