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奇袭白虎团》复排首演:以技不离戏的法宝征服观众

subtitle 美食的迷恋08-03 07:15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黄体军

“弹上瞠刀磨亮,杀敌豪情满营房。单等冲锋号角响, 尖刀直插敌胸瞠……”7月31日、8月1日晚,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在济南梨园大戏院成功完成复排首演,从现场观众阵阵喝彩和掌声可以发现,该剧不愧是山东省京剧院的“看家戏”。

那么,作为“看家戏”,它有哪些看点?艺术表现的秘诀在哪里?在观剧过程中,我不由得想起两句京剧谚语:戏不离技和技不离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戏不离技

所谓戏不离技,是说再好的内容\剧情,如果没有高超的可观赏的技巧,而是与生活的无距离的表现,就很难让人欣赏了。

《奇袭白虎团》是山东省京剧院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朝鲜战争中的抗美援朝战斗英雄杨育才带领尖刀班深入敌后,出奇制胜,歼灭韩李伪军白虎团的事迹为素材创作的现代京剧。1972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上演,宋玉庆演严伟才,方荣翔演王团长。由此成为现代战争题材的京剧样本。

“《奇袭白虎团》的艺术表演难度在全国京剧界是少有的。”此次复排,山东省京剧院特邀请了原《奇袭白虎团》剧组并参加过电影拍摄的白云明和张连成担任导演,其中今年75岁的白云明先生曾做过电影《奇袭白虎团》的武打设计。他告诉记者,这部戏不同于其他戏的一大看点是,载歌载舞,文武兼备,无论唱还是舞都很吃功,对演员是很大考验,尤其是武戏中的高难度动作,如观众最期待的看点,第六场“插入敌后”中,主角严伟才和尖刀班以各种不同的姿势从两米高处“下高”,动作优美刺激,观众看了很过瘾,但作为演员演起来难度高,危险大,一不小心就可能受伤,尤其是云里前空翻堪称玩命动作,全国罕见。另外像翻铁丝网,旋子,飞腿,前扑,劈岔等,也特别赏心悦目。

“《奇袭白虎团》是省京的看家戏,但复排很少,原因就是能演严伟才的演员很难找,会唱念坐,但不一定有打的武艺;会武艺的,唱念坐又不一定行!”白云明感慨道,“尤其是从5月中旬开始排练到现在两个月多来,正值疫情防控时期,加上天气火热,此剧能最终成功上演,实属不易!”

辩证地讲,演员难找,动作难度大,固然增加了排演的难度,但同时也成了此剧的标签和观众期待的看点。在此,我们不得不佩服和感谢当初主创团队对高难技巧设计的匠心独运。

技不离戏

技不离戏,是指技巧无论多么精湛卓绝,如果不能和人物、剧情紧密联系,有机结合,那也只能是油水分离。

具体到《奇袭白虎团》一剧,艺术表演难度高固然是一大看点,但它本身并不是目的,它最终的目的是服务于人物和剧情,表现人物的精神面貌和精神气质,这才是比艺术表演难度高更高的境界。

剧中严伟才扮演者现年41岁的孙卫安对此有深切的体会。十年前《奇袭白虎团》复排时,作为文武老生的孙卫安就演过严伟才,十年后再演,他自称在体力和精力上都是巨大的考验,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对严伟才这一人物形象和性格的处理也有了新的理解和感悟。“无论是处理唱腔还是高难度武戏,都要从人物出发,贴近人物,贴近剧情,表演才能落到实处。”

“剧中严伟才是一个智勇双全、爱憎分明、临危不惧的侦察英雄,他的身份和性格给艺术表现提供了很大的空间。第一场战斗友谊,他与崔大娘和朝鲜群众的重逢,就偏重文,重点表现他的柔情的一面,和对朝鲜人民的亲,但在唱腔处理上又不能失去他作为一个军人的刚强豪情。这需要在分寸上拿捏得当。”

孙卫安说,考验最大的是动作难度最高最密集的第六场,出场一段唱,接着隐蔽舞蹈,翻崖——从两米高处前趴下高落地接跳叉,然后又是一段唱,接着排雷舞蹈,再接唱。“几个高难度动作下来,已经气喘吁吁,但又不能让观众看出来,必须控制好气息,沉稳地唱好下一个唱段,这样才符合人物形象的要求和观众的期待。”

孙卫安的师父是言派名家任德川。他告诉记者,为了塑造好严伟才这一人物,在唱腔处理上,他借鉴了言派的很多特点。“言派的演唱,字清而不飘,音立而不摊,声音清润响亮,圆中有方,声情并茂,特别擅长表达细腻的感情。”

作为一部京剧,《奇袭白虎团》在唱段唱腔设计上也很有独到之处。全剧共九场,在唱段上综合交叉运用了二黄和西皮各种板式,渲染战场气氛,表现人物心理情感状态。在主角严伟才的重要唱段中,细心的观众也许会发现有两个特别容易出彩的嘎调。

众所周知,嘎调是京剧艺术的一大看点。最著名的是《四郎探母》中的“叫小番”,这句唱腔已成了一代又一代观众固定的看点。孙卫安告诉记者,第一场中的西皮流水“打败美帝野心狼”唱段最后一句的“打”字,和第五场西皮快板“上级布下天罗网”唱段最后一句“定叫它白虎团马翻人仰”的“它”字,都是嘎调,唱到这两字时要突然比前一字调门翻高数度,如青锋利剑,直刺清空,爆发出高亮美的激越之声,对强化主人公的大无畏精神和革命豪情会起到一种特殊的效果,观众听了也会特别提神,唱好这两个嘎调极容易成为观众期待的看点和喝彩之处。

白云明导演对演员作要求时,特别强调要“真实,有激情,演出军人的气质”,这与技不离戏的要求显然是一致的。我想,《奇袭白虎团》在艺术实践上堪称戏不离技和技不离戏的典范,这也应该是它征服观众的法宝。

据了解,2020年是山东省京剧院建院七十周年,《奇袭白虎团》作为“看家戏”,也是该院“砥砺七十载·奔腾新时代”建院七十周年系列演出的开场戏。接下来,该院将陆续推出另外十五台经典大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