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汉克斯再遭疫情影响,新片中他不是机长,是舰长

subtitle 四味毒叔07-13 21:39 跟贴 17 条

“最好不要与汤姆·汉克斯一同乘坐交通工具”,这是网友在看完汤姆·汉克斯新片后的忠告。

从《阿波罗11号》中的飞船,到《萨利机长》中的飞机,再到《菲利普船长》中的货轮,我们已经跟随汤姆·汉克斯经历了太多的冒险,好在最后都是有惊无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次,汤姆·汉克斯更是亲自操刀编剧,把我们带上了1942年北大西洋上的美国驱逐舰“灰猎犬号”。

电影《灰猎犬号》原计划2019年3月上映,后被推迟到2020年5月,再后来考虑到疫情影响,索尼公司将之推迟到6月12日。然而也因全球疫情的持续蔓延,索尼影业不得不竞价拍卖其流媒体播放权。

这不是汤姆·汉克斯第一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3月12日他在社交平台宣布他和妻子确诊感染新冠。此前他正在澳大利亚拍摄由巴兹·鲁尔曼执导的猫王传记片。

疫情也加速了美国流媒体江湖的风起云涌,亚马逊、Netflix、Apple TV+等短兵相接,以索尼5000万美元的报价竞价,最终Apple TV+以7000万美元的高价获得了15年的播映权,也成为其独家发行的首部大制作流媒体电影。

与此同时,马丁·斯科塞斯指导、小李子与德尼罗主演的新片《花月杀手》也被Apple TV+以2亿美元的高价接手。

就在去年《爱尔兰人》上映前后,马丁·斯科塞斯曾表示在跟Netflix签约时没想到大家是用手机来看电影:

“过去20多年里,我既拍院线电影也拍电视电影,但从未为手机拍电影,我不知道怎么弄,我不明白。我希望大家,如果看我的电影,请一定不要用手机看,至少用大的iPad。”

《灰猎犬号》7月10日在Apple TV+首播,汤姆·汉克斯也同样表达了马丁·斯科塞斯的无奈。他说“心彻底碎了”,“我不是要惹怒苹果高层,但是电影院与网络就画质和音质来看,是非常不同的体验。”

电影改编自C·S·福里斯特1955年的小说《The Good Shepherd》,C·S·福里斯特(1899.08.27~1996.04.02)被誉为最伟大的海军小说作家。他的“霍恩布洛尔”系列小说是描写拿破仑战争期间英国海军军官故事的经典。一个没有读过霍恩布洛尔故事的海军军官,难以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海军军官。

此外,C·S·福里斯特作为编剧将“霍恩布洛尔”系列小说改编为《怒海英雄》系列电影,与此同时早在1953年就编剧了二战时期海军题材电影《海上英雄》,以及1960年的《击沉俾斯麦号!》。

《灰猎犬号》以C·S·福里斯特的小说为基础,以大量写实的驱逐舰操作和海战作战细节赢得了大批军迷拥趸,加上汤姆·汉克斯的真实演绎,又为集齐“海、陆、空”画谱上增添了一位有血有肉的英雄角色。

电影《灰猎犬号》除了汤姆·汉克斯饰演的厄尔舰长几次闪回外,基本以顺序叙事,结构工整、节奏紧张,同时以丰富的细节塑造了各个工种的海军士兵和将官。

影片从开场就告知所有观众这是一个“最后50小时营救”的倒计时战争、冒险电影,在美国驱逐舰“灰猎犬号”的指挥下,由37支盟军船只组成的护航舰队要在没有战斗机护卫的情况下穿越北大西洋的“黑暗海沟”,同时还要与德军U型潜艇狼群的周旋。

周旋的过程一波三折、惊心动魄,在手机上观看确实折损太多效果,百余字文字描述更是不能描述,还得由各位自行选择最佳观影方式体验。

本文更想聊的是其中的宗教隐喻。

厄尔舰长在驱逐舰上的出场和结束都在读《圣经》,指挥过程中也以《圣经》中的话砥砺自己,除了塑造这个有基督教信仰的舰长外,更是与小说本身有关。

小说原名《The Good Shepherd》,直译的话为“好牧人”。这个词出自《圣经·约翰10: 11-28》:

“I am the good shephered: the good shepherd giveth his life for the sheep.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

But he that is an hireling, and not the shepherd, whose own the sheep are not, seeth the wolf coming, and leaveth the sheep, and fleeth: and the wolf catcheth them, and scattereth the sheep.

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

The hireling fleeth, because he is an hireling, and careth not for the sheep.

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

I am the good shepherd, and know my sheep, and am known of mine.

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

As the Father knoweth me, even so know I the Father: and I lay down my life for the sheep.

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

And othe sheep I have, which are not of this fold: them also I must bring, and they shall hear my voice; and there shall be one fold, and one shepherd.

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

Therefore doth my Father love me, because I lay down my life, that I might take it again.

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

这样便更容易理解没有出场露面的德军潜艇广播中自称是“狼群”的原因了,而电影中厄尔舰长特意让士兵把他的羊皮大衣拿出来穿上,也就有了更多的宗教意涵。

“好牧人”是耶稣的自喻,而电影将小说中马汉级驱逐舰基林号的呼号“灵犬”(Greyhound)作为驱逐舰的名字,更是突出了在牧羊人的指引下牧羊犬守护羊群的比喻。

如此,《圣经》“好牧人”、灰猎犬号、德军潜艇狼群、羊皮大衣等都串联起来,也就为这部电影涂抹上了浓厚的宗教色彩。

此外,《灰猎犬》号中还塑造了两个黑人炊事兵,第一个是乔治·克里夫兰,为厄尔舰长准备了多次饭食,从早餐、午餐到晚餐,直到在一次装弹中被击中牺牲。然后第二个炊事兵皮茨出场。这是全片的另一条明晰的线索,也是突出厄尔舰长50小时未进食、只喝咖啡力撑到底的毅力。

这个的设计让我想起韩三平、黄建新导演的《建国大业》中范伟饰演的厨师郭本财,当然这两个人物的牺牲有很大的不同。乔治·克里夫兰是作为兵而牺牲的,而郭本财是为了领袖的一顿早饭。

韩三平与《灰猎犬号》也是有很大的关系,韩家女的正夫影业作为第四出品方出现在影片的片头,而韩三平和张强也是本片的执行制片人。这也近两年继博纳影业出品《决战中途岛》后又一部国内公司参与的二战题材影片。

如果没有疫情,如果影院早日复映,相信我们可以在大银幕上看到这部电影。

希望疫情快点结束,希望影院复映,我们可以重回影院,坐到最合适的位置看电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