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怀旧服:古神,虫群,安其拉开门的前世今生

subtitle NGA08-04 15:24 跟贴 3 条

作者:NGA-Mrzzxt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背景:

一,万神殿的诞生

光明始存,虚空相生,两者相对,宇宙初显灾难多般的宇宙,光的碎片遍布整个现实位面,诞生生命的火花最初诞生的是元素之灵-火、水、土、风时而由大批光的残片群聚形成的生物,拥有的则是远为强大的力量和潜能。纳鲁而比之纳鲁还要远为超凡的,是身形庞大的泰坦,他们的精魄——即是星魂。

第一个诞生的泰坦-阿曼苏尔,他探索着无垠黑暗境的众多世界和萨格拉斯 阿格拉玛 伊欧娜 卡兹格罗斯 诺甘农 高甘纳斯共同组建了万神殿万神殿的使命是维护宇宙的秩序和发掘新的泰坦。

二,虚空及上古之神和黑暗帝国战役

大君

自宇宙诞生伊始,虚空中众多的的黑暗之灵便期求将现实位面扭曲为无边的苦海。这些存在便是虚空大君。为了对抗万神殿,它们希冀将某位创世的泰坦腐化为其工具,为了此目的,它们选择了将影响施加于泰坦最为脆弱的时期:苏醒之前。为了腐化星魂,他们创造了而用于腐化的实体,就是上古之神。萨格拉斯倾向于对虚空和腐化的完全毁灭,与其余泰坦产生矛盾,组建了燃烧军团,背弃了万神殿。而后,萨格拉斯的副官阿格拉玛在继续讨伐恶魔任务时,发现了艾泽拉斯。而艾泽拉斯就是一个即将诞生的新生泰坦,在阿格拉玛发现之前,虚空大君便早早的将目标指向了此地。

虚空大君着手于对艾泽拉斯的腐化,给予艾泽拉斯的腐化寄生物-上古之神,他们构成了黑暗帝国分别为,克苏恩(安其拉),尤格萨隆(奥杜尔),亚煞极(7煞魔),恩佐斯(尼奥罗萨),萨拉塔斯(暗牧神器封印),以及人造古神戈霍恩(奥迪尔)不在此列。上古之神降临后,有机质自上古之神凋败的形体上源源不绝地逸漏,继而诞生了两个大相径庭的种族。无面者和亚基虫族。借由源源不绝的古神造物,它们击败并奴役了艾泽拉斯源生的元素生物及领主。

随着万神殿的泰坦倾巢而出,来到艾泽拉斯创造了守护者,击败了上古之神和他的元素领主,元素领主被放逐回元素位面。其中亚煞极被阿曼苏尔杀死,这造成了对艾泽拉斯的创伤,因此其余古神尤格萨隆,恩佐斯,克苏恩,萨拉塔斯分别被囚禁于不同的地方。黑暗帝国覆灭了,但上古之神虽被囚禁,意志未亡,仍然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和残余力量。

过去:

一,巨魔与虫族战争

无数个世代以来,艾泽拉斯诞生了各式生命,最初亦即最为昌盛的种族,便是巨魔,随着发展,巨魔们组成了赞达拉部族,之后的一些巨魔分裂出去开辟了新的族群。基于对未知洛阿神明的崇拜,部分赞达拉巨魔血祭唤醒了古神的将军-克瑟拉基(高阶无面者),为了征服和毁灭巨魔帝国,它找到了可以控制的军队——亚基虫族。黑暗帝国一经瓦解,这些虫族便在地下隐去了形迹,经年累月地藏身狭窄的甬道和隧坑之中。基希克斯将虫群悉数重整,遣使亚基四处开战,以期再度君临艾泽拉斯,重掌往日的霸权。虫族便继而建立起了它们广袤的地下帝国—阿兹亚基。

经过数个世纪的惨烈斗争,亚基帝国最终在巨魔的手中土崩瓦解,虫族也被尽数驱赶到了大陆的南北两端,卡利姆多的中部自此便再无它们的踪迹可寻。亚基虫族在漫长的岁月中分裂演变为北方的艾卓-尼鲁布与南部的安其拉以及东南方的螳螂妖。西南方的虫族定居在了安其拉,占据了这座克苏恩的囚牢,而在这受缚的上古之神的影响下,这些亚基的形态将会渐而扭曲,最终被改造成日后的其拉虫人。

二,囚牢的松动和腐化蔓延

天崩地裂撕裂了艾泽拉斯的板块构造,也使守护者们用来囚禁上古之神的监牢出现了裂痕。其中,尤格萨隆被关押的诺森德受到了最严重的影响。并诞生了一种萨隆铁的诡异矿脉,贪婪地吸收着当地动植物的生命力。一批以范达尔·鹿盔为首的塞纳里奥德鲁伊发现了这一状况,并打算将萨隆矿脉根除。他们联想到了治愈海加尔山周围的大地的世界之树——若是把那样的巨树种植在诺森德,或许就能起到类似的效果鹿盔与他的亲信秘密地从诺达希尔的枝干上砍下了六根带有魔力的枝条。他们带着这些枝条远渡重洋,前往世界各处萨隆矿脉活跃的地点,并将树枝一一插下。范达尔和他的追随者们先后在五处地点留下了印记:灰谷、晶歌森林、菲拉斯,以及东部王国的两处偏远地区,即是日后的暮色森林与辛特兰。

这些枝条很快生根发芽,成长为了新的巨树。五株巨树形同一体,像共鸣一般将翡翠梦境的能量引导进了现实世界。这些能量强化了周围野生动物的韧性,也有效地抹除了附近的萨隆矿脉。诺森德的安达希尔的根须扩张得过于深远,竟触及了优格萨隆的地下监牢。这位上古之神将它的邪恶力量灌注进了世界之树中,迫使这片土地上所有的活物都慢慢地陷入了疯狂之中。塞纳里奥议会明白,没有守护巨龙的祝福,安达希尔无从抵挡上古之神的腐化。他们也明白这颗世界之树已经无药可救,随后毁掉了这颗世界之树。然而尤格萨隆利用了范达尔种下的其余五棵巨树,将它们充作了通往梦境的门户——通过这一门户,它甚至令其祂两位上古之神也得以触及这虚幻的国度。

这在未来造成翡翠梦境的腐化,使得大德鲁伊玛法里奥陷入沉睡,守护梦境的4只绿龙也遭到梦魇的腐蚀,从灰谷,菲拉斯,暮色森林和辛特兰来到现世并带来了毁灭。

三,流沙之战

结束了与巨魔帝国间的战争后,亚基的后裔便就此藏身地下,只有螳螂妖仍旧威胁着潘达利亚。众虫群中的一员,其拉虫人,则早已在古老的安其拉堡垒中开枝散叶。这座宏伟的要塞本是守护者们囚禁克苏恩的牢狱,然而安其拉了无生气的砂岩回廊之中,如今却唯有虫族在其中沉眠。管艾萨拉及她的暗夜精灵帝国曾经知晓这座要塞的存在,却仍未能阻止它在时间的长河中被就此遗忘。

而自这座要塞矗立的方尖塔下延展开来的,即是广袤荒凉的希利苏斯沙漠,这也是安其拉的周遭并无多少生物居存的缘由之一。直至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下令复苏希利苏斯的土地之时,安其拉才再度进入了精灵们的视野。他将自己勇敢的儿子瓦拉斯坦,以及一队备受他信赖的德鲁伊共同派去执行这一任务。最终,瓦拉斯坦率领着他的战友踏入了安其拉的所在。而尽管数位德鲁伊警告他避开这座要塞,范达尔之子却仍是头也不回地向前进发。这冰冷死寂的厅堂中沉眠的众多其拉虫人,也由是被贸然涉足的瓦拉斯坦就此唤醒。

而克苏恩,也从安其拉深处的囚牢中发觉了其拉虫人的苏醒,并即刻便将为数众多的虫族尽数驱入了好勇斗狠的狂怒之中。高阶的其拉虫人继而便着手将次等的虫群编排起来,而其中数目至为庞大的一系,便是异种蝎。这些邪恶的虫族形态多样,所行的一切都只为遵从众位其拉霸主的意志。其拉虫人的存在使得瓦拉斯坦和随行的众位德鲁伊大惊失色,他们旋即逃出了安其拉,并在希利苏斯中建立了一座小小的前哨,以期监视这些虫族的动向。

而盘踞要塞中的虫族,也在他们的眼前日复一日地壮大起来。其后,一支大军全无征兆地从安其拉地底的通道中洪涌而出,而率领这蜂拥军势的先头,便是那些其拉虫人。他们指挥着众多的异种蝎爪牙将周遭的荒漠悉数吞没,并在而后更进一步地蔓向别处的土地。事已至此,瓦拉斯坦便向他的父亲寻求了援助。范达尔继而编制了一支由德鲁伊、哨兵、女祭司,以及丛林守护者共同组成的大军,前去应对其拉虫人的威胁。

而暗夜精灵与这众多恶敌的大战,也就此在卡利姆多的南岸一举展开。他们屡屡设法将其拉虫人尽皆驱回希利苏斯的沙丘之中,然而虫族的紧随其后发起的反攻,却也总是能从精灵手中重夺优势。数月以来,战况都在如是地反复不休,战场也由是布满了精灵与虫族残缺不全的散乱尸迹。

流沙之战,自此伊始。范达尔及他的战友一面维系着战事,一面在卡利姆多的南方建立了众多的哨站,并依着这些哨站继续着与虫人间的惨烈战斗。而其拉虫人,也最终在德鲁伊及其盟友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被赶回了希利苏斯的根据地。

然而,就在胜利唾手可得之时,战事却迎来了突兀的逆转。在其拉虫人精心策划的一场佯攻之下,瓦拉斯坦落入了虫人的手中,继而在范达尔眼前被活生生地撕成了碎片。瓦拉斯坦的死彻底击垮了这位大德鲁伊,更使得动摇就此植入了暗夜精灵众多士兵的心中。其拉虫人没有放过这绝佳的机会,再度从希利苏斯蜂拥而出,一路攻城拔寨,推进到了东方的塔纳利斯沙漠。而这些头脑发热的虫人,其后便打入了青铜龙军团的圣所——时光之穴。

这场贸然的攻势激怒了青铜龙,令他们转而采取了行动。在阿纳克洛斯的率领下,他们集结了来自红龙、绿龙和蓝龙三大巨龙军团的援助,使得众多强大的巨龙加入了暗夜精灵的阵势,协力将其拉的大军驱回了安其拉之墙。然而即便有着巨龙的援助,其拉虫人浩大的阵仗也仍然难以被彻底消灭。范达尔忧心这场战斗恐怕永远都不会迎来终结——成千上万的精灵已然殒命众多虫族的利爪之下,他实在不愿意更进一步地牺牲自己的人民了。

于是,他和龙族最终一同寻得了能让战争立时迎来终结的方法,即是将虫族永世地闭锁在安其拉中。暗夜精灵和巨龙为此齐聚于安其拉前,以期完成他们的使命。范达尔号令麾下的德鲁伊将力量合而为一,精灵继而与阿纳克洛斯一同召唤了一堵广袤的壁垒,将整个安其拉隔绝开来。这罹受诅咒的城市的干涸大地浑然崩裂,一堵岩石和根须所成的魔墙也应时乍现,从这片荒野之中矗立起这名唤甲虫之墙的坚实壁垒,永生永世地将其拉虫人封印其中。

最后,阿纳克洛斯打造了两件神器:甲虫之锣,以及流沙权杖。龙族随后将权杖交由范达尔保管,而若是当真有须得再次踏入安其拉的那一天,他便能用这件神器令甲虫之墙再度开启。虫人的威胁就此终结,然而范达尔却并未感到哪怕片许的慰藉。瓦拉斯坦的死仍然萦绕着他的内心,他旋即便将流沙权杖一举打碎,而那众多的碎片,也将在接下来的千年中散落世间。

现实:

黑门25年东部王国在联盟与部落并肩作战在海加尔山击败阿克蒙德四年后,联盟与部落也发生了较多事件。联盟暴风城国王瓦里安·乌瑞恩遭到绑架,并被黑龙公主的魔法分裂为两个人,他的儿子安度因·乌瑞恩暂时继位。由于黑铁矮人和黑石兽人在灼热峡谷,燃烧平原的频繁活动,甚至影响到了赤脊山和艾尔文森林,同时铁炉堡国王误以为女儿遭到绑架,联盟召集的勇士深入调查黑石深渊,发掘了黑铁矮人和熔火之心火焰领主的情况。

在冒险者小队救出温德索尔元帅后,黑龙奥妮克希亚的真面目在暴风城被揭穿,乌瑞恩国王回归,分裂的国王两人合体与其余联盟勇士覆灭了奥妮克希亚的巢穴。与此同时部落也派遣队伍深入黑石塔追查傀儡酋长雷德及其阴谋,在讨伐完雷德后,继而发现了奈法利安的活动,黑龙奈法利安利用其他龙类的鲜血进行着恐怖的实验。他率领残余的黑暗部落,一支由旧部落中追崇嗜血杀戮份子所组成的野蛮部队,企图将整个黑石山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双方获取情报后,在各方势力的支援下,展开了对熔火之心和黑翼之巢的征讨。

卡利姆多

一,虫群的威胁-起始

卡利姆多不知何时起,各地经常从地下出现奇怪的虫子和巢穴,贫瘠之地,千针石林,凄凉之地先后发现了一些小的虫类威胁,但在处理后不再深究。而起始的发掘是卡里姆多的冒险者在塔纳利斯帮助加基森处理各种周边威胁时在协助加基森水业公司采集水样时,发现的巨大的虫群巢穴 (任务-加基森水业公司)腐化之巢所在区域的水池变得干涸,冒险者作为初级勘查员前去调查并获取虫子肢体以供研究(任务-腐化之巢)年轻的谢申克在大裂口进行探查并牺牲,死前获取了大量虫群勘探记录(任务-谢申克的救赎)随后加基森的炼金师匹斯特苏格进行了研究,发现那些虫子是由一股外力所控制。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所面对的这股未知的力量不仅非常强大,而且还非常邪恶。这些虫子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野性和攻击欲望,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任务-昆虫研究)高级勘探员菲兹杜瑟据此制作了一份报告,实际上……每个人应该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威胁,这个威胁不仅仅涉及到塔纳利斯和加基森,如果不及时控制的话,整个卡利姆多大陆的南部地区都会有麻烦!而且这个威胁显然已经迫在眉睫了。

让菲兹杜瑟把这份报告给你复制几份,然后你去把它广为传播。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威胁的存在!(任务-昆虫研究后续)菲兹杜瑟让冒险者将报告分别带给了联盟的精灵学者格拉希娜·灵风和部落的巨魔学者基尔兹宾·鼓眼(任务-异种蝎的远征)这些生物会迅速吞噬塔纳利斯的沙漠,它们将是我们所要面对的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玩家),请记住它们的名字:异种蝎。报告里提到的这些昆虫就是异种蝎,它们对於部落和联盟来说都是一个威胁。除非我们能够早点意识到它的危害程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二,虫群威胁-扩散

菲拉斯的联盟系列任务 失踪的信使在羽月要塞发生了信使失踪事件,冒险者在帮助查找的过程中,先是发现了沉没的小船,继而通过占卜法术追寻到了豺狼人营地,在营地发现了信使的背包,其中在背包中有两样东西:第一件是要送到萨兰纳尔去的包裹,第二件是匆忙书写的便笺。便笺上面写着在豺狼人营地南边有一处被称作痛苦深渊的地方,那里有许多邪恶的虫类生物。认为他应该亲自去调查一番,因为他觉得那是对整个菲拉斯的威胁。到达祖卡什虫巢,救出被封在虫茧的信使后,众人逃离了虫巢,随后会见了羽月将军,并撰写了新的报告提交给了达纳苏斯的暗夜学者格拉希娜·灵风。

菲拉斯的部落系列任务 与豺狼人开战豺狼人对莫沙彻营地产生巨大的威胁,对营地的攻势愈演愈烈,营地的牛头人计划在很短的时间里拿下豺狼人的领导者,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豺狼人莫名变得疯狂,于是展开了调查,在发掘豺狼人战斗计划中发现了祖卡什虫类的巢穴莫沙彻营地在对祖卡什调查后,发现虫群的威胁是逼迫豺狼人进攻莫沙彻营地的原因,于是提交了一份虫类的报告信息给部落学者基尔兹宾·鼓眼。

异种蝎的远征系列任务 联盟的格拉希娜·灵风和部落的尔兹宾·鼓眼在研究了两份报告后 提出了对异种蝎新的研究,并怀疑它们的力量来自卡利姆多的腹地:安戈洛环形山,在派出勇士咨询过加基森的炼金师匹斯特苏格后深入调查安戈洛环形山在获取了格里什虫巢的虫群信息后,捕捉了格里什皇后并获取了其大脑,发现这些异种蝎可能被一种邪恶的智慧力量所控制。

三,希利苏斯任务线-爆发

联盟与部落在收到塞纳里奥议会的建议和邀请后,派出对此感兴趣的联盟部落成员深入希利苏斯(任务:新的边疆)塞纳里奥议会在上次流沙之战后就一直派兵驻守此地,希利苏斯也时常出现虫群的威胁,而近年来,三座大型虫巢的出现让议会感到威胁的逼近。同时,古加尔带领着暮光之锤的大部分成员来到了希利苏斯,并在此地频繁活动。信仰古神的暮光教徒为了破除克苏恩的封印,建立了一座座暮光营地。与此同时,塞纳里奥议会截取了诸多暮光信件(任务:秘密交流),经由隐士奥泰尔的一系列发掘破解,获取了暮光教派企图召唤强大的元素生物来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同时议会掌握了同样的召唤方法,于是组织勇士击败深渊领主,阻止了暮光教徒的阴谋蔓延(任务:议会公爵及其后续)。塞纳里奥要塞的指挥官玛尔利斯的女儿纳塔莉亚失踪,派出勇士去寻找(任务:亲爱的纳塔莉亚),在此过程中,指挥官建议拜访铜须营地的矮人,矮人希望勇士获取三个巢穴的雕文水晶拓印(任务:追查雕文)。随后在调查的过程中,纳塔莉亚已然迷失心智堕落,并从她的口中获取到了克苏恩的存在。(任务:深入疯狂之口)铜须营地的矮人从虫巢雕文中获取到其拉虫人和某种未知生物利用这种文字与异种虫交流信息。(任务:揭开秘密),雕文显示,一位其拉虫人的使者跟三个异种虫相约在一处龙骨旁见面,随后利用召唤雕文召唤了洛曼卡恩大使(任务:召唤)。 通过洛曼卡恩大使,塞纳里奥议会获知了克苏恩与虫群大军的联系,也明白了一切幕后的主使所在,战争来临了(任务:军备之战)。

四,开启甲虫之墙

在一切呈现出来的时候,流沙守望者巴里斯托尔斯终于知道是时候了,战争不可避免,我们需要一位勇士,一位唯一的领袖获取青铜龙的信任,带领一支部队找寻流沙节杖,敲响甲虫之锣,提前打开甲虫之门,在克苏恩还未完全破除封印前深入安其拉将其击败。到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传说任务线,安其拉开门任务。

到此安其拉的前世今生就连接到了此时,至于宏大的开门任务线,就不是三言两语可赘述的了,这里也不再叙述。值得一提的是,开门任务的绿龙线揭示了一部分后续剧情,翡翠梦境的腐化,这部分内容直到7.0才逐渐揭露,玩家在60级时期p4阶段的绿龙世界boss就是腐化造成的影响。如果要说和克苏恩的关系,那就是之前鹿盔种下的世界树多少也让克苏恩接触到了一部分,方便了它在较近的菲拉斯散播影响。

同时也由于翡翠梦境的腐化,玛法里奥陷入沉睡,这其中60级剧情漏出了冰山一角,范达尔鹿盔思念爱子,于是受到梦魇的影响,相信了梦魇之王萨维斯能够复活其儿子的话语,利用晨光麦持续的腐蚀世界树,沉心于此的鹿盔也无暇希利苏斯的状况,这也使得希利苏斯的威胁日益加重,从侧面使得暮光教徒和虫群的活动变得无法阻止。关于晨光麦的阴谋,在过去的论坛中早在60年代就有人提出这种可能,鹿盔不愿再面对其拉虫人,一步步陷入腐化,最终沦落为堕落的烈焰德鲁伊,皆因爱子之深切,详情可去了解85级任务剧情。

正式服剧情也证实了萨维斯也是上古之神恩佐斯的手下,也可以说是一环扣一环吧,恩佐斯也侧面的帮助了克苏恩的苏醒。而从恩佐斯的行为来看,在尤格萨隆和克苏恩的地盘都有所活动,最终目的吞噬其他古神成为最强的存在,那么它的推波助澜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随后就是联盟部落获取到战争的信息,开始了军备的筹资,收集物资整备军队进军希利苏斯。在安其拉大门封印解除后,联盟和部落的军队进入安其拉,开始了持久的进攻,由联军指挥萨鲁法尔的带领,以及同样封印在安其拉里龙族的帮助下,攻陷了安其拉神殿和废墟,击败并杀死了克苏恩,结束了长久的威胁。

所以安其拉战争,是剧情中重要的一环,也是魔兽世界首次玩家带入的大型主线剧情,这也为后来其他的古神剧情起了一个宏大的开端后续剧情有兴趣的也可以藉由正式服了解,克苏恩作为第一个由玩家击败的上古之神,牌面十足,但60级有关其本身的剧情文字却较少,更多是根据旁侧剧情汇聚出的,在当时具有十足的神秘感,也十分令人振奋作为魔兽剧情爱好者之一,来怀旧最大的目的就是再次目睹安其拉开门,体会那些细枝末节和大气剧情。

此外,安其拉堡垒是由大守护者莱登带着一批托维尔和阿努比萨斯将上古之神克苏恩监牢大幅扩建而成,甚至在完成后莱登还命令了一部分泰坦造物(托维尔和阿努比萨斯)来守卫这座要塞,随着守护者莱登的失落和迷茫,以及永恒之井天崩地裂的爆炸和冲击,守护者的封印逐步削弱,这些护卫受到封印松动的克苏恩的影响而堕落,克苏恩神殿和双子房间有着明显的泰坦风格,另外根据官方信息,双子皇帝只是极为高级的虫人,和泰坦造物无关。

关于一些未出现在游戏剧情中的相关内容,都是结合漫画内容和相关魔兽小说,其中部分关于安其拉的内容甚至也造过暴雪的吃书,如古加尔相关,这部分关于安其拉有着官方漫画,还涉及了曾经的大主角世界之子麦德安,不过此角色暴雪已吃书,多提无益,毕竟主旋律现在是脚男拯救世界。另外,文字前半段大部分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编年史,后半段结合数据库任务信息,部分内容加入了个人简述压缩和一些个人分析,或有部分纰漏和错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