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外文的翻译家,中国历史上独此一家,别无他人

subtitle 御史鉴08-04 11:26 跟贴 1 条

林纾,字琴南,是中国近代著名的翻译大家,在不惑之年开始进行西方文学的翻译工作,三十年间翻译了西方11个国家的107位作家的160多部作品。被后世誉为近代文学翻译的开创者,正式译介西方文学第一人。

而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这位译者第一人却是个实实在在的传统文人,既没有接受过西学教育,也没有出国远洋,对外文一窍不通。那他又是如何完成翻译工作的呢?原来,他是以“耳受笔追”的方式,来翻译西方文学的,即通过他人口述故事情节,他再进行二次创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林纾进入翻译领域,只是一个不太美好的偶然与巧合。1897年,是林纾悲痛的一年。这年里,他的母亲和妻子相继离世,中年丧母丧妻,林纾大为悲恸,陷入了消沉的境地。

他的两位留过洋的好友魏翰、王寿昌为了让他走出消极的困境,便邀他一同译书,他多次推脱不过,便答应下来,于是,《巴黎茶花女遗事》就这样诞生了。这部介绍西方社会生活的小说是国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一时洛阳纸贵,备受赞扬。林纾由此便开始了他翻译西方文学的后半生。

《巴黎茶花女遗事》书影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林先生文思敏捷,在翻译《茶花女》的时候,闽江的一条小船上常有这样的景象:王昌寿手捧原著,一边浏览,一边口述;林纾则铺纸挥笔。林纾耳聪手疾,总是王昌寿刚说完一句,他就已写好一句。一天4个小时下来,记下的文字便有6000多字。

而且,在林纾的时代,白话文还没有在文学上出现,就算在其晚年遇到白话文运动时,林纾也是古文的拥护者和最后的殿军,因此,林纾的一百多本的译作俱是以文言写成,西方的文学经典以优美的桐城派古文呈现,现在读来,也颇具趣味。

就如那个复杂的时代一样,林纾的一生也是充满了复杂与矛盾的。他既是最早一批翻译介绍西方文学的先驱,又是如王国维那样的传统文化的坚决拥护者,但无论如何,他的成就就如一颗闪亮的辰星,即便在历史的风尘中也无法被掩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