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西亚·马尔克斯:我发誓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我的作品

subtitle 娱乐面包07-30 07: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荀子·修身》

尊重是合作的前提,是信任的基础,是文化交流的最根本原则。在中国出版界,曾经因为不尊重对方合理权益闹出了一场大风波,甚至导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西亚·马尔克斯放话称发誓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他的作品,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名家巨著,影响深远

1927年3月,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生于哥伦比亚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自幼由外祖父抚养长大,在外祖父家生活的这段时间也成了日后他进行文学创作的重要源泉。

28岁时,加西亚·马尔克斯正式开始了他的记者之路,由于笔锋老练、角度刁钻,他所发表的实时文章受到了当下许多读者的欢迎,后来他便开始尝试写作,接连出版了《百年孤独》、《霍乱时代的爱情》等多部传世名作,并于1982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他的文字世界之中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前所未有的角色身份,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与讨论,激发了许多年轻读者的创作兴趣。

在其获得诺奖殊荣后的短短几年间,中国书籍市场上流通着大量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著作,这些作品为中国年轻一代作者提供了无尽的滋养,其中便包括日后同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

1984年,时年29岁的莫言第一次拜读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作品《百年孤独》,年轻的他十分震惊,但更觉遗憾——原来这世间的小说还能够用这种方式来写。

在翻阅十几页之后,莫言像是感觉烫手一般将这本书放下,他怕自己为这本具有魔力的巨著所着迷,深陷其中不得自拔,于是干脆选择不阅读它。

但谁曾知,其实莫言当时阅读的《百年孤独》,实际上是一本盗版书。直到2010年,中国出版界才拿到了《百年孤独》授予的版权,此后,正版才在中国得到印刷推广。

说起此事,作者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还曾与中国出版界有过一段恩怨,甚至一度发誓,称死后150年都不会授权中国出版他的作品,这又是为何呢?

恩怨起源

1990年,加西亚·马尔克斯到中国进行文化交流访问,但这一趟并没有使他对中国留下良好的印象。

在到访北京和上海等多个一线城市期间,加西亚·马尔克斯发现在书店中随处可见自己的作品,但是这些作品都没有取得正式授权,属于出版社擅自出版。

这种不问自取的行为激怒了加西亚·马尔克斯,他立即对前来参与交流的文化界人士愤慨直言"各位都是盗版贩子啊!"此言一出,众人都觉十分难堪,当时中国文坛巨匠钱钟书同样在场,他在面对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火气时也自觉无言以对,只得低头不发一语。

随后,哥伦比亚驻华大使尝试缓和当时的局面,但是加西亚·马尔克斯怒气难平,甚至在结束这趟访问之后,撂下狠话,发誓说自己死后150年都不会授权中国出版自己的作品

两年之后,中国正式加入《世界版权公约》,业界逐渐开始形成版权意识。在此后的20多年间,曾经有超过百家中国出版机构多次向加西亚·马尔克斯本人及其所在国家驻华使馆提出申请,希望能获得正式版权的授予,在中国出版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正版书籍,但无一取得回应。

2002年,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不为人知的是,这家公司的总编辑名叫陈俊明,他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狂热书迷,甚至正是能够在中国出版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籍才进入出版界工作的,这个人的出现,最终促成了加西亚·马尔克斯对中国出版界的正式授权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自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成立开始,陈俊明便一直积极与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版权代理人展开联系。在长达六年的书信往来中,陈俊明始终站在读者的角度为卡门提供信息,两人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但版权授予却迟迟没有提上日程。

与此同时,与卡门联系的除了陈俊明,还有另一个关键人物,她名为猿渡静子,今时今日已经是新经典的副总裁,但在当年,她不过是个普通女大学生,只是比其他人更喜爱阅读,也更喜欢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作品。

她与陈俊明采取了同样的方式,以多年读者身份不断地给卡门联系,一封不回应,便写两封,还不回应,便继续写。就这样,猿渡静子以每个月最少一封信的频率不断地将自己的心意与热忱寄出,一寄就是五年。

终于,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2010年末,卡门为陈俊明寄来了一个包裹,其中便是授权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出版百年孤独中文版的正式通知

也许,有人会说,加西亚·马尔克斯食言了。实际上这次版权授予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在2008年,谨慎的卡门早已派出了一支专业队伍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对当下出版界的情况进行全面的深入调研,并在对多家出版机构进行长时间的筛选评估之后,才最终选择将授权基于新经典。

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一切都是求快、求富,求一步登天,出版业界作为知识信息的传播方也是如此,但人人皆如此便是对的吗?

显然不是,文化需要尊重,需要滋养,需要传播程序上的规范。在不同文化的交流传播过程之中,应当尊重所有参与方,尤其是作者的权利。当下,信息网络发达如斯,更需要每个人谨言慎行,保持清醒,彼此尊重,才能共同促进文化环境的和谐持续发展。今时今日,光是《百年孤独》一书,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超过一百个版本,丰富了世界各地读者的精神世界,为许多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提供滋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