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连优衣库视频的女主角都能出道了?

subtitle 三洲田08-04 11:27 跟贴 19760 条

最近有网友在街上看到了一幅让人三观炸裂的宣传照。

5年前优衣库试衣间性爱门的女主角马伊娜居然出道了。

并且,还是以歌手的身份出的道。

宣传照上形容马伊娜的音乐个性又不浮夸,还能带来激情与快感。

.......

联想到当时那件事情,是挺那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实话,她的音乐实力到底怎么样,老徐我不做评价。

但以“优衣库女主角”作为噱头来炒作,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要知道,优衣库事件本身就很毁三观。

想必大家都知道2015年传遍整个网络的试衣间性爱门。

视频中马伊娜与陌生人在优衣库的试衣间中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结果这名男子居然将这个视频传到网络上,瞬间引爆网络。

视频在微博和微信疯狂转发,这样现象级的传播速度惊动了网信办。

腾讯和新浪负责人被约谈,优衣库也被舆论唾骂商业炒作。

可以说马伊娜做这么一出,直接坑了三个大企业。

事件发生后,当年的舆论大多同情马伊娜,认为她是被男子拖下水的。

没想到,现在她摇身一变以“优衣库女主角”的身份出道了。

这一切,是否太过于魔幻?

某音上有一名叫@东港大师兄的人,他拥有86万粉丝。

但他的作品,老徐我却一点都没看懂。

他的所有视频几乎都是一个风格:什么东西都糊脸上搓。

美名其曰:“面部护理”

冰淇淋也好,蛋糕也好,全部搓碎抹在脸上。

这样毫无营养,公然浪费食物的视频,点赞数居然稳步在几十万。

甚至,网络上已经开始有人在模仿他的视频。

不但有自残的倾向,更是在号召一种浪费食物的噱头。

这种出位方式,图啥?

而说到浪费食物,某站上的UP主@小马吃草雪茸堂更浮夸。

一口超级大锅堆满食物,用大量食材制作后随意啃一口。

喊句“美味啊”。

然后,没然后了...

评论区一旦有人质疑UP主浪费食物,就会被粉丝各种攻击。

这些人似乎都忘了一个点,这不只是浪费的问题,更是不良影响的问题。

只要能做饭,不管好不好吃,只要量够多,噱头够大就能赚钱。

这会有多少人抢着模仿?

而这位UP主,在某音某手都有账号。

不仅同步更新作品,还推销自己的店铺,赚得盆满钵满。

更可怕的是网络中不仅有浪费食物的,还有直播自残的。

19年广东江门一网红深夜在网上直播自残。

只见她嘴角流血,一副快要虚脱的样子,吓得平台管理直接报警。

结果当民警赶到时,网红却十分愕然,说道:


想用一些新奇点子来吸引眼球,增加自己视频直播账号的人气而已”

这种直播顶多吓人,可接下来这位是直接伤害女性了。

还记得柯李思吗?

那位用低俗搏出位,把自己送进监狱的人。

他以街头魔术的名义,告诉女孩可以把硬币变到内衣里,然后伸手猥亵女孩胸部。

很多女生都以为这是魔术的一部分,即使感觉不适,也没有勇气制止。

在摄像机面前,柯李思更加肆无忌惮,直接把脸埋在了女孩的胸上。

这种变态做法让他积攒了不少粉丝。

他优酷上的账号叫“搭讪大师TV”,里面的搭讪课程一部就要600元以上。

实实在在地割韭菜。


而粉丝们看到这类变态视频,也心甘情愿被割。

还有前段时间火爆全网的14岁女孩岑怡诺。

她虽然只有14岁,但个人简历上早已经是“硕果累累”。


“1天能写2000首诗,300首词牌,15000字小说,拿过多个演讲比赛的冠军。”

不仅如此。

她还是宇宙超能量等多个品牌的创始人,妥妥的天才少女。

然而经过核实,岑怡诺所谓的一天2000首诗其实是以打字速度来算。

创立的品牌,大多数都没有实际价值。

而这一切的营销者,就是她的父亲岑岷峨。

岑岷峨拥有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和保健品公司,主要负责为女儿炒作。

而岑怡诺也在父亲的“重望”下,失去了原本的自我。

她在台上的姿势动作和演讲内容,透着一股油腻的传销味道。


但岑岷峨反而觉得很骄傲,还为自己写了一本书——

《好家长》。

把自己的女儿塑造成这个样子,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好家长?

这些人为了火,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推出来肆意炒作。

为了追逐利益,这些人早就放弃了底线。

可能看到这里,很多人都会有个疑问:“为什么这样做就是可以火?”

其实这样做迎合了流量,迎合了人们的看客心理。

在流量时代,谁能吸引到更多的流量,谁就能赚到不菲的钱财。

现代人普遍压力大,普通的娱乐早已不能满足他们解压的需求。

所以各种出格,猎奇的事物反而会更容易吸引到他们。

但网红产业也是残酷的,不是所有搏出位的人都能火。

一些人自带话题,本身就有一定的社会舆论基础,才是最好炒作的。

像今年刚出狱的周某,因为盗窃电瓶车,在采访中说出了那段经典台词: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结果在出狱时,就有近30家公司希望签下他做网红,出价甚至达到200万。

为的就是周某身上的舆论基础。

然而周某在狱中早已悔过,只想当一个普通人,拒绝了这些邀约。

但我们不得不反思的是,如果他点头。

一个「小偷」出狱就可成为「网红」,这种现象也着实令人不安。

今年3月份,毕节就有一群年轻人直播“打架”。

结果被警察一锅端。

当民警问其为什么要直播这个时。

年轻人回答:当网红。

还有更夸张的,为了出名连命都不要了。

去年浙江一名网红觉得讲段子不够刺激,在零下4度的天气下直播跳河。

结果,把自己的命搭上了。

他们这样做,没有觉得自己很傻吗?

其实他们有自知之明。

但是娱乐至死的大环境之下,只有这么做才可以吸引到流量。

这种无形的竞争压力,使得底部网红不得不更加出格才有出头之日。

更可怕的是,这种氛围已经开始充斥整个网络。

只要你随意的搜索,都能在每个领域找到各种作死的作品。

情色视频女主角可以翻身赚钱,做网红直播自残,猥亵女性。

这些无厘头的视频,是想告诉观众什么?

《娱乐至死》中有一句——


“人类无声无息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心甘情愿。

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现在想想,我们不正在慢慢往这个方向靠近吗?

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