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中国水手眼里的西方世界:《海录》中的西洋各国

subtitle 历史心发现08-03 16:44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录书影

18世纪末,一个广东梅县出身的少年水手跟着中国商船出海贸易,但是却不幸遭遇风浪;在如同鲁滨逊一般漂流了一阵之后,他被一艘葡萄牙船只搭救而起,并留在船上成为水手,从而有幸走遍世界各地,学习各地的语言文化和风土人情,最后目不识丁、没有受过教育的他,以口授的方式整合出了晚清中国人看世界的第一本著作:《海录》。

这个水手就是谢清高,而他的作品,以不卑不亢的观察者视角,介绍了他对于世界地理的 认识以及他印象中的西洋各国。他对西洋各国的大致准确的认知,以及面对世界时不卑不亢的态度,似乎与今人有着几分相似。而这背后,有着华夷观念与世界的冲突、他对于世界的客观态度,以及他对于未来中华命运的忧思。

一、葡萄牙:欧洲之行的起点

葡萄牙是谢清高欧洲之旅的起点

在《海录》的世界里,没有中日韩三国,谢清高口述的世界,大致分为南亚、东南亚和过了好望角后的大西洋两岸的欧美各国,这一认识其实非常颠覆传统的中国位于世界中央的观念,而是以平带而客观的角度看待世界,在当时的国人来说非常罕见。

对于被称为“大西洋国”的葡萄牙,由于谢清高是被葡萄牙商船搭救的,后来在半生漂泊之后选择在澳门落脚,所以在欧洲列国中他对葡萄牙的描述最为详细,其他列国的描述都是以葡萄牙为基础展开的。这说明了他能观察到当时欧洲各国差异中的共性,从整体上把握和中华文明体系截然不同的欧洲文明。

和自己的家乡岭南广东相比,葡萄牙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和地中海气候令谢清高感到了阵阵寒意;在葡萄牙国门前,谢清高看到了相对而立的交牙炮台,有400-500门大炮和2000战士严密的防守。由于葡萄牙殖民地遍布非洲和南美、东南亚等地,殖民地的热带疾病可能会威胁国民的健康。为了避免流行病在国内的传播,在国人回国或者外国人入境之前,都需要检查身上有没有疱疹,在确认身体健康之后才能放行。

葡萄牙的耶稣会传教士

由于是最早进行殖民扩张的第一批殖民帝国,而且西葡的扩张有明显的十字军精神,所以很多传教士也纷纷扬帆出海,为水手们打气或者在异国传教。正因为如此,所以谢清高这样写道:在中国的皇室钦天监充当天文学家、在澳门充当基督教修道士的主要都是葡萄牙人。

葡萄牙人喜欢白色建筑物

此外,作者在葡萄牙各地游历,用客家话发音记录了埃武拉、阿尔维加、里斯本、英科布拉等城市的音译名字。谢清高根据观察,发现这个国家人崇尚白色,建筑物喜欢刷成白色,在明媚的地中海阳光下显得古典而纯粹,散发出耀眼的白光;这个国家的人民也崇尚白色的肌肤,以白肤为高贵;而且男子喜欢穿宽松但是袖口紧致的外套和裤子,军官和士兵带着圆筒帽,军官的肩上有葫芦形的金条,谢清高虽然不知道肩章这个词,但是他也指出,不同材质的金葫芦、银葫芦是用来区别军衔高低的;而女子则喜欢穿上紧下宽的大摆裙,年轻的女子会半露胸部,富贵家族的女子会用黑丝绸的面纱掩面;与中国人穿布鞋的习惯不同,谢清高注意到欧洲人普遍喜欢穿皮鞋,这在看来是非常新奇的。

欧洲人笃信天主教对于谢清高很陌生

基督教风俗也是谢清高在葡萄牙王国部分重点描写、并且欧洲列国共通的文化传统:国人每七天去教堂礼拜上帝,非常准时;僧侣和修女在国中地位崇高,一旦修女和修士的家人犯罪,他们的家人会因为修士和修女的原因得到赦免或者减刑;体现了西班牙和葡萄牙天主教势力在国中的巨大影响力。

教堂里的告解亭

接下来,谢清高还提到了基督教对于男女婚嫁习俗的影响:由于基督教的约束,从国王到平民都是一夫一妻制度,不能纳妾或者重婚;与中国不同的是,男女之间同姓可以为婚,但是亲兄弟之间不能继承妻子,亲兄弟的子女不能通婚;与中国的情况类似,葡萄牙人也很重视婚嫁,为了将女儿嫁给好夫家,父母就连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大婚仪式需要到教堂里由主教操持举办;如果男女已经私定终身了,只要获得所在地区主教的祝福和认可,就连父母都不能拆散。此外,如果妇女有私通等罪行,只需要到教堂里的小独间对神父做告解和忏悔,神父有义务为其保守秘密并为之讲基督教的教义,为之保密并赦免她的罪行,反而如果僧侣将这些事情大肆传播,会被绞死。从教义的角度看,上帝是愿意重新给每个人一次机会的。谢清高的描述可以反映出:基督教对于家庭乃至个人生活有极强的干预和介入能力,这是生活在大宗族组织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中国人所不能理解的。

此外,谢清高大致无误的描述了葡萄牙王国的贵族议会制度,“每有大事则数人合议......差官不得自专”,以及在殖民地委任土官、和土官共治的情况;在民俗上,葡萄牙人锱铢必较,非常高功利;如果自己小家庭的家境贫困,即使兄长的家庭富庶,兄弟之间也会羞于互相来往。这体现了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人情冷漠和人际隔阂。

巴西是葡萄牙的主要殖民地

由于 谢清高在欧洲逗留的时代正好是拿破仑战争时期:他提到了在亚咩俚隔国(America的英译),也就是南美洲大陆,一度成为了葡萄牙王室的避难所:“近年西洋王移都于此,旧都命太子监守”,说的是1807年葡萄牙王室因为本土被拿破仑占领而流亡巴西、建立葡萄牙·巴西·阿尔加维联合王国的史实。葡萄牙王室放松了对巴西的管制,建立了银行、军校、图书馆等公共设施。这一细节证明了谢清高密切关注时局变化、留心重要新闻,比当时大多数中国人的眼界开阔许多。

二、西班牙:“番银”的产出国

西班牙银币被国人称为番银

随后,谢清高观察了葡萄牙的邻国和母国,被称为大吕宋的西班牙。吕宋本来是菲律宾地区的古国名称,当时西班牙人又殖民了菲律宾,而华人分不清楚西班牙人和菲律宾土人的区别,以为是一国,所以将菲律宾的宗主西班牙称为大吕宋。

在民风凶悍、信奉天主教方面,西葡两国非常相似;但是谢清高特别注明了一点:中国所用的“番银”大都是西班牙铸造的。这里的番银特指西班牙借助墨西哥、秘鲁等地区的优质银矿铸造的银币,因为图像清晰且成色好、币值有保证,在中国市场大量流通, “最早输入中国的‘番银’,就是西班牙银币在拉美属地所铸造块币。”明代学者张燮在《东西洋考》中说:“东洋吕宋,地无他产,夷人悉用银钱易货,故归船自银钱外,无他携来,即有货也无几”,说的就是西班牙殖民者将银币带入中国的情况;这种银币不仅为中国市场提供了银币来源,还极大的影响到了闽南的民间习俗:由于部分“番银”币面上铸有欧洲君主头像,百姓认为这是神像,可以镇宅驱邪。如至今还保留着的女子出嫁,嫁妆用的箱子四角要放置银元“压箱底”;有的用银元“滚床”,寓意招财进宝;有的将银元焊成“八卦”“七连贯”银链给小孩佩戴,用来驱邪、祈福;直到今天,漳州话中钱读作镭,其实正是来自于西班牙语的货币单位瑞尔(Real)。

而谢清高有幸搞懂了这些中国市场上西班牙银币的来源,比同时代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更明白。

弗朗机的名称最早来自阿拉伯人对十字军的称呼

此外作者还提到了弗朗机国,也就是法兰西。最初中国人从阿拉伯商人口里得知了弗朗机这个词;这个词最早是希腊人和阿拉伯人对十字军东征时的西欧人的称呼,他们将法兰克人发音成弗朗机的发音,被中国人记录下来。只不过这个词在明末指的是先来到中国的葡萄牙人。

但是现在谢清高正本清源,明确的指出了佛郎机国的位置---法兰西:除了与其他欧洲各国共同的习俗之外,作者特别提到了法兰西国的钟表冠绝列国。

三、英美两国:发达的工商业贸易国家

英格兰地图

除了这些国家,作者还提到了荷兰、伊宣国(比利时)、盈兰尼是国(瑞士)、亚哩披华国(汉诺威)、祋古国(土耳其)、单鹰国(普鲁士)、双鹰国(奥地利)、绥亦咕国(瑞典)。但是在诸多西方强权中,非常值得一看的,是他对于英吉利国(英格兰)以及咪哩坚国(美国)这两个工业化国家的描述。

谢清高精确地描述了英吉利的地理位置:是一个孤悬于大海中的岛国,在法兰西国的海对岸,人口虽然较少,但是因为殖民扩张的缘故所以民多殷实,城市中的建筑物很高,有很多的骑楼。

英格兰的国民性格强硬,民风开放,国中的女性社会工作者很多,但是她们和客人的私生子一旦出生也会受到法律保护,和当时清朝大量弃婴的情况截然相反;英格兰的民众富庶而且身体强健,军人身穿红色的戎装,地位很高,女子穿着长裙,以跳交际舞为时尚。

英国战士 红衣

这个国家急功近利,崇尚贸易,在海中一旦发现有利可图之地,就会立马前去进行贸易,所以在世界上的很多地区都能看到英格兰商人的身影,这体现了当时正在以英格兰为主导的全球贸易体系;由于海军强大,所以这个国家只养了十几万的兵力,但是却让各个强权十分忌惮;为了保持对外作战的充足兵力,“民十五以上则供役于王,六十以上始止”,这一阶段的民众都需要作为预备役,做好随时服役、从军应征的准备。对于英格兰军队,谢清高曾经在加尔各答、孟买、马德拉斯远观过,认为英军五人为伍,二十人则为一队,号令严明,无敢退缩。但是谢清高却错误的认为,英军除了连环枪别无所长。事实证明,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英军的远程火力给清军以重大伤亡,在清军能接触到对手之前,就已经死伤无数:在穿鼻、虎门、镇海之战中,英军几乎是零伤亡或者以个位数来计算阵亡者的。

伦敦水管地图

对于英格兰的城市,谢清高对伦敦印象不错,他最感兴趣的是城市里的输水管道系统:河水经过一套转动的轮子可以输入各地的锡制管道里,用水的人只需要用大管道将水引入各自的家中就可以了;不过这里的水是需要计价的,政府也从中获得了丰厚的税收收入。相比于中国大城市,特别是缺乏活水供应系统、地下水污染比较严重的北京,水管的清洁用水十分方便卫生,想必令作者印象深刻。

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的 蒸汽轮船

而对于美利坚合众国,很明显,谢清高逗留的时间不长,因此不清楚北美是一个独立大陆,而是把北美当成了一个海岛来看待,这显然是不对的;但是从英格兰出发航海半个月可到美国东海岸的记载还是靠谱的。在对美国的由来上,谢清高的记载是美国最早是由英国分封,后来独立,所以语言和风俗大致与英格兰相同;由于刚刚独立不久所以疆土集中在东海岸,因此他记载美国疆域狭小也不无道理。

对于美国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的科技成就火船,也就是火轮,作为水手的谢清高是羡慕不已:他说这种轮船不用人力,内外有很多的齿轮相互衔接,核心的动力来自于中间的“火盆”,船只受风雨和人力限制的情况大为降低,实在是非常精巧。

四、观念的碰撞

总而言之,谢清高来到西方列国的时间是在拿破仑战争期间、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半个世纪,当时中国还没有沦为半殖民地状态,多数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国虽然略显负面,但是依旧是一个神秘可畏的东方大国;他也是以落难的大国水手的身份被葡萄牙海船搭救的,所以作者全程几乎没有受到严重后者过分的歧视或虐待。

而他没有受到传统儒家教育的思想,反而让他的大脑中没有特别强烈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作怪,从而能以比较客观的态度看到西方各国文化的优势。这种不以中国或西方列强为世界中心的态度与今人更加接近,不像他那些闭目塞听的内陆同辈人。

比起后来道光帝在鸦片战争后的问题:“英吉利至回疆各部,有无旱路可通?平素有无往来?俄罗斯是否接壤?有无贸易相通?”谢清高对于世界地理知识的准确掌握,以及对于西方列国的基本了解其实更加接近现代人,而同时代官僚中的精英林则徐,在接触西洋人之初抱着“洋人依赖中国产的大黄和茶叶。稻米,所以不敢和大清翻脸”的天真想法;官僚和文盲间的这种巨大反差,无疑是非常值得今人反思的。

澳门是 谢清高的最后落脚之地

当然,谢清高受困于他所在的时代,也存在着“用夏释夷”和“朝贡思维”解释世界的倾向:比如在谈到天主教的时候,将天主教的主教、教士、修女,强行对应为中国的住持、和尚、尼姑;在谈到美国由来时,谢清高一味用分封加以解释,殊不知东海岸十三洲中有英王室的总督领地,也有契约殖民地和公司殖民地这种形式存在,并不完全符合中国人理解的分封的定义;在谈论西方人的见面礼时,他惊讶于西方人见到长官时是“吻手加单膝下跪,然后站起来说话”,这和中国人跪着向官员和天子回话截然不同;对于父女、母子见面时相拥而吻面的见面礼,谢清高顿时想到了“男女授受不清”;对于英国贵族女子的交际舞,谢清高心理顿时想到了中国娴静的大家闺秀,隐隐之中对英国贵族女子充满了指责。

吻手礼让谢清高百思不得其解

在谢清高结束了大半生的漂泊之后,他回到岭南的澳门:这片半中半西、华夷夹杂的城市落脚,用自己的积蓄在澳门落脚,和一个葡萄牙人包下一个商铺,开了一家小店为生;但是后来谢清高不幸失明,失去了劳动能力,只能凭借着早年学习的各国语言,给列国商人做翻译。但是他非常希望能有机会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转化为书面语言记录下来,而不是任凭自己的经历随着自己入土、无人铭记。

幸好在1820年,他的同乡杨炳南遇到了这个命途多舛的老水手, 发现他虽然目不识丁,但是大脑敏捷,思路清晰,见多识广,接受和学习能力很强,此外谢清高语言朴实可信,没有花里胡哨的添油加醋。杨炳南意识到了谢清高见闻的价值,于是他以听谢清高口述的方式将谢的见闻整理成书。出书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找谢清高校对稿件,谢清高就孤苦中去世了。

五、《 海录》的价值和意义

如果结合时代来看,其实谢清高的某些内容很有先见之明。他见证了西方列强在东南亚的殖民扩张:在苏门答腊的三佛齐,当地人畏英格兰、荷兰人如虎而不知尊中国,但谢清高也知道,这里曾经是中国明朝的朝贡国。

在作为英国殖民地的明哑喇(孟加拉),谢清高看到改变未来中国命运的物产----鸦片。在印度的孟买、加尔各答等地,亲眼目睹了鸦片从货源地被贩卖到中国的环节:他记载了当地人是如何割开罂粟、收集汁液制作鸦片的;并忧心忡忡地表示:“迩年以来, 闽粤亦有传种者,其流毒未知何所底止也。”

他去世约20年后,鸦片战争爆发,在战争前夕,通过翻译西方人的著作,林则徐才逐渐得知西方文明的进步程度。而嘉庆二十五年刊印的《海录》,成为了林则徐的案头必备书,是他早期了解西方文明的参考消息,他自己在1839年上奏的奏折里就表示:《海录》所载外国事颇为精审,并在奏折中引用了书中的信息。

林则徐

一个体制外的文盲整理的口述报告,却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巨大作用,传统中国的儒家精英和世界拉开的距离,由此可见一斑。这一巨大反差的背后,是因为在日益保守的时代氛围下,清朝严厉禁止出洋贸易,漂泊异乡、逾期不能归国的漂流华人命运极为悲惨,能留下著述的凤毛麟角。博克塞在《明末清初华人出洋考》一指出:“一般出洋之华人,乃与法令抵触,自不敢留下其冒险事业于书册也。正统派儒家对留西方之浪人或海客的冒险事业之记载,认为浪费笔墨,大为不屑。”

尽管如此,目不识丁的谢清高对世界地理的认知接近现代的普通人,这说明国人并不缺乏正确认识世界的能力和思维,而是受制于具体的时代语境。随着国家危机的加重,《海录》的价值日益为人们所认识到:《海录》的序言这样写道:“方今烽烟告警,有志者抱漆室 忧葵之念,存中流击楫之思,外洋舆地不可弗考也”;九泉之下的谢清高,得知自己的著作没有被时间埋没,其价值得到认可,他本人被认为是晚清言西洋之事的第一人,也许会非常欣慰吧。

参考文献:

海录

略论清代前期沿海地区士人对世界的认识_以闽_粤_浙为例_黄顺力

清代第一本_开眼看世界_之作_赖某深

谢清高的西洋观_张淑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