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十六载,支付宝的头号对手竟是美团?

subtitle 严肃财经08-04 19:03 跟贴 2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撰文/ 富姐

编辑/ 周一

7月29日,王兴在饭否上炮轰支付宝:“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数比支付宝多,手续费也比支付宝低。”

事情的起因是,有用户发帖称在使用美团支付时发现,美团月付和银行卡支付占据优先位置,其次微信支付,而支付宝支付未在支付选择列表上。

此后美团系和阿里系的官微还在微博上打起了“口水仗”。

美团“月付”发文称,“其实这文章的主体换成饿了么app和微信支付也同样合适呢”,新来的实习生读完36氪报道,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

饿了么质问意味十足的回呛道:“Excuse Me???”

归根结底,美团和支付宝唇枪舌剑的背后,是双方明面上的一次撕破脸皮。自去年起,阿里系扶持支付宝屡屡加码本地生活服务,一步一步入侵美团核心腹地。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美团因此展开猛烈反击,依托庞大的流量和消费场景,加码金融业务,企图从支付宝身上撕下两块肥肉。

可以预见,此次事件后支付宝和美团之间将会正式进入“备战”状态。富姐认为,支付宝的头号对手不再是微信支付,而是美团。

接下来,富姐将从三个维度为大家剖析。

01

支付宝是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排头兵

阿里的流量焦虑决定了支付宝必须出面整合本地生活服务。

2008年,阿里巴巴切断了百度搜索引擎爬虫,后又在2013年屏蔽了转入微信的链接。在外人看来,这两个决定绝对是一次“鲁莽”的行为——一个是彼时的社交霸主,一个是彼时的搜索之王,屏蔽掉两者无疑要损失太多流量。

阿里深谙靠人不如靠己的道理,一旦流量入口被别人捏在手里,此后必会受制于人,只有一不做二不休,彻底关闭两者的入口,才能培养了用户利用淘宝网站获取信息的中心化思路。

这样决策在现在看来无比正确。但电商使用频次终究比不上社交和搜索,如何为电商导流成为了阿里最大的难题。

阿里最开始的解决办法是扶持中小导购平台,红极一时的“返利网”们应运而生。随着第三方导购平台的崛起,阿里发现淘宝有20%的流量是源自于第三方平台,商家也发现在第三方平台上投放广告要比在淘宝内部投放广告的ROI更高,此后大部分广告资源开始涌向第三方导购平台。淘宝发现苗头不对后,转而扶持以个人和工作室为主的淘宝客来为淘宝导流。

但淘宝客能够带来的流量有限,阿里始终还是要从外面采买流量。从阿里历年来的投资版图可以窥见一二。

先是收购优酷土豆,整合大文娱板块;而后战略投资小红书、宝宝树、分众传媒。这几个企业,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具有优质流量。

通过战略投资采买流量,只能降低投放成本,治标不治本。阿里最终还是要搭建自己的流量入口。

马云曾经想的是,自己造一个社交APP来和微信竞争,可是最后的结局所有人都看到了,马云亲自站台的社交产品“来往”惨败在微信手下。“能打败微信绝对不是另外一个微信”这是业内众多产品经理共识。

从目前来看,只有接班人“逍遥子”张勇的策略可行性是最大的——正面避开微信社交,走曲线救国的路子,利用线下的“刚需+高频”的本地生活服务给阿里电商盘子引流。

谁来做为电商的导流的这个桥梁呢?从战略层面上来看,拥有7亿日活的支付宝是最好的排头兵,能担负起整合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重任。与此同时,美团走的是“Food+Platform”,以“吃”为核心,通过高频的本地生活服务消费带动高毛利的酒旅业务。

这样看来,双方的目标群体是一致的,说明支付宝和美团要争斗的是同一批用户。与此同时,双方的战略目标是一致的,要通过争夺C端的流量来保证自身主营的业务发展。所以,美团和支付宝从根本上就存在竞争关系,并且是属于正面冲突。

02

支付宝、美团越来越像了

今天3月,支付宝开始“变色”——支付宝召开了2020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阿里本地生活董事长的孙权宣告了支付宝从支付宝正式转向数字生活开放平台,与之相对应的是支付宝LOGO变蓝,以及页面布局的变动。

从支付宝的布局来看,一级入口从前到后分别是饿了么、口碑、酒店旅游、电影演出、市民中心。与美团一级入口的五块业务几乎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支付宝第一排的一级入口的位置是固定的,用户无法调动顺序。可以看出,支付宝对于饿了么“援驰”力度空前。

其中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方面扶持饿了么是出于战略需求,另一方面是支付宝和饿了么之间存在巨大的协同效应——阿里财报显示,2019年饿了么有48%的新增用户来自于支付宝。

如果把页面往下拉还会发现,淘宝商品的信息流推荐——刚好佐证了阿里加码本地生活方服务,是利用“刚需+高频”的消费场景为淘宝导流。

从布局上来看,支付宝越来越像美团了。这句说反过来同样成立,今年美团频频在金融板块布局,取消支付宝支付是其中一个信号。因为从总体上来说,支付宝和美团最终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儿,支付宝是从支付工具切入到本地生活服务的,而美团正在做的是从本地生活服务切入到金融支付。

两者的竞争的核心就在于,如何在守住自己阵地的同时,更多入侵对手的腹地。

03

支付宝的业务全面对标美团?

在2020支付宝合作大会上,支付宝提出一个美好愿景,说未来三年,要联合5万服务商帮助线下4000万商家做数字化升级。

而美团也一直在类似的事情。美团提出了「下一代门店」解决方案,通过数字化、社群化等形式,让传统餐饮门店能够通过软硬件改造以及经营管理模式迭代升级,成为同时具备线上和线下的运营服务能力的门店。

数字化升级的背后,是支付宝和美团对商家的争夺。对于商家来说,谁的数字生态系统更完善就选择谁。对于平台来说,谁手里的商家最多谁就更有话语权。这是一场关于本地生活服务的“新基建”服务的争霸赛,谁的地桩打的更好就决定平台未来的竞争力。

支付宝与美团的竞争不仅仅局限与本地生活的商家和用户之争,支付宝还在以“天猫超市+淘鲜达+盒马”为首的同城零售战场和美团“美团优选+菜大全”全面开打。

除此之外,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中,阿里就曾在宣布成立一家主要由饿了么和口碑组成的新控股公司时,公布过一张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未来图景,在这张图中,除了饿了么和口碑,阿里未来可能会把飞猪、淘票票、大润发等相关业务都整合进来。

目前,已经出现了这种迹象已经在飞猪上有所体现——担任蚂蚁金服国际事业群总裁的赵颖(花名:芷雪),同时还兼任飞猪总裁。根据《晚点LatePost》的消息,目前飞猪的境外业务和支付宝的境外业务就由同一个人管。

《晚点LatePost》援引饿了么内部人士消息,“饿了么口碑、盒马、大润发、淘鲜达、猫超等等,阿里的本地生活领域谁是大哥,业务之间的关系并不清楚,支付宝承接了很多本地生活相关的职能,饿了么就有28%的订单来自支付宝,我认为接下来很有可能是支付宝来牵头协同。”

《晚点LatePost》报道称,蚂蚁金服CEO胡晓明(花名:孙权)将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让支付宝的牵头整合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支付宝完成对外卖到店、机票酒旅、同城零售等本地生活服务的整合,将内部数据打通,接入整个阿里生态,彼时的支付宝将会发挥出巨大的协同作用,向美团发出凶猛的进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