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年前这部电影就预知了未来

subtitle
侠影映画 2020-07-25 12:3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凌初。

今天和大家一起聊聊冯小刚导演的贺岁档电影

《大腕》

冯小刚的《大腕》给我的初印象是新世纪的一部贺岁片,充斥着喜剧和闹剧的因素,当然其中也不乏悲哀,但总体来说仍旧是喜大于悲,因而不过是付之一笑。

但如今重拾这部作品却更觉其悲,许是世殊时异,又或许是当影片中的桩桩件件或嘲讽或暗喻的存在都一一落实之后方才体味到冯导内里描绘的悲凉,是从未有过的辛辣讽刺和荒诞。

《大腕》讲述的是好莱坞最具个性的导演泰勒赴华拍电影,同时雇佣了电影场下岗摄影师尤优将泰勒在华的拍摄过程做成宣传纪录片。与此同时泰勒遭遇瓶颈对拍摄进程一拖再拖引起制片人托尼的不满,托尼提议由别人操刀拍摄但仍以泰勒署名。不料泰勒突发心脏病,在送去医院之前留有"遗嘱"让尤优为他办一个喜剧葬礼,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

乍一看影片中呈现了一副众生喧哗的场景,自泰勒心脏病病发委托尤优为他办一场喜丧后,故事便开始精彩纷呈起来。丧礼在传统意义上本该是悲哀的,但在尤优的设计下却充斥着喜剧因素,但它又不单单是喜剧因素。尤优最初为了筹集筹备丧礼的钱财,而提出了招商广告位的方法,也正因此这场原本严肃的葬礼便成了商业的载体。

导演泰勒通过电影来消费观众,而他的葬礼又被尤优用做二次消费,短短的一场葬礼被赋予了各种商业价值,比如进场之后遍布广告词的气球,灵堂上价值不菲的家具,报丧鸟的广告以及丰乳霜等等,无一不是现代广告的入侵。

但与此同时,尤优又不仅仅是一个贪图钱财的唯利是图者,他对第三场招标果断拒绝,并直接声称放弃此次招标直接改成公益广告,用来打击盗版而维护知识产权。而他在招标会上公然宣称"葬礼是出卖自己,而盗版是出卖别人"掷地有声又发人深思,给了看似定性的人物形象增了些光辉,当然,他的形象又在后期同露茜的自述性对话中有了更进一步的明确,他坦然表示,最初仅仅是为了有钱举办葬礼,而后又想拿这笔钱去给王小柱和露茜做报酬,至于再多出来的就一律用予慈善事业。

同时医院里"重病垂危"的泰勒却在病房里看着电视上的直播,大笑着对尤优做出了评判,他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我喜欢他。众生喧哗的景象和复杂化的人物形象给影片增添了更多的可看性, 而一场场一幕幕的情景也正像是尤优对泰勒丧礼的描述,像极了场曲折离奇的喜剧。

影片的高潮是疯人院的一幕,不论是镜头一转出来的雅典学院还是里面李诚儒的那段经典台词都让人们津津乐道乃至赞叹不已。 《雅典学院》本是拉斐尔的一副名画,其中囊括了各个时期的文艺大家,而影片中却偏偏将这幅尽是天才的画卷置于精神病院之内,表明天才和疯子本就一线之隔,这不光是对尤优的映射,更是对泰勒的映射,与此同时也暗讽了精神病院的这些病患,堪称反讽的极致。 其次便是李诚儒的那段一镜到底的长镜头,也成了如今人人津津乐道并且评为神预言的经典:

“什么叫成功人士你知道吗?成功人士就是买什么东西,都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所以,我们做房地产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原本不过是哈哈一乐的存在一朝变现,不愧是黑色幽默的典型,也不愧是荒诞的极致,恰应了影片中尤优在寺庙时说的那句话,"境界就是眼界,是无限远",也不光说的是泰勒,更可以看做是冯导的拍摄技术。从某种程度上说,泰勒也是冯导的映照,乃至尤优在某些程度上也是代人发言,无论是对盗版、广告、知识产权还是商业化等等的态度都一针见血,都足以发人深思。

最后我想谈谈戏中戏。很多人认为《大腕》有匆匆结尾的嫌弃,甚至认为影片前三分之二堪称精彩绝伦但后期则有狗尾续貂的嫌弃,但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影片中让我印象深刻的镜头主要有两个,其一是在疯人院内露茜打算用电击的方式给尤优治疗,尤优坦言自己是装疯的情景,又说王小柱是真疯了,那一刹那尤优的样子在我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像极了一个疯了的正常人,也同精神病院那些正常的疯子形成对照。

其二就是影片最后泰勒喊了卡,方才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电影录制。但这场电影是从何开始录制的我们不得而知,可能是从最初,也可能是从尤优坦言自己不过是装疯开始,但无论如何解释我们都可以自圆其说。戏中戏的设定更增加了荒唐与无常之感,也更具黑色幽默的内涵。

19年过去了,我有点想念这部电影,不仅仅是电影里说的话,很多都实现了,而在当下的电影行业,常常有荒唐与无常之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