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史上歼敌最多的一场战争,也是吴国以少胜多击败齐国的称霸战

subtitle 林屋公子08-01 23:49

本文为林屋公子“吴越春秋”系列073)

快要进行战斗的时候,夫差问身边的鲁大夫叔孙州仇说:“你担任什么职务?”叔孙州仇说:“我是鲁国从司马。”夫差大笑,拿了一套精美的剑甲送给他,说:“认真地做好贵国国君交给你的任务,服从寡人的命令!”

叔孙州仇一下子愣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好。这时身边的子贡走了出来,说:“州仇感谢大王的剑甲,愿意追随您!”傻乎乎的叔孙州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叩头。

夫差其人,虽然没有其父阖闾的政治谋略,但毕竟也是久经沙场的,军事水平其实并不弱。面对齐国的三军,他果断地把自己所率的中军精锐部队留着做预备部队,而是派上军将胥门巢抵抗齐中军将国书、右军将展如抵抗齐上军将高无丕、下军将王子姑曹抵抗齐下军将宗楼。自己中军则等待致命一击。

ROUND 1展如VS高无丕

吴军鼓声刚响,右军将展如就带领自己的一万多部队向高无丕冲击过去。艾陵一带属于丘陵地区,地势崎岖不平,正适应了吴军的步兵军团作战。齐军本来心里就非常畏惧吴军,高无丕的战车方阵一下子就被吴军的步兵所冲散。吴军呐喊着冲锋在前线,靠近齐军的步兵抽出短剑肉搏攻击,车兵在战车上挥舞长戈、张弓搭箭,朝着齐军攻打过去。齐军大败,高无丕也指挥不了,只好调转车头撤退。展如一车当先,趁势掩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ROUND 2王子姑曹VS宗楼

齐国作为东方第一强国,还是有几把刷子的。高无丕的溃败,没有影响到下军将宗楼。宗楼也知道吴军的可怕,但是我泱泱大齐真的就要在这里一败涂地吗?宗楼不甘心,亲自举起帅旗,指挥下军部队迎战王子姑曹。俗话说哀兵必胜,死亡的恐惧也大大激发了齐军的斗志。宗楼指挥战车勇敢冲锋,朝吴军步兵碾压过去;但王子姑曹也不甘示弱,命令步兵分割宗楼的战车队,吴军的弓箭手一排排箭矢射向吴军。两军斗了个旗鼓相当。

ROUND 3胥门巢VS国书

上军将胥门巢这时对齐国的中军将国书发起攻击,但齐国的中军精锐非同小可,加上宗楼的下军也和吴军浴血奋战,齐军士气高涨。国书更加威风凛凛,亲上前线指挥中军精锐部队迎击吴军。勇猛的齐军高唱军歌,抵住了胥门巢的一轮轮进攻。等吴军士气较为低落的时候,国书指挥全军突击,大败胥门巢。

ROUND 4夫差VS国书

胥门巢的失败,早在夫差计划之中。随着胥门巢军的渐渐溃散,夫差指挥自己的中军精锐,猛然从齐军侧翼杀出,援助胥门巢。大王亲自出战了!吴军此时的士气高涨到了极点,胥门巢军也不撤退了,反过来和国书部队杀在一起。夫差的中军一律白衣白甲,和《黄金甲》中发哥的卫士一样勇猛,大声呐喊着,长戈短剑刺向齐军。齐军根本没有想到吴军还有这支最精锐的部队以逸待劳,很快被吴军大败。

齐军想撤军,但夫差没有给他们机会,他令叔孙州仇率领鲁军、展如率领右军以及自己的中军、胥门巢的上军将齐国的中军团团围住,四路大军围着齐军绞杀,国书根本无法抵抗,连突围也没有办法,只好举起白旗投降。主帅一投降,齐军更是没有了斗志,宗楼的下军也是逃的逃、降的降。

国书、公孙夏、闾丘明、田书、东郭书一干将领全部或被俘或被杀,只有高无丕、田逆等将军逃回了齐国。夫差收拾战场,居然缴获的齐军的战车就有八百辆。夫差非常高兴,亲自砍了国书等将领的头,并割了三千个阵亡齐军的头颅,让叔孙州仇带回鲁国作为战利品送给鲁哀公。

鲁哀公当然不敢收这些烫山芋,而是用锦盒好好地包好国书的头,送还给了齐简公,还故作谦恭地幸灾乐祸地说:“如果不是上天认为你们品德不好,怎么让我们小小鲁国获胜呢?”同时夫差也派了外交部长奚斯出使齐国,向齐国解释:“我国不敢放纵士兵抢劫,这是因为我们友好,但是贵国国书却发动军队侵犯我军,如果上天不怪罪你们,怎么会让我国得胜呢?”得意之心溢于言表。

吴齐艾陵之战,据说是春秋史上最大的歼灭战,就这样偃旗息鼓了,吴鲁联军大败东方霸主齐国。盘点这场战争中,几乎没有贯穿阴谋诡计,吴军大胜完全靠的是军事实力以及夫差的英明指挥。吴军高唱吴歌,凯旋班师。而齐国呢?老牌贵族国高两氏进一步得到削弱,艾陵之战后田乞也死了,他的儿子田常和阚止共同执齐国之政。

值得一提的是,有种说法广泛流传,就是说此次的吴国伐齐总策划人其实是大圣人孔子,而执行人却是他的得意门生子贡!孔子和子贡到底做了什么事呢?原来《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齐国的田常打算进攻孔子的故乡鲁国,孔子就派子贡去游说田常,放弃进攻鲁国而是进攻吴国,用此削弱国、高、鲍、晏四家势力。

之后子贡又跑到吴国,劝说夫差伐齐称霸,并放过勾践;然后子贡又跑到越国,劝说勾践先迎合夫差,派兵去援助夫差;接着子贡又跑回吴国,劝夫差要想称霸,就不要接受越国的援助;最后子贡跑到晋国,劝晋定公坐观虎斗,不要帮助吴国。

就是这么一个连环计,最后号称“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夫差在艾陵一战上也损耗不少,但却又加剧了他称霸的野心,最后导致他的灭亡。其实这应该是战国纵横家编造出来的说法,齐伐鲁的起因是齐悼公抢老婆,吴伐齐是恨悼公反复无常,田乞在此时还没有死,鲍、晏两家也已经一蹶不振,谈不上田常想削弱四大家族。

林屋公子,文史作家,主攻先秦秦汉史。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悟空问答签约作者,澎湃历史专栏作者,网易历史专栏作者,百度ta说合作作者,全历史合作作者,出版有《先秦古国志》《先秦古国志之吴越春秋》《山海经全画集》实体书三种,作品散见于《国家人文历史》《同舟共进》《北京晚报》《疯狂阅读》《醒狮国学》《百家讲坛》《威海晚报》等报刊杂志及自媒体。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