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读完五年级,加入了修建武冈威溪水库的民工队伍

subtitle 美食小主播08-03 12:23 跟贴 2 条

威溪水库大坝畅想曲

作者:冷面书生

威溪水库座落在武冈和城步接壤之地威溪冲、云山脚下。是一座中等偏大的水库,库容量较大,至今还肩负着武冈城的人饮重任,可谓是武冈人的生命输送线。水库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中期建成的,完成水库大坝和其他附属设施如发电站、左右干渠等,历时十余年。是当时的县革委会动员全县村民用肩挑手扛最原始的方法建成的。

有人说那十年是中国的大浩劫,经济停滞不前。可威溪水库恰恰是那十年中建成的,它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在我们武冈以后的数个十年中都没有干成一桩那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对于修建这座象征武冈人命脉的水库,我的印象是相当深的,只要我生命不止,就不能从我的记忆里移出那动人的画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九六六年冬,刚读完了五年级。学校就停课了,我当时十岁。如现在十岁的孩子就是去上学,还得要大人接送。可我却跟着生产队的劳动力到水库工地去了。我叔叔是大队威溪水库工程队的队长,他见我没有竽筛派高就要我去量方,那是件轻松事也很容易的,就是每天将挑的方量出来,不过就是个长乘宽乘高而已。

别看那时候生产力落后,可社员们干劲是十足的,坝两边山坡上彩旗飘飘,宣传队的姑娘们歌声嘹亮,劳动号子响彻云霄,各种声音汇成声音的洪流在山谷中回荡。参战者时常向兄弟队发起挑战,凡有挑战必有应战。人人都以超额完成任务为荣, 终极目标就是大战三五年,俢好大威溪!

复课后,我就离开了大坝工地,那时的大坝估计已完成了一半的工程,后来一直到大坝完全建好后,上高中了,我才到那里看过一次。大坝巍峨耸立,清清威溪水被拦于库内,汇集着的山泉变成深蓝色,风一吹,波光粼粼,里面倒映出峡谷两岸的巍巍群山,若是夕阳西下,碧绿的水又被染成赤色,就像一库鲜血,所有民工们洒落的血汗,便成了滋养武冈城十多万人的营养液,血液储备库。多么感人的画面,真是高峡出平湖。那时武冈有一位作家感动之余写下了一篇《云岭轮渡》的抒情散文,我印象很深,也许这篇文章激励和涣发出当时武冈人民的千年期盼!

水库落水最宽宽度约一公里,长度七八公里,坝下是房屋密集的蔡家坊垄里,水库库存水的地方是城步的中溪乡威溪,末端水位在白沙。四面环山,小溪从白沙冲内两边的山坳中蜿蜒流下,散珠溅玉,青翠欲滴,齐向水库汇集。山峦里乔、灌木杂生,修竹茂林,风景秀美。

由于参与了水库大坝的建设,几十年来,一直对大坝情有独钟,就像思念着旧日的初恋,隔三差五的总想登上大坝去观看感受四季的风景,畅想花开花落的轮回。有时也坐上游船到湖心荡漾,感触被人力打造的旖旎风光。

夏日之夜,暑气愈浓,送罢聊天的几位友人,意兴阑珊,了无睡意,我又骑车来到威溪,踱步大坝,享受着从山中、水面刮来的清风。

林深道旷,暑热顿消,昏月半挂在云岭之巅,和着丝丝白云倒映于水面,水库更显幽深。

我伫立在威溪水库的大坝之上,脚底下传来了云山越过千年时空的历史回响,依稀听到了建造者们趟过四季的声音,和他们的欣快、丰饶、挣扎和苦难。那些悠长的故事,折射出武冈那一辈人民一部坚忍奋进的开拓史。在生与死的不断更替中,在生产力十分低下的年代,这种开拓需要多么顽强的意志和强悍的体力,如今,在水面之下这些人家都己迁往外地,开枝散叶,延续着与以往相同抑或不同的生存故事。

四周:青山如黛,眼前:碧波轻涌,头顶:昏月高悬。这情这景,又把我带回了不是远古的远古,我又依稀和长辈们在初始的大坝上战天斗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