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是时候让中国野生虎回来了

subtitle 科学公园08-04 01:42 跟贴 28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 | 猫盟CFCA 作者 | 蚊子小童鞋

7.29是全球老虎日。

每年这一天,全球聚焦虎——这种美丽的大型猫科动物。作为曾经拥有过五个虎亚种的中国,如今虎的野外种群怎么样了?

一“山”容不下二虎?

不,广西就曾是“二虎之地”。

在全世界幸存的6个虎亚种里,广西占据了两个——印支虎和华南虎。两个亚种曾在这片土地上平和地生活了千百年。

广西是华南虎的历史分布区,但在上个世纪,近乎疯狂的捕杀和栖息地破坏过程中,它们与中国其他地区的华南虎一起消失了。

紧邻中国南部边境的广西也是印支虎的分布区。2002年,广西宁明县桐棉乡最后一次发现印支虎,随后18年内再无踪影——

或许,还有几只在林中苟延残喘。

目前中国唯一的印支虎红外记录,由北师大冯利民博士2007年在西双版纳拍摄。

曾经的中国图腾,如今只是图腾

在全世界9个虎亚种之中,中国曾经生活着5个:里海虎(也叫新疆虎,已于上世纪70年代灭绝,按最新分子研究被认为和东北虎为同一亚种)、东北虎(西伯利亚虎)、华南虎、印支虎和孟加拉虎。

1949年建国时,中国还有4000头华南虎,在短短20-30年间,这个数字变成了40头,减少了99%。

86年后再无确切野生华南虎的记录,现今仅有少数圈养虎苟延残喘于动物园。

重庆动物园的华南虎 大猫

而剩下的三个亚种也都不乐观:

东北虎只剩下20余只,孟加拉虎极少量个体穿梭在西藏边陲,而印支虎,最近的记录在13年前的西双版纳

是的,一百年前,全世界有100万头虎游荡在荒野中,而现在,少于4000。

我们不禁要问,这几十年间都发生了什么?

理清这段历史,需要纵观华南虎在湖南省解放后三十多年的遭遇。

湖南和江西曾经是华南虎分布的两个中心,有数量众多的虎。1950年,由于土改,大片大片的荒野被开垦。

当荒野消失,山中的野猪和“山牛”(水鹿)没有足够的食物,到田里啃食庄稼。为了保护农田,当时的中南军政委鼓励人们上山猎兽。

1957年湖南益阳武装民警队打虎队与死虎合影

在湖南炎陵县,光是一名猎手钟永泰就猎杀了几千只野猪和“山牛”。

于是,虎的猎物骤减,饿虎只能下山吃牲口和人类,华南虎与人类正面相撞。

据不完全统计,1952年-1963年,湖南各地陆续成立猎虎队一千多支,猎杀华南虎647只。

猎虎及其食物,给虎造成了重创。加上屡禁不止的虎骨和虎皮盗猎——光在1956年,全国收购虎皮1750张——虎越来越少。

70年代末,专家估计华南虎只剩下30-40只。1986年11月,人们在湖南安仁县最后一次见到活体华南虎,此后再无确切野外记录。

饲养在动物园的华南虎 Cao Hai-Dreamstime.com

在古代中国,虎是与龙凤并列的祥兽,位列十二生肖的第三位,是勇敢无畏的图腾。

大将军的军印——“虎符”,是威严的象征。人们更是会把虎画挂在家门口驱邪祈福。

可作为原型的华南虎,早已不知去向。

数量回升,未必是保护成功的标志

上个世纪末,人们逐渐意识到了华南虎的艰难处境。

作为中国虎保护的先行者,谭邦杰80年代在《虎年谈虎的保护》中提出,保护中国的虎,必须要先恢复种群,再找到合适的保护地。

1979年12月,谭邦杰出版《虎》,中国第一部关于虎的专著。

在华南虎已经所剩无几的1984年,谭邦杰开始筹备建立华南虎繁育中心,建立一个标准化的华南虎圈养种群,保住它们的“血脉”。

但1994年世界猫科动物协会介入时,华南虎圈养种群已经出现了很大问题。近亲繁殖让生育率下降、谱系也很乱——

这些华南虎的近交系数已高达0.36,甚至已经混入了印支虎的基因。最后,经过国内外专家的努力,圈养华南虎将将被保住,仅剩的40只个体圈养在动物园中。

圈养华南虎是数量:1955-2005

华南虎保住了,但没有保护地的空间,虎放归到哪里去呢?

曾有人将华南虎转移到南非进行野化训练,希望最终在中国实现华南虎自然种群的恢复。但该项目不了了之,华南虎归国无期。

栖息地丧失的当下,虎的增长可以带来短时间“好看”的数据,长久以来却成了问题:只提升数量,失去了保护虎的大半意义。

保护野外的虎,可以让它们作为旗舰物种存在,从而保护那片栖息地的其他物种,但人为养殖增加虎的数量却做不到这一点。

从曾经的大熊猫保护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教训。

经过多方努力,如今的大熊猫国内外人尽皆知,IUCN保护等级下调,不再濒危。但却遇到了另一个问题——养殖太多,无处野放

当年保护大熊猫时,因迁地保护成本更低、成效更快,一些机构选择从野外捕获大熊猫,带到人工环境中繁育。但就地保护没有得到重视,栖息地不够了。

目前,70% 的野外大熊猫生活在保护区外,这些已经紧缩的栖息地更不足以支撑需要放归的400多只圈养大熊猫。

于是,它们失去了回归自然的机会。

四川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拍到的大熊猫……耳朵

大熊猫的保护已经给我们了一个警示——不只是种群,更需要解决的是,它们能去哪里。

可是,保护栖息地谈何容易。

1984年,华南虎原本320万平方公里的栖息地,已只剩20万平方公里。其后36年,城市化还在慢慢蚕食着荒野。

2010年,罗恩·提尔森(Ron Tilson)提出恢复华南虎种群的目标:建立三个种群,每个种群15到20只虎,分别需要1000平方公里的天然栖息地。只恢复45-60只个体,这已是保护的底线。

虽然传统栖息地如罗霄山脉、武夷山脉、南岭等还拥有足够大的范围,但单个栖息地的面积并不足以维持一个种群。

栖息地之间很少相连,不能保证虎自由活动繁衍——10年前,在提尔森考察的众多栖息地中,只有一个达到了1000平方公里的目标。

中国寸土寸金的地面,已经无法再专门辟给虎生存,但也不能放弃扶贫来成就虎的保护——更何况这个物种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个“虎患”

由此,有些人认为,恢复虎的栖息地是不现实的,华南虎的野外种群也不能恢复了。

真的是这样吗?

人虎共存,必要吗?可行吗?

其实,我们和虎可以共存于同一个世界,甚至同一个空间。这种共存,必要,而且可行。

在栖息地破碎化的当下,人类活动空间将是至关重要的栖息地连接通道。

虎是纯食肉动物,是食物链顶端的王者。它们控制着植食动物的数量,也就保养着森林的植被。

这些大型动物填充了金字塔顶端的位置,保证了生态的完整性。

相信大家都知道黄石公园里鹿和狼的故事——狼的消失,让鹿泛滥,导致植被大量被毁,鹿的种群也因疾病和饥饿受到重创。

黄石国家公园的草地食物网 来源:macmillanhighered.com

大猫的命运,甚至和人类的健康也紧紧绑在一起。

随着疫情流行,“同一健康”(One Health)的概念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人类、动物和环境的健康息息相关。

被污染的环境会伤害人类,比如被污染的水源导致人腹泻;而人类携带的病菌也反过来污染自然水源和土地。

不健康的动物可能会污染环境,而环境也可能导致动物们患病;不健康的动物也将促进人兽共患病。

潘塔纳尔的一只美洲豹 saaaaa-Dreamstime.com

我们与这些大猫们也共享着“同一健康”。中南美洲,美洲豹出现的一些关键生态廊道,当地人患艾滋病和禽流感的几率下降。

拥有了可以穿行于不同栖息地片区的廊道,美洲豹的活动量增加,变得更加健康,传染疾病的概率也减少了;

同时,美洲豹的出现能够控制植食动物的数量,防止植食动物数量过多导致疾病爆发,从而防止这些疾病“外泄”传染到人身上……

世界各地的案例也证明了共存的可行性。大猫有时甚至能够适应与人一定程度重叠——只要人类能够接受它们。扶贫和虎的保护可以同时进行。

佛罗里达州是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一个地区,但神奇的是,那里的美洲狮同样在增长。

佛罗里达灌丛中的一只美洲狮Jocrebbin-Dreamstime.com

通过道路规划和生态廊道,分隔在不同森林的美洲狮可以互相“拜访”,解决了栖息地破碎的问题。

在印度北部的恒河平原(Central Terai Region),孟加拉虎和当地人“轮班”在同一片区域活动。白天,在这个拥有330万居民的地方,人们来到林子里伐木工作。晚上,虎在这里捕猎。

同样在印度的吉尔森林(Gir Forest),亚洲狮和人类通过家畜达到了奇特的平衡。亚洲狮在这个人类活动放牧的社区旁边数量增加了。虽然山里不再有足够的猎物,但这些狮子靠着吃家畜活了下来。

政府每年补贴大部分牧民的家畜损失,并鼓励狮的生态旅游。因此,当地人对于狮子吃家畜有很高的容忍度。

印度的老虎生态旅游Karine Aigner/NPL

华南虎,这种居住于胡焕庸线以东、和人类共同争夺栖息地的美丽大猫还能重返荒野吗?

这很难。但至少,我们可以尝试保住其他虎亚种——

我们可以保住东北的东北虎、西藏的孟加拉虎,以及云南的印支虎。

广西,这曾经的“二虎之地”,恐怕要永远失去自己的虎。它们的消失也敲响了警钟:如果再不保护,中国其他地方的希望恐怕也将消失。

真正让虎和人共存,要做的还有很多。

需要政策的改善,需要政府出力更加支持这种人兽共存的尝试;需要空间的重新规划,将大猫的生存空间也纳入人类的空间;还需要栖息地的恢复,需要保证虎的猎物供给充足……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需要当地人观念的彻底转变。

从把动物们视作“祸害”,到容许为动物让位,从而共存,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只有当地居民能够真正容忍这些大猫的存在,把它们当作我们的邻居,并把它们的存在视作一种骄傲,虎才有可能真正回来。

成为猫盟月捐人,守护中国野生猫科动物

参考文献:

Banerjee, Kausik, et al. “Living with Lions: The Economics of Coexistence in the Gir Forests, India.” PLoS ONE, vol. 8, no. 1, 2013, doi:10.1371/journal.pone.0049457.

Gearin 03.25.2016, Conor, et al. “Can Big Cats and Humans Coexist?” Undark Magazine, Undark , 30 Sept. 2019, undark.org/2016/03/25/tigers-and-humans-take-shifts/.

IANS. “Documentary Reveals Gir Lions Co-Existing with Humans.” India Zee News, Zee News, 30 June 2015, zeenews.india.com/news/eco-news/documentary-reveals-gir-lions-co-existing-with-humans_1622653.html.

Manzelli, Alisa. “How People Can Coexist With Florida Panthers.” Global Animal, 6 July 2017, www.globalanimal.org/2017/07/06/people-panthers-can-humans-coexist-with-big-cats.

National Geography. “Saving Jaguars, Tigers Can Prevent Human Diseases?” Big Cat Rescue, Big Cat Rescue, 19 Feb. 2010, bigcatrescue.org/saving-jaguars-tigers-can-prevent-human-diseases/.

Zhang, Wenping, et al. “Sorting Out the Genetic Background of the Last Surviving South China Tigers.” Journal of Heredity, vol. 110, no. 6, 17 May 2019, pp. 641–650., doi:10.1093/jhered/esz034.

冀海波. “被赶尽杀绝的华南虎.” 动物的危机与保护, 1st ed., 延吉:延边大学出版社, 2013, pp. 52–55.

杨东晓. “寻找Tiger Tan.” 时代教育·国家历史, vol. 7, 2010.

谭邦杰. “虎年谈虎的保护.” 中国青年报, 3 Jan. 1986, pp. 266–268.

龙缘之. “台湾黑熊是下一个‘大熊猫’吗?” 动物当代思潮|全球化视野,6 Aug. 2018.

E360 DIGEST. “Tigers Top WWF List Of 10 Most Endangered Animals.” Yale Environment 360, Yale School of the Environment, 4 Jan. 2010, https://e360.yale.edu/digest/tigers-top-wwf-list--of-10-most-endangered-animals.

卢克亨特/著,猫盟/译.《世界野生猫科动物》. 长沙:湖南科技出版社,2019.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