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首姚大榜心狠手辣,为了利益暗杀恩人,还过河拆桥杀掉“功臣”

subtitle 自然之美08-02 09:54

声明:吴学华讲历史作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一节说到土匪姚大榜在晃县一带的势力越来越大,他成了官商都相互拉拢的人物。

在晃县,有一个让姚大榜颇为忌惮、又极欲除之而后快的人,那就是张本清(又名张文英),人称“张老虎”或“张大炮”。张是大湾罗毛溪人,黄埔军校一期生,北伐立过显赫战功。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初期,得到蒋介石的信任,担任南京警卫团团长,是全国黄埔同学会候补执行委员之一(黄埔同学会有三个执行委员,两个候补执行委员)。后因不满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脱离了蒋介石集团,先到广州,后转长沙,先后任湖南省政府顾问,保安独立旅旅长,省参议员。抗战时期,长沙陷落后,携眷回晃。开始张、姚二人关系还不错,曾携手击败原经营酒店塘汞矿的张平刚,将经营权掌握在手里,共同管理。

张为人耿直,敢说敢为,仗义疏财,好打抱不平。他利用自己的威望对驻晃老兵油子、流氓地痞、奸商、贪官污吏多有惩治,颇受群众称道,也遭人嫉恨。张对时任县长欧阳涛的作为,特别是在筹建“伯陵大桥”上颇有微词,常加责难。欧阳涛视其为眼中钉,急欲扳倒而后快,千方百计搜集张本清的“劣迹”。张在南京时,曾由宋美龄做媒、蒋介石证婚与郭顺卿(国民党中央妇女联合会候补执行委员,会长为宋美龄)结为伉俪。因郭没有生育,张回湘后又与其携带在外求学的远房堂妹张善芝结婚,因而遭人诟病。姚大榜曾在一次张参加宴会上说:“牛栏立在田坎上,粪水不落外人田。”弄得张面红耳赤。1941年,欧阳涛利用自己的上层关系,借口说张犯重婚罪,将其逮捕。不想一年后张也利用自己的上层关系解脱羁绊回籍,欧阳涛无颜见张,挂职而去。此事不仅没有扳倒张本清,反倒提高了张的威望,姚大榜也不能不忌惮几分。

1943年,姚大榜因“纱布走私”案遭到国民党军队清剿,自己虽然屡次脱逃,部下却被打得七零八落,家小也被拘押。清剿姚大榜的独立旅旅长李楚藩与张本清曾是黄埔军校校友,军界同僚,关系较好,姚大榜不得不请张出面说情。张对李说,姚大榜作恶,与他家属无关,关押他的家属没多大用处,倒不如网开一面,做个顺水人情。玉屏县长李世家也出面说情,李楚藩看他们的面子,把姚大榜的家属放了。此时,姚大榜对张本清感恩戴德,多次宴请张本清,以表谢意,口口声声地说:“张旅长,多亏你的搭救,我一家今生来世也不忘你的救命之恩。”

张对姚的抢劫杀人等作为并不以为然,于是开玩笑说:“杀人算你的,打官司算我的。”姚大榜也听出言外之意,回敬到:“我杀人,比你打赢官司快多了。”

他对张虽有感恩之心,却不愿屈从于张之下。遇上具体利益,这种感恩之意就荡然无存。二人共同经营汞矿时,因利润分成不均而互相猜疑。姚担任矿警队队长,主要负责安全保卫,张负责经营管理,姚怀疑张管理中有猫腻,借故强行委派自己人姚锡昌担任管办,将张的管办杨洪挤走,二人矛盾开始表面化。张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你要管就让你管,看你能搞出什么名堂,暗中掣肘。由于姚的人不懂管理,加上时局动荡,生产每况愈下,姚大榜不得不把管理权让给张本清,内心的嫉恨却增加了几分。

此时,晃县曾担任过县参议会议长的胡积善(本名胡惠卿)从中挑拨,使二人矛盾更加激化。胡是晃县有名的绅士,既经商,又能舞文弄墨,善于揽讼诉状,被称为“文人”,与姚关系密切。张与胡虽也有来往,但对胡讼词中的腐酸气却不以为然,颇有微词,故胡对张心存芥蒂。一次,胡到张家里,二人为讼词中的繁文用语发生争执,胡固执己见,性情耿直的张本清气得拿起茶杯砸去,将胡的脸砸伤。胡气愤不过,要次子胡厚彪去找姚大榜帮忙,找回面子。胡厚彪见了姚大榜,气愤愤的讲了事情经过,还加油添醋的说:“张本清还讲,我爹和你穿连裆裤,小小泥鳅掀不起大浪,只那么大的气候。”平常以山大王自居的姚大榜,哪里受过这等奚落,顿时七窍生烟,马上带着几个喽啰跟着胡厚彪下山,一起去找张本清。见了面,姚大榜开口便说:“张旅长,你欺人太甚了吧!有本事跟我这小小泥鳅走一趟?”后经人斡旋,平息了事态,但二人已成水火之势。

张本清回到晃县之后,致力于发展实业,在经营汞矿的同时,还让姚大榜入股,开了一家“本善公司”,租用江西帮的房子,主要经营桐油等业务。他是本地人,在地方上有一定威望,又讲究诚信,占有“人和”之利,生意兴隆。江西帮也以经营桐油为主,无形中被张拉去不少份额,想把张挤出龙溪口,要收回张租用的房子,张以合同未到期为由不答应。张又控制着龙溪口码头,征收码头费,又在各商户身上剥一层皮。因此江西帮、宝庆帮商人对张恨之入骨,可是,张本清是地方实力派,连县长欧阳涛都无法扳倒,普通商户又怎能奈何,于是急欲除之而后快。江西帮知道姚大榜与张本清已成为对手,就拿出白纱布数十匹、银元数千块贿赂姚大榜,要他择机除掉张本清。

1949年初,杨永清欲建以芷江为中心的“和平省”,张也表示赞同。杨永清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与姚大榜在晃县境内大开山堂,扩充“楚汉帮”,杨为“龙头大爷”,姚为“出山主”。杨又要张一起拉队伍,张却看不惯杨永清的土匪、帮会习气,不屑与之为伍,自己积极筹建“三民党”,准备组织武装以“安定社会秩序”,认为只有让“和平省”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才有可能给老百姓谋取福祉。张的态度惹恼了杨永清,支持姚大榜除掉张本清。张计划于1949年农历2月15日在大湾罗老家起事,并拿与张素有仇怨的商人祭旗。不料计划泄露,姚大榜得到江西帮的支持和杨永清撑腰,决定在其举事之前除掉张本清。3月13日(农历2月14日),正逢龙溪口赶场,人来人往,十分拥挤。

姚大榜派遣得力亲信、内弟龙永安、彭秀才及吴玉清(外号麻子,曾在张本清手下做事)潜入龙溪口,由吴玉清带领吴本军、吴本众、姚应林等人执行暗杀行动,龙永安、彭秀才在龙溪口进出必经之地的路口接应。次日上午,张本清带着一个警卫去龙溪口“本善公司”,张派警卫去办事,他一人来到斌心街口一小摊买烟,守候在此的吴玉清向前招呼:“张旅长,你赶场?”张一抬头,吴迅速从长袍内掏出快慢机对准张的脑袋就是一枪,张当即倒地,吴顾不得死没死就跑了。吴本军等两个匪徒又窜过来补了两枪,张顿时毙命。此时街上一片混乱,有人大喊:“打死人啦!打死人啦!”

这样,颇想干一番事业的张本清,就被“今生来世不忘救命之恩”的姚大榜枪杀。张本清一死,“本善公司”随之垮台,江西帮、宝庆帮没有了竞争对手,弹冠相庆。于是他们请邮政局长周观仁写了一封欢迎信,由商会头面人物亲自上门邀请姚大榜进驻龙溪口,以“维持治安”。于是在这些人的簇拥下,姚大榜率领喽啰踌躇满志、趾高气扬地占据龙溪口,原驻此的保安警察退居新晃城。

姚为控制整个晃县,大肆招兵买马,人马迅速由30余人扩充到100余人。4月,国民党晃县政府在士绅及商户的要求下,摄于姚大榜的威势,将其匪部编为县警备队,委任他为警备大队第一大队长,使其“名正言顺”的称霸晃县。吴玉清因刺张有“功”,被姚委任为分队长。6月,国民党当局为阻止人民解放军的前进步伐,大肆收编土匪武装,晃县政府将姚大榜警备大队扩充为晃县保安第二团,下辖两个营,有200余人枪,委任他为团长兼晃县治安委员会副主任。

姚为了把队伍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开始清除“异己”,将面和心不合的副团长陈锡光排挤出去,又将刺张“功臣”吴玉清处死。吴为姚除掉心腹之患以后,受到姚的嘉奖,就忘乎所以,以“功臣”自居,欺男霸女。姚大榜非常恼怒。吴曾在张本清手下做事,后投靠姚大榜,对这种见利忘义小人,姚素来就鄙夷,现在见他这种小人得志的狂妄之态,心想这人对过去的主子也敢下手,说不定哪天我也会遭他毒手,此人不除,后患无穷。于是借吴霸人妻女之名,把他杀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