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王羲之的孙女

subtitle 汉周读书08-01 10:32 跟贴 49 条

文/筱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384年,在与新安公主结婚十年后,41岁的王献之喜得千金。

父亲王羲之给这个孩子取名“神爱”,寓意神都疼爱她,希望女孩一生都能受到神的庇佑。

在王献之眼里,妻子高龄产子,唯一的女儿自然是珍宝中的珍宝。

可是神采飘逸的大才子不会想到,自己想要一生呵护的心肝宝贝,会在将来经历怎样的人生磨难。

01

表面的风光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王神爱,生得聪慧伶俐,样貌非凡。

也许是遗传了书香世家祖辈们的才华,她从小就喜欢书法,并且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

她勤读王家书法碑帖,广采诸家之长,创造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从朝廷到民间,都在赞美这位女书法家的一手好字。

才貌双全的少女,在家族的荫庇下长大。

当她长到可以嫁人的年纪,很快便成为各大家族争相求亲的对象。

一时间,踏破门槛的求亲者排起了长龙。

这其中,就有给自己求儿媳妇的晋孝武帝司马曜。

司马曜和新安公主是姐弟,司马曜继位后,立了嫡长子司马德宗为皇太子。

如今,为了亲上加亲,司马曜想让外甥女嫁给自己的这个儿子。

时值东晋末年,王献之与新安公主已离世多年,琅琊王氏早就没落。

王家听说可以和皇帝结为姻亲,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

他们开始憧憬家族重振后的美好景象,一口答应了这桩婚事。

太元二十一年(396),在京城任职的六伯父把王神爱送走了。

自此,13岁的女孩嫁给了15岁的皇太子,成为了皇太子妃,俨然一个美好的玛丽苏开头。

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高高兴兴迈进了太子府,本以为迎来了人生契机,哪晓得王家的这番攀龙附凤操作,把自己推向了一条坎坷路。

02

新婚之疡

看似尊贵的王神爱,面临着无比的尴尬,因为她的丈夫虽身处太子的尊位,却生来就有智力障碍。

司马德宗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寒暑冷热不能分辨,饮食起居不能自理,甚至连自行走路都不会。

一举一动,全靠下人服侍。

新婚之夜,呆呆的太子,呆呆的望着表妹,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嫁与太子的同年,司马曜被张贵人用大被子捂死。

按“有嫡立嫡”的规矩,司马德宗被人簇拥着当了皇帝,是为晋安帝。

短短一年时间,王神爱以火箭速度,成为了帝国最尊贵的皇后。

她却更加高兴不起来,傻丈夫被别有用心的人,当作傀儡来掌控权力,自己只能跟随丈夫,掌管起了后宫。

一个傻丈夫,自然是无法和她有情感交流的,这其中的煎熬和痛苦,又有谁知晓。

面对这么一具没有回应的躯体,王神爱到底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她不得不实际负责起东宫全部的日常事务,而对丈夫,则不理不睬,狠心甩给了晋安帝的兄弟们照顾。

03

皇宫阴云

东晋王朝的实际权力,落在了王神爱的舅父、稽王司马道子父子手上。

司马道子当权之后,各方势力还有许多将军,纷纷出来,争夺地盘,拥兵自立。

战争、杀戮、聚众暴动,隔三差五发生兵变。那个所谓的晋安帝,彻底沦为了摆设。

虽然每天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但是丈夫随时可能被人拉下马,王神爱只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惶惶不可终日的皇后。

元兴二年(403),司马道子父子被手握兵权的桓玄所杀,后者轻轻松松就篡了位。

桓玄要自立为帝,于是导演了晋安帝禅让的一出戏。

他让人事先写好禅让诏书,逼迫司马德宗亲自抄写。

全篇310个字,司马德宗用了整整三天,才艰难的抄写完。

随后,他被立即废掉,改封平固王。

第二年,王神爱和她的傻丈夫,被桓玄迁出了建康台城的宫殿,发配到浔阳郡。

从小养尊处优的女人,陷入了颠沛流离之中。

这年六月,一群来自“北府兵”的军人颠覆了桓玄政权,桓玄战败被刺身亡。

军人头领刘裕,把夫妻二人接回了建康,晋安帝得以复位。

可惜仅仅过去7天,桓振又攻陷江陵,再次俘虏了晋安帝,王神爱又被软禁起来。

别人家的皇后是母仪天下,到自己则是自身难保。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自然是不能安心的。

但手无寸铁,王神爱这个弱女子唯一能做的,只有熬。

一直到406年,王神爱终于熬出了头。

这一年,晋安帝夫妇再次被解救,重归建康。

04

最后的倔强

皇宫的处境,并不比软禁时期安稳多少。

东晋的皇权已由刘裕掌控,几乎所有兵权都在他的阵营当中。

丈夫无法依靠,王神爱想凭着一己之力去扭转局势,可是她哪懂朝中的算计和心机。

掌权的军人之间在酝酿风暴,对刘裕满怀嫉恨的刘毅,形成了朝中新的一极。

始终陪伴司马德宗的皇弟司马德文,也渐渐向这个群体靠拢。

他们多次向刘裕公开发难,最后,刘裕怒了。

义熙八年(412),刘裕开始迫害大臣,直接诏令外地刺史。

刘毅终下决心,对刘裕作最后一搏。

同年八月,历经宫廷政变、几次搬出搬进皇宫的王神爱,终于忧郁而终,寂寞地病逝在徽音殿,谥安僖皇后,时年29岁,一生无子。

王神爱也许是幸运的,因为后来发生的那些骨肉相残、国破家亡,她并没有看到。

当年九月,刚刚埋葬完王神爱,刘裕就发出针对刘籓、谢混的逮捕令,并于同年发兵讨伐刘毅。

来年四月,刘裕发出命令:“罢皇后脂泽田四十顷”。对王神爱充满怨恨的他,要剥夺将来东晋皇后的小金库。

六年后,王神爱的傻丈夫被中书侍郎王韶之,活活缴死在建康东堂。

说来讽刺,这个王韶之也出自琅琊王氏,与王神爱同宗。

晋安帝死时37岁,来年正月,他与已离开六年之久的王神爱,一起葬在了休平陵。

王神爱这一生,也曾有过少女梦,希望觅一知己共度。

阴差阳错间,却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也许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的悲剧,只是可惜了,那满身的好才华。

05

再回头看下。

郗道茂是王献之的表姐,两人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婚后醉心于书法,游山玩水,可说琴瑟相谐。

不过,有了家室的王献之,被新安公主看上了。

也许是新安公主爱慕王献之,也许是孝武帝要提拔王献之,总之皇帝决定将新安公主嫁给王献之,因此下旨逼迫王献之与郗道茂离婚。

王献之为逃避旨意拒婚,不惜用艾草烧伤自己的双脚,导致后半生足疾上身,常年行动不便。

可是即便如此仍旧无济于事,皇命难违,王献之只有忍痛休了郗道茂。

王献之终身活在悔恨当中。

病危的时候,家人为他请来道士。

晋书有载:王子敬病笃,道家上章应首过,问子敬由来有何异同得失。子敬云:“不觉有余事,唯忆与郗家离婚。”

“不觉有余事,唯忆与郗家离婚。”这一句实在令人心酸。

本是一对神仙眷侣,活活被拆散。

一个郁郁而终,另一个顽疾缠身终生活于悔恨当中。

不胜唏嘘。

在想,司马道福在地下见到女儿时,她会不会有种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感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