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为什么迫切需要国际共产主义?

subtitle 可乐电影08-03 11:05

——读列宁《怎么办》(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什么是我们需要的大战略?

谈论国际风云,天下大势,人们都很喜欢大战略,什么是大战略?或者说什么是我们最为需要的大战略?一般人都认为是如地缘政治、金融战略、或者是涉及到全球化的战略、或者是外交战略。因为这些都是足以影响全局的战略问题。

而当今的全局问题其实涉及到两个层面,一个是国际层面,一个是国内层面。国际层面的问题是环境问题,是我们发展的条件问题,而国内问题是我们的基本问题,我们的基础问题,我们的立足点。

由于没有良好的外部环境和条件我们就无法安心发展,因此,大战略必然是对全球的问题的研究。从这个范围来说,凡是没有涉及到全球的问题和战略,都不足以称之为大战略。

地缘政治,是很多人都欣赏的大战略,其实这算不上,虽然有什么得某地可以控制地球这样的说法,事实上,并没有真的占领。而全球化的问题,作为近些年的热门问题,其实首先就涉及到什么是“全球化”的问题。这是一个笼统的,不科学的概念。虽然我们日常都在使用。我们知道经济全球化,科技全球化,意识形态全球化,甚至是时尚的全球化等等,定义,在每一个人那里都不尽相同。而且随着全球化的概念的出现,自然就出现了反全球化。这样,全球化的概念也就不能合理地成为真正可以以世界全球范围为目标的问题的解决方案,甚至都不是当代的经济的最根本特征的提炼。既然定义如此含糊,可以有各种说法,当然,这个概念就不是一个科学的概念。日常的使用是可以的,不是严谨的科学研究使用也是没问题的,至于不负责任的场合使用,当然更是没问题的。

那么什么是我们需要的全球化战略呢?

我以为除了共产主义是没有真正的符合中国现实需要,符合无产阶级需要,符合全球人类文明发展的战略。没有!

什么是共产主义?并不只是财产共有,这是非常低级的观点,虽然是正确的看法,但是这在空想共产主义那里就有了。因此,财产共有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的核心目标。而具体的核心的目标应该是消灭国家。在全球建立没有国家的人类社会。人类只有在没有国家的社会环境中生活才能实现人类的真正的自由和无限地创造社会财富。

要消灭国家,就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而必须是全球各国民族国家最终都要达到这一目标才可以。因此,消灭国家,必然是一个国际共产主义事业。

那么什么是消灭国家呢?就是在发达生产力基础上在各个民族国家内消灭阶级对立,财产公有,社会由全体成员一起管理的社会,当然资产阶级作为阶级就没有了,虽然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个体及其后代肯定还幸福的生活,不过,其他人也幸福的生活,而不再也人压迫人的可能。

这就是说国内消灭阶级差别,是国际共产主义全面实现的条件,二者是手心手背的关系。各个民族国家只要都消灭国内阶级差别,那么,共产主义就在全球建立了。我们看这是涉及到所有国家,和当代两大主导阶级,即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全面矛盾的根本阶级解决方案,也是必然的发展结果。如果不是涉及到全部国家和成员,也不涉及到当今这两大对立阶级的命运,那么,这样的战略绝对称不上大战略。

从当今的实际需要来说,也只有共产主义才是我们的大战略,和必须走的战略,而不是想方设法避开的战略。为什么呢?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共产主义是这个科学的必然的结果,是人类社会绕不开的关键点。他不因为是马克思主义提出的,资产阶级没有提出就可以绕开,不是的。共产主义就是如同牛顿的力学原理的万有引力定律表现的苹果下落砸到脑袋上一样,是必然要出现的。你的脑袋往哪个方向转移,这个叫“共产主义”的苹果都会砸到你的头上。

我们从最目前的实际需要看,也会发现没有共产主义是不行的。

当今的经济危机,表现为马克思在他的经济学说中已经被必然证明 劳动,屡次提到的“生产相对过剩”。生产相对过剩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雇佣劳动关系。现在整个世界其实都处在这个“生产相对过剩”的状态中,有大量的产品卖不出去、有大量的劳动能力得不到使用,甚至是有大量的资本没有地方投放,所以才有高利贷、P2P等等。过剩是全面的,生产过剩、劳动力过剩、资本过剩。可是这些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因为另外的方面是又有大量的需求得不到满足,甚至是人们的正常的温饱都得不到满足。

生产过剩,有两个处理办法,这是指全社会规模的生产过剩的处理方法,一个是缓慢地在社会上进行自我消化。大量的产品被低价倾销。另外就是向国际上、其他国家进行推销。

这两个办法在传统时代是可以的。可是,当美国开始封锁我国,要与我国经济脱钩的时候开始,向国际推销就不行了。所以我们的外贸这条生产发展的线索就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我们的国际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也就不能再向往常那样发展生产了。

那么我们关起门来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国际环境在今天已经是我们生存的必要条件,缺之不可了。这是从经验判断的,如果从经济规律看,我们使用资本的雇佣劳动制度进行生产,就是扩大再生产,就是以交换为必要条件的生产活动,因此,国内是不能满足我们的经济性质的,扩大的生产和交换这两个基本条件。

这样 出现了如果我们按照过去的方式在国内组织生产,就不可持续,因为产品卖不出了——因为美国的围堵。

那么我们就只能扭转生产组织方式,实行公有制的没有雇佣劳动的生产方式。而这种生产方式是资本主义最为害怕的生产方式,因为这意味着消灭资本,消灭阶级,消灭资本主义的国家。

因此,我们现在走到了一个两头堵的胡同里。走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方式组织生产的模式,不行,搞公有制的生产方式人家更反对的厉害。这样,传统的关起门来搞建设,埋头做好自己的事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办法都不灵光了。这些办法过去是对的,因为过去你弱小,1亿件衬衣换人家一架波音。因此,关注国际问题,必须影响世界的能力,就是我们现在必须要有的。

而要改变我们的不良的国际环境,当然就需要“国际主义”。要求我们从全球的角度去安排我们自己的工作,去领导世界、干涉世界上那些不合理的事情,最终实现国际的共产主义。

总之,国际共产主义已经是我们当今不得不用的办法——从马克思主义角度而言。国际共产主义已经是建设我国向更高水平发展的必须的思想、战略、根本目标。

从历史上看,国际共产主义的发展,是各个民族国家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重要外部条件。我们说各个民族国家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本国实际相结合。这是对的。可是这不是绝对正确的,因为他有个条件,就是整个的国际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在国际上的发展传播也要发展。没有这个条件是不行的。因为你必定首先得接触到马克思主义。此外,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必然是在战斗中发展的,不是在我们的为了课题经费而写的搞头将义中发展的。这就意味着国际工人运动和马克思主义在国际的传播与发展必须要经受战斗的洗礼。这点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的特别加的一个小注给予了非常好的说明,可谓是夫子自道,现身说法。他说:

社会主义运动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的争执,第一次从一国的现象变成了国际的现象,这在现代社会主义运动史上恐怕是唯一的而且也是非常令人欣慰的现象。从前,拉萨尔派和爱森纳赫派之间,盖得派和可能派之间,费边派和社会民主党人之间,民意党人和社会民主党人之间的争论,始终纯粹是一国内的争论,所反映出来的,纯粹是各国的特征,这些争论可以说是在不同的侧面进行的。而目前(这一点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英国的费边派,法国的内阁派,德国的伯恩施坦派,俄国的批评派,都成了一家弟兄,他们互相吹捧,彼此学习,一起攻击“教条式的”马克思主义。在这场同社会主义运动内的机会主义进行的第一次真正国际性的搏斗中,国际革命社会民主党也许会大大加强起来,足以结束早已笼罩于欧洲的政治反动局面?

很明显,列宁这里核心的观点是:“社会主义运动内部不同派别之间的争执,第一次从一国的现象变成了国际的现象,这在现代社会主义运动史上恐怕是唯一的而且也是非常令人欣慰的现象。”

我们常说俄国革命的胜利是列宁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俄国的实际国情相结合的结果。这个判断无疑是对的,实际上列宁本人也是这么看的。可是我们从列宁的这个短注中就应该看到,列宁主义,以及随着而来的俄国革命不过是社会主义运动从一国到多国的发展结果。在这个过程中资产阶级倾向的各种小资产阶级派别的社会民主主义和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之间的斗争最终产生了列宁主义,产生了俄国革命。俄国革命正是马克思主义国际化的成果。进一步说是马克思主义、国际工人运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最终促使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和俄国实际情况相结合的。在进一步说,抛弃马克思主义的国际共产主义就不可能有列宁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

要知道,列宁不是从马克思、恩格斯那里一步跳到十月革命的,也不是躲在书斋里看马克思、恩格斯的书就可以领到十月革命的,虽然他精通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

如果我们去看《毛选》,四卷内对形势的各种分析都非常注重国际形势。国际视野始终是《毛选》的重要特点和思维导向。中国共产党人虽然领导农民国家,可是却是有国际视野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而不是闭门造车的思路的。

无论是从我们现实需要出发,还是从我们的理论基础出发,还是从我们的指导思想和未来目标出发,国际共产主义都必须尽快再次回到我们的意识形态中,成为我们应对当今国际危机的重要指导方针和强大精神武器。

——以消灭国家为最终目标的国际共产主义为总目标引导,以打倒国际资本主义这个战争的总根源为中介,为各个民族国家最终一起走上和平幸福的道路而奋斗!要让我们的共同富裕的思想要成为指引国际上第三世界国家和发达国家中的被压迫的无产阶级的共同理想!

这次疫情已经对全球的共产主义运动进行了一次生物角度的预言,那么政治角度的共产主义还会远吗?

只要我们将国际共产主义和全球共同富裕作为发展目标那么很多的陈腐的条条框框就可以扔掉了,比如我们为什么不敢肯定积极的有益于世界人民的革命性的战争呢?

战争,对于进步的革命的阶级而言,不过是敲开属于自己时代舞台的大门而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