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里的一场斗殴闹剧,藏着一个坑死大清的经济大坑

subtitle 朝文社07-27 09: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月落星沉

作为一部“处处是戏”的经典古装剧,从上世纪末火热至今的《雍正王朝》里,塑造了很多让人深刻的人物与剧情。第22集“孙嘉诚户部斗殴”的桥段,就是叫多少追剧粉丝印象深刻的一段。

在这段戏里,刚登基的雍正帝,正在为大清朝做工精美,充满“新朝新气象”的铜钱赞不绝口,接着就分分钟被直臣孙嘉诚打脸。这个又丑又倔的大清直臣,就为这“漂亮铜钱”的事儿,先痛打了户部尚书,又当着雍正的面,和督造“漂亮铜钱”的廉亲王(先前与雍正争皇位的八阿哥)互撕,气得雍正都骂他“成何体统”。可在等着孙嘉诚说完“斗殴理由”后,现场的大清高官们,却是都哑然了。

因为在孙嘉诚看来,自己不是无理取闹,而是这“漂亮铜钱”太坑:这铜钱之所以漂亮,是因为含铜量太高。而朝堂的银通兑换比例,和市场价“差价”有太大。所以不法分子拿了这“漂亮铜钱”,就会融了铸铜器牟暴利。官员们也能利用这“差价”发财:老百姓交税按照官价交铜钱,他们倒手就兑换成白银,分分钟就是一倍的暴利。“新朝气象”的大清铜钱,其实是“恶钱”,除了肥贪官,就是坑害小民,确实是坑!

在《雍正王朝》剧情里,这触目惊心的真相,也让雍正帝猛醒,表面上斥责了孙嘉诚,然后却全盘接纳了孙嘉诚的建议,对大清铜钱政策进行强力改革。深感雍正帝知遇之恩的孙嘉诚,也终为雍正帝的“新政大业”洒下一腔热血。他的耿耿忠心,当年也叫多少观众边看边抹眼泪。是为《雍正王朝》里戏份不多,却塑造得极为成功的一个角色。

不过,倘若放在真实的历史上,倘若孙嘉诚的这段怒吼,真被雍正帝及其“哥几个”听到,恐怕都得齐齐哂笑:你说的“铜钱太漂亮”的毛病,当我大清不知道?

一、铜钱问题,“康乾盛世”不敢马虎

实事求是说,在清朝中前期,特别是“康乾盛世”的一个多世纪里,清王朝做的非常好的一条国策,就是铜钱政策,即“铜政”。

在清朝之前,“恶钱祸国”的教训历代都很多。被清朝“接盘”的晚明王朝,也是在“恶钱”问题上吃过血亏。所以“清兵入关”后,对“铸钱”也是极度重视。在户部设立了“宝泉局”,工部设立了“宝源局”,专门负责铸币,地方上也设有“铸局”,形成完备的铸币体系。

而对于孙嘉诚悲愤怒斥的“私铸”问题,清王朝也严格重视,所以大清开国时起,就有明确规定“民间不得使用和出售5斤以上的铜器”类似规定,并且“只有一品官员才能使用黄铜器皿”。所以即便有《雍正王朝》孙嘉诚揭示的问题出现,奸商即便重新炼制铜器,也不能放到市场流通,反而白白砸手里。

而且叫康雍乾诸帝底气十足的,就是大清朝手里充足的铜:首先是与日本的“洋铜贸易”,康熙年间起,清王朝就在苏州设立“官局”“民局”,由“官商”“民商”出面,去日本采购“洋铜”。从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初,以日本幕府的官方统计,日本流入中国的铜就在一亿斤以上。由于日本铜价便宜,所以这些被用来“铸钱”的铜,也让清王朝大获其利。

另外还有“滇铜”,即盛产铜矿的云南,在清代得到了大量开发。特别是十八世纪下半叶起,“滇铜”的开采量保持在每年一千万斤的水平上,轻松“反超”了“洋铜”,成了清朝铜材的主要来源。凭着这充足的铜,清朝的铜钱,也就有了稳定保障。

更有趣的是,大清官府制钱,更有中国传统“高科技”冶炼技术作为支撑,在制钱中“掺杂部分合金”,又因白铅性质脆,所以“加入少量黑铅”,形成“三色合金”。到了乾隆时期,专门针对《雍正王朝》剧中这种“私毁私铸”的问题,朝廷还有更高的招儿,“在制钱中加入锡,制成青钱”。这样的话,要想重新炼成铜器,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所以,在康熙至乾隆时代,其实是清王朝的“制钱”执行得最好,铜钱质量最好的年代。清王朝铜钱稳定的发行与运转,也成了“康乾盛世”的重要保障。那是不是可以说,《雍正王朝》的这个桥段,是“抹黑”了清朝呢?其实也不是!

因为关于制钱中“含铜量”这回事儿,却实实在在关乎到大清经济发展的命运兴衰,是“重头戏”。虽然雍正年间的铜钱问题,没有剧中孙嘉诚说得这么严重,但这铜钱问题,却在清朝中后期,变成了大清朝衰败的重要原因。当然,问题并不是孙嘉诚说的“铜钱含量太多”,而是大清的铜钱,铜越来越少。

二、大清的铜钱,为何铜越来越少

早在鸦片战争前夜时,清朝的铜钱“用户”们就发现,怎么大清的铜钱,越来越不像样了?

今天的许多收藏界人士都认为,清代的铜钱里,属中前期的“康熙通宝”“雍正通宝”最靠谱。但“道光钱”“嘉庆钱”就各种不像样,含铜量低得多。咸丰帝以后就更没法看了。制钱里锌、锡等杂质越来越多,造成铜钱成色越来越差,这个弊病积重难返,无疑给大清经济带来致命打击。

一来,制钱中铜含量越来越少,“钱”变得不值钱,在白银兑换制钱的汇率政策里,制钱同样不占优势,又加重了地主阶级对老百姓的剥削和压榨;二来,市面上流通的制钱越来越“不值钱”,原本一枚制钱可以买来的,现在要五枚制钱才能买来,这就无形中加重了通货膨胀,进一步恶化经济形势,给清朝经济埋下隐患。

至于铜为什么越来越少,这就不得不和大清后期的腐败朝政与政治时局联系起来。在经济繁荣的康乾时代,铜的来源可谓是非常充足的。内有铜矿开采,外有洋铜交易,源源不绝。而当了清朝中后期,尤其鸦片战争撬开中国国门,情况就发生了大转变。一方面是日本政府国策改变,以及战争期间贸易格局完全打乱原本的洋铜贸易,让大清原本每年可以从洋铜交易中获得的几十万斤铜,统统化为乌有。按理说,大清王朝自恃“地大物博”,即便失去了与洋人交易,也不至于一下子就没了铜材料。

但无巧不成书,紧接着就面临着另一个“缺铜”的致命问题——原本赖以产铜的云南铜矿,好巧不巧在鸦片战争前夜垮掉。而云南铜矿之所以垮掉,是因为“厂欠”作为致命问题早已积久成疾。“厂欠”说白了就是赔钱。赔钱又有两个原因,一则开采铜矿成本高,而官府收购价格低,久而久之造成价格上的差异累积,二则由于清后期官员腐败,高级官吏甚至公开收取“归公铜”、“养廉铜”,在铜制钱方面贪污敛财,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制钱含铜越来越少。

如此一来,哪里还有那么多铜,可以铸造出《雍正王朝》那种外形美观、利于观瞻的“铅四铜六”制钱呢?

特别是到了咸丰年间,由于铜材料极其稀缺,清朝制钱用起库存旧铜,勒令商民百姓捐铜,甚至后期制钱干脆就没有了铜,造成“烂钱”来替代制钱,更是加速了经济形势剧烈恶化和通货膨胀,直接导致大清经济山穷水尽,被掏空了。而且,这时候恰逢鸦片战争后列强侵华,大量割地赔款,白银急剧外流,同时铜钱也在不断贬值,清王朝的经济在内忧外乱之下,彻底陷入了泥潭。

纵观大清发展史,因为一枚“铜钱”而引发的一系列经济恶果以及存在的种种弊病,实在令人深思。大清经济最终走向衰败,深究根源,首当其冲的就是僵化腐朽的经济政策;还有在那封建社会的泥潭中,贪官为逐利竭泽而渔,不思发展人人自欺,才落得个走向颓败和灭亡的结局。

参考资料:黄晓斌《试析清代制钱崩溃的原因》、陈希育《清代日本铜的进口与用途》、清秋子《货币历史》、王光尧《清代铜钱之沿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