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千年的仇怨,德法互辱的那些故事

subtitle 疯狗的轻武08-02 14:54 跟贴 5 条

咱们别看现代欧盟里头,德法这两国家往往都是穿一条裤子,巴黎和柏林甚至可以说是欧盟的二元核心,曾经两国掐的死去活来的亚琛地区也成了双边友好关系条约的签署地。但在历史上,德法这两一直互掐了上千年,互辱就是日常。所以这篇狗子也和大家聊聊这两欧洲大佬在历史上的有哪些恶心对方的事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追述到千年前,德法本是一个国家——加洛林帝国。你也可以把他叫做法兰克王国,但到公元9世纪,帝国分成了三块,其中东西两块法兰克则成了后来的德国和法国雏形。

咱们知道兄弟之间因为分家产而打起来是非常狠的,当时的东西法兰克就是这么回事儿,谁都认为自己是正统加洛林帝国继承人,所以在抢地盘上互不相让,这梁子也就结下了。

再之后,法兰西王国凭借君主对封建地主权力的收拢,逐渐成了一个君主集权制国家,实力与日俱增。而东边的法兰克则成了神圣罗马帝国...但这个帝国一点不神圣,也不罗马,更不是帝国。

虽然老大顶着个皇帝的头衔,但封建主众多,领地分散,完全就不是个统一的帝国,比周天子那会还没凝聚力。所以说,神圣罗马帝国在中世纪那会儿完全是个弱鸡,虽然凭借哈布斯堡王朝的亲戚关系形成了对法国的包围圈(荷兰、西班牙都属于哈布斯堡体系),但在中世纪那些掐架中,比如意大利战争,三十年战争,九年战争,西班牙王位战争中,法国总是能成功辱德。

所以说,就中世纪而言,法国很猛,这个法辱不得。

辱德的巅峰出现在拿破仑时期,当时欧洲各国都组建了辱法(划掉)联盟,德国的前身——普鲁士也是其中之一。但不出意外的被拿破仑按在地上摩擦,神圣罗马帝国被拿破仑扬咯,普鲁士的地标——勃兰登堡门上面的胜利女神像都被法国人拆走了...

这种辱德国人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在19世纪里,普鲁士励精图治、普及教育、搭上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快车,又在铁血宰相俾斯曼的手段里,普鲁士迅速崛起,最终在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搞定法国,统一了德意志帝国,而德皇威廉则在法国法尔赛宫的镜厅中加冕为帝。

德皇:你辱我的,我都会加倍辱回来

完成一统之后的德国在工业化上一发不可收拾,迅速成长为欧洲第一工业强国,法国这时候想反辱都是有心无力。从1871年到1914年,欧洲经历了数十年和平之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打了。

虽然德国前期把法国揍的差点半身不遂,但最后还是扛了下来。在易守难攻的堑壕战中,德国最终耗尽国力,再也打不下去,向协约国投降。

而有这么一波辱德的机会,法国肯定是最跳的一个,各种苛刻条约不过脑子的写出来提出来,辱的德国发誓一定要报复。而签协议的地方则在贡比涅森林的一节火车车厢里,这道具后来被称之为福熙车厢(法国元帅)。

很快,德国人报复的机会来了。1940年6月,德国一个月干死法国,但遗憾的是没能在他们投降前占领巴黎。

希特勒心里很鬼啊,除了去巴黎凯旋门阅兵辱法,还把当年那节福熙车厢从法国博物馆里搬了出来,重新丢到贡比涅森林里逼法国签署了停战协议,这波辱法操作太秀了。

等到二战结束,法国人寻思想重新辱德的时候找不到这车厢了...历史学者认为这车厢是被德国人烧了...或许是不想再被反辱一次...

不过也就这样了,二战刚结束之后,盟国倒是想彻底把德国弄成一个农业国,或者说是肢解德国。但由于国际格局已经彻底变了,欧洲再也不是世界核心,国际博弈变成了苏美的棋盘,因此战后德法也走向了亲善和平,但我不管,我还是喜欢辱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