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那么爱周迅,为何还是娶了别人?

subtitle 卡娃微卡08-04 01: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朴树,又回来了。

B站策划的夏日毕业歌会上,朴树作为嘉宾出席。最新一期的《明日之子》,朴树是导师。


乖乖接受采访。

乖乖录制节目。

面对他的罕见营业,不少网友都调侃:“朴树,又缺钱了?”

“朴树缺钱”,一度成为了微博热搜。

这源于他上跨界歌王时的耿直言论。

主持人问:“你为什么参加《跨界歌王》?”

朴树:“说实话,我这段时间真的需要钱。”

全场哄堂大笑。唯有朴树自己,一脸严肃。

那段时间,他正筹备三支MV的拍摄,缺钱是真的。

但,他对钱很有执念吗?

那倒未必。

当年高晓松问他借15万。

他只问了俩字:账号。

朋友问他借钱买房。

他给人转了25万。

邻居问他借30万。

他把卡里的钱全转给了对方。

后来,有的钱还回来了,有的钱直接打了水漂。他不追债,也不逼人。

急用钱了,就出去挣。挣够了,就消失做音乐。

你说他在乎钱?其实他在乎的只有音乐。

1995年,高晓松接到一个电话。

年轻人说:“我要卖歌。”

“行啊,什么时候见个面,听听呗。”

在一个小树林边,高晓松见到了一个斜刘海、留长发的男生。

他看上去怪异,冷漠,和外界保持距离。

他问:“你是卖歌的?”

他答:“是,我是朴树。”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高晓松听了朴树的歌,又惊又喜。

当着他的面说:“你能写能唱长得也好,干嘛不当艺人,非得卖歌?”

朴树:“我觉得现在音乐圈的都是傻逼,我卖歌赚钱,自己出唱片。”

22岁的小伙子站在高晓松面前,一脸傲气。

不屈服,拧巴,在那时就已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任何时候,他的心里,都只有一件事儿——做音乐。

高晓松惜才,答应要帮他出唱片。

一听能出唱片,朴树乐了。后来,还和高晓松签了合同。

他觉得这是好事儿,搞搞音乐,简单、纯粹。

1999年,如愿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我去2000年》。

唱片卖破50万张,朴树一路走红。


一夜之间,他成了人们追捧的对象。

各种商演活动的邀约,向他涌来。央视春晚也请他去唱歌。

他却不屑,通通不屑。

为此,还和经纪人大吵一架。经纪人骂:“你怎么那么牛逼?”

他回一句:“我他妈一点都不快乐,我不喜欢。”

圆滑、世故、顺从,对他来说,太难太难。

2003年,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发行。


朴树披荆斩棘,获奖无数。

“内地最佳男歌手”、“内地最佳唱作人”、“内地最佳编曲”、“内地最佳制作人”......

他频繁出现在颁奖典礼上,永远背着书包上台领奖。

拘谨、紧张。

说完一句“谢谢大家”,就屁颠屁颠下了台。


但,面对赞誉和盛名,他却颓了,越来越颓。

他更加厌恶商演、厌恶参加节目、厌恶一切形式主义。

他只是想唱歌,怎么反倒成了自己最瞧不上的明星?

他开始拒绝,开始逃避。

经纪人安排他接受采访,他说自己病了。公司让他参加活动,他说自己不想去。

实在逃不过了,就被团队大骂一顿,然后憋着一口气上完节目。


下了台,继续痛苦。

那些年,他的确挣够了钱。随便一场演出的钱,就够买套房了。

巨大的商业价值,包裹着他。他却觉得自己在面对音乐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他想写歌,摸着吉他的手却弹不出一个音符。他焦虑,不安,陷入巨大的空虚之中。

推掉所有活动后,他决定把自己关起来。


那时,他正值盛名。

人人都说朴树,前途大好,一片光明。

他却毅然决然,选择沉寂。

一离开,便是十年。

有人说,朴树病了,病得厉害。

有人说,朴树的才华被老天收走了。

总之,外界对他的隐退议论纷纷。

直到2013年,朴树在网上发表了一篇短文。

大家才知道,过去的日子里,他是真的病了。

图片来源:知乎

做不出音乐,让他情绪跌宕起伏。

抑郁。厌世。崩溃。

在十年间,未曾离开过他的生活。

他曾说:“其实也没觉得抑郁到过不下去,只是常年看什么都不顺眼。”

李响采访他,问到消失的十年。

他吞吞吐吐,说:

“我不知道我该干嘛。”

“我感觉我在走下坡路。”

“没感觉,对音乐没感觉。”


鲁豫采访他,问到消失的十年。

他满脸不在意,说:“混呗,都在混。”

或许,对于那段日子,朴树也没法给出一个具体的交代。

但在2014年,当他终于携《平凡之路》回归。

每个人,都在歌里听到了朴树埋藏十年的呐喊。


那年,他41岁。已是不惑之年。

“跟行业保持距离的这些年,我的头脑更清楚了,也知道了我要什么,要做什么样的人。到底还要不要做音乐,我觉得我想清楚了,可以再回来。”

10年前,朴树带着易碎、骄傲、绝望的自我逃跑了。

10年后,朴树回来了。

他开始顺应天道,逐渐完整。

他也足够幸运。

无论何时回归,观众都在向他敞开怀抱。


只因为,他是朴师傅。

承载了每一个乐迷心中的“清白之年”。

没有人比朴树,更适合“少年”这两个字了。

那句“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放在四十多岁的朴树身上,恰如其分。

常年来,他都是老头衫、格子衬衣、大短裤、马丁靴。

没有油腻感,目光清澈,干净如雪。

仿佛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汇,都能用在他的身上。

而他自己,却厌恶这种神化的标签。

他多次说:“我真的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


他认为自己是复杂的、多变的。同样,也是让人觉得难以相处的。

他总爱和这个世界闹别扭。

惩罚自己的同时,也不经意惩罚了身边的爱人。

朴树的“臭”脾气,人尽皆知。

没有人不好奇他的妻子,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

既能忍耐他的出世,也能保护他的自我。

结婚的时候,没有婚礼,不穿婚纱,不度蜜月。


换作任何一个普通的女人,都得抱怨上好几年。

而朴树的妻子——吴晓敏,却乐在其中。

面对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了8岁的男人,她有着无限宠溺。

朴树沉迷做音乐,只赔不赚。

她说:“没关系,他一辈子不赚钱,我也愿意养他。”

朴树从不爱说甜言蜜语,连一句哄她的假话也没有。

当吴晓敏问他:“假如有天我死了,你怎么办?”

朴树想都没想,答了句:“我会好好活着。”


每年,吴晓敏都在微博上给朴树庆生。

朴树,从不回应。

甚至在记者问他看不看妻子微博的时候,他也只是扔下一句:“不看。”

旁人都说,朴树一点都不爱她。

她却说:“我觉得挺美的呀,是小朴让我变成一个特别好的人。”

结婚15年,朴树不想要孩子,她便不生。

朴树不喜欢讲虚头巴脑的爱情誓言,她便不要。

辛苦吗?

那是肯定的。

委屈吗?

必然是有的。

所以后来,吴晓敏才会对朴树说出那句:

“你把最好的能量放在了唱片里,把最烂的一面留给了我。”

图片来源:《奇遇人生》

两人也曾一度走到濒临离婚的路口。没有鸡犬不宁,但也算种折磨。

众人唏嘘。

如果现在朴树身边站的是另一个她,会不会又是另一番模样?

或许,你们心里已经有一个名字要呼之欲出了。

是的,她便是周公子,周迅。

2002年,一部《那时花开》,把两人牵扯到了一起。

高晓松回忆周迅和朴树的见面,字里行间都充斥青涩。

在一间小教室里。

周迅站起来,说:“我叫周迅,演员。”

朴树低着头,吭哧了半天,“我叫朴树,演员。”

他们似乎有着同样的沉默与孤寂。

在戏里,相爱。在戏外,也衍生出了爱意。

平常话不多的朴树,在面对周迅的时候,却滔滔不绝。


看似不懂浪漫的朴树,却为了让周迅能多睡一会儿,默默守在车门口。

一个在车上睡。一个在车门外蹲着。

特别傻,也特别好。

他们是相似的。

半夜看到冰箱,会说出“孤独是三角形”的这种话。

他们一样都不敢要孩子,认为自己承担不起做父母的责任。

内心都有一部分早熟,有一部分还保有着孩童的天真。

可惜,后来他们还是分开了。

朴树娶了吴晓敏,周迅嫁给了高圣远。


值得一提的是,周迅结婚那天,正好是朴树重新回归的日子。

众人纷纷祝贺她新婚快乐,她却在朋友圈转了首《平凡之路》。

这种冥冥中建立的缘分,让不少人心生感慨。

当年的见证人高晓松更是热泪盈眶,追忆起了《那时花开》的日子。

旁人意难平,当事人其实早已释怀。

他们深情地爱过彼此,如今,也能坦然成为老友。

朴树演唱会,周迅会送去花篮。


周迅新电影上映,朴树会去捧场。

虽不能相爱,却也能换一种方式存在于彼此的生活中。

毕竟,有些人,适合娶回家。

有些人,只适合做朋友。

不知不觉,朴树出道,有25年了。

1995到2020。

很难相信,他只出过三张专辑。但是,每一张都能呈现出一些时代的印记。

从千禧年开始,年轻人深陷迷茫,躁动不安。

朴树,一头长发,在台上轻轻弹唱《白桦林》。


那时,他还没玩乐队。

单枪匹马,一个人写歌,唱歌,拿奖。


参加访谈节目,他翘着腿,从不按套路回答。


想做不一样的事情。想做不一样的专辑。


这种独特的艺术人格,让他成功。也让他挣扎。

那些年里,刘海遮住他的眼眸。但,我们依然能看到他散射出的光芒。

他是大众梦想的文艺青年的样子。他也代表了世纪之交的理想主义。


当2020到来,他似乎还活在过去。

手机更新换代,他还用着150块钱的诺基亚。

同行赚钱后,都为自己掷豪宅。而朴树,还在北京郊区租房住。

他不买车,小电驴是他最喜欢的代步工具。

他不追求品牌,怎么舒服怎么来。

常常买好几件同样的衣服裤子,因为懒得挑。


这些年,他 出 现在公 众场合的次数多了。

乐呵呵的。也没那么拧巴了。

有时,还突然在北京街头冒出来。带着自己的乐队,在后海给路人们唱首歌。


别人不知道他在干嘛,是为了什么。

他淡淡地说:“我只是想唱给那些早出晚归的人,那些生活特艰辛的人。”


原来,故事里的少年,从未改变。

“他衬衣如雪。

情窦未开。

依然不识人生味。”

如果你也喜欢这个少年,记得点个“在看”呀!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参考资料:

【1】视频《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https://b23.tv/qgjSru

【2】视频《猎户星座》https://b23.tv/Y6Bnra

【3】视频《最佳现场·吴晓敏》https://www.iqiyi.com/v_19rrjrnr6g.html

【4】视频《响聊聊·朴树》https://b23.tv/v01XJ8

【5】视频《TOM访谈》https://b23.tv/ZauDdU

【6】视频《2000年央视春晚》https://b23.tv/FYTThU

【7】视频《矮大紧指北》https://b23.tv/zbpu6p

【8】视频《那时花开》https://b23.tv/FyEEee

*作者 :鱼甜,95后,冻龄知心少女,专注写作,沉于人间。本文来源:女神书馆,ID:nvshenshuguan, 这里是50万都市知性女郎的后花园,八卦又文艺,有料又有趣,深扒每个女神背后的故事,令你根本停不下来。

你的分享、点赞、在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