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县太爷,规划超过大部委,400亿盖烂尾楼只是冰山一角

subtitle 大猫财经07-15 07:45 跟贴 631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01

最近十几年,中国建筑界像是遭了灾一样。

从2000年开始,有一群“标新立异”的行为艺术家混进了设计师队伍里。凭借常人难以捉摸的审美,这些人在全国留下了不少造型奇葩的建筑——

比如在河北三河市,福禄寿三位老神仙就用钢筋水泥的形式下凡,肩并肩站在一起、化身成了著名的天子大酒店——据说寿星手里的寿桃还是个套房。

而在千里之外的重庆,泡面成了精。在重庆火车站附近不远,一座神似桶装方便面堆叠在一起的大楼拔地而起,给无数即将远行的游子指明了未来的道路。

在抽象的隐喻之外,直抒胸臆的表现手法也很受人民群众的喜爱。通过把生活中的实物放大到建筑尺度,行为艺术家们的思想也跟着得到了升华——

比如河北白洋淀的金鳖馆、还有四川宜宾的五粮液大楼江苏昆山的大闸蟹生态馆、以及由26个瓷罐组成的南昌万达茂

国外的建筑也是备受欢迎的模仿对象,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有6座巴黎凯旋门、3座埃菲尔铁塔、以及不下10座美国国会大厦,而这一数字还在高速增长中。

不过在贵州独山县的“水司楼”面前,这些造型各异的土味建筑统统都得败下阵来。

“天下第一水司楼”占地面积高达5900平方米,楼高99.9米总共24层,光吉尼斯世界纪录就拿了三个: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

有网友查了下,这座气势磅礴、用料讲究的“水司楼”耗资将近2亿人民币。今年二月份才刚刚摘掉贫困县帽子的独山县来说,这玩意怎么着都算是个大工程了。

02

这样的大手笔,出自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之手。

贵州的情况大家都清楚,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历史上一直游离在中央王朝的统治边缘。加上地处西南边陲,经济底子很差,一直也没能发展起来。

搞到最后,人们一提起贵州就是茅台和遵义,确实挺无奈的。

痛定思痛,当时的贵州省委提出了“加速发展、加快转型、推动跨越”的主基调和工业强省、城镇化带动的两大战略,说白了就是招商引资。

为了配合这个计划,贵州还曾在2010、2011年分两批从江苏、浙江、山东、河北、重庆等几个地方引进了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其中就有潘志立。

如果单从履历和背景来看,当时的潘书记确实算是独山县的救星了。在这之前,潘志立一直在江苏海安县任职,对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模式还是很了解的。

沿袭了过去的施政经验,潘志立一到独山就开始大刀阔斧推动改革,得了个绰号“潘大胆”,他做的最多的就是招商引资。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既然来了,就要让当地的发展少走弯路,培育一些已经成熟的发展模式”,最起码,每个乡镇都要建工业园区。

在独山县的十三五规划里,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被勾勒出了大概的轮廓——

能叫得上名的重点产业是一个不落:千万吨级钢铁项目,风能、太阳能、LNG等新能源,甚至还要建设新型建材示范基地,特种水泥、太阳能玻璃、电子显示玻璃等一应俱全。

除此之外,他们还打算大力推动纯电动、混合动力等新能源汽车及配件生产,打造汽车全产业链;打造LED产业链,发展集成电路等高端电子产品,甚至连中成药也没放过…….

总而言之,大工业、大旅游、大数据、大农业、大生态等概念一股脑揉在一起,规划规模快赶上发改委了,就是不知道县里有没有4万亿。

不过,不管这么做效果如何,听起来确实够唬人的。

03

这么多大项目等着上马,用钱的地方可够多的。

如果是手头宽裕的省份也就罢了,一个贫困县确实是没什么办法,踌躇满志的潘书记只能先为了钱而四处奔走。好在有政府信誉背书,刚开始借起钱来还不算太难。

为了融资,独山县还专门成立了很多融资平台。

据当地新闻传媒中心2017年的一篇报道,全县共有融资平台公司36家,其中,总资产规模达到60亿元以上的5家、30亿至60亿元4家、10亿至30亿元10家、10亿元以下16家。

不过即使是这样,借来的钱还是不够花。

比如前面提到的耗资2亿、气势恢宏的“水司楼”,其实只是独山县净心谷景区的一部分。在这个占地近208平方公里的景区里,乱七八糟的元素不少,总投资接近70亿。

2016年的时候,潘书记还亲自牵头上马了一个被戏称为“独山紫禁城”的项目。

在当地的文件里,这个项目号称是对1900多年前汉代毋敛古国的全面复兴,估算投资22.27亿,其中光交通路网,拆迁,照明,水电网的基础设施就要花掉8.48亿元,约等于那年全县的财政收入。

最牛的其实是一个叫“盘古庄”的项目,这个始建于2013年的大家伙占地面积有一平方公里,号称总投资50多亿、日均可接待商旅游客20万人次。


(观视频工作室)

不过自从2018年举办了一次古庄论坛暨经贸合作洽谈会之后,这片不伦不类、不中不洋的景区就一直处于荒废的状态之中,还是很可惜的。

为了迎接计划中汹涌而至的外地游客,独山县专门耗资数亿建了座富丽堂皇的博物馆。其实说是博物馆也有点牵强,反正馆藏大多是是21世纪的产物,扑面而来一股义乌小商品市场的高仿味道。

至于剩下的比如1亿的百井楼、2亿的独山香港科技城、4.5亿的中国天洞、10亿的独山经开区大数据中心、20亿的独山大学城、120亿的深河桥抗战遗址,搞了个体育场,可容10万观众,比周杰伦开演唱会的虹口足球场还大,可惜里面的草皮死光只剩沙子,连大门都不锁了……

类似的操作太多,实在是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04

在潘书记最风光的时候,在投资方面“锐意进取”的独山县还算是个看起来不错的投资对象。

据说为了展示独山的实力,县委曾经要求下辖的八个乡镇每两个月轮流举办一次项目观摩费,每次的花费都在60万到100万左右。

在阔气的排场和高息的诱惑下,没啥背景的投资人没理由不相信独山的诚意。

有人向媒体爆料自己曾经购买过独山的融资产品,按照不同的投资额度分为不同的档次,预期的年化收益率差不多有10%,赚钱的速度就快赶上炒房了。

雪球滚起来的速度是惊人的,花钱的时候大手大脚,等到还钱的时候傻眼了。

从去年开始,就有不少涉及独山县的投资产品出现了延期兑付、甚至违约的问题——

西南交投2017年定向融资工具、中经宏熙政信三号私募基金、坦沃资产政信305号私募基金、2017独山飞凤湖定向融资计划、好期瑞金21号私募基金等等,这些可都曾经是市场上的抢手货。

曾经有人替潘书记算过一笔账,在独山县被爆出的这400亿债务中,有相当一部分融资成本超10%,每年光是利息支出就高达30-40亿。

2018年,独山县的财政总收入不过只有10.08亿元,连利息都不够付的,潘书记留下的这个大坑,真不知道咋填。

挖了这么大坑的潘书记后来怎么样了呢?

原来他这么大鸣大放也是有很多私利在里面的,后来也走了很多贪官的固定轨迹:被调查、被双开、依法逮捕,提起公诉。

事后查明,在任独山县委书记期间,他滥用职权,擅自决定低价出让国有土地,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这个结果,只能用一个词形容:活该!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