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没?西方乱港这波操作,其实是老套路了

subtitle 百万庄通讯社07-13 15:57

打着“自由”与“民主”的幌子,将别国内部问题转变为国际问题,是美国破坏对手稳定性的惯用策略。

西方干预的“老套路”

自2019年“修例风波”以来,香港已成为国际媒体报道的一个焦点。尽管此前香港还发生过其他抗议活动,但毫无疑问,2019年之后,有关中国内地与香港问题的言论越来越多,但也越来越言过其实。

无论中国对香港采取何种措施,都会被立即贴上“镇压”、“控制”和“反民主”的标签。因此,大量来自西方的批评和反对声音也随之而来。比如很多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的指责,便是基于对中国主权、立法作用及意图的不了解、误读甚至是被操纵。

这种情况并非偶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2019年11月3日,位于湾仔的新华社香港分社(新华社亚太总分社)惨遭破坏。

西方媒体从“支持民主”的角度来形容和报道香港一系列的示威活动,实际上为美国创造出一个完美舞台——用香港作为“特洛伊木马”,顺利地将中国塑造成与美国领导权、国际价值体系相违背的“敌人”形象,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明显意图。

打着“自由”与“民主”的幌子,将作为对手的国家的内部问题转化为国际问题,不过是美国破坏目标国家或地区稳定性的惯用伎俩。这种伎俩通常是为了转移国内民众注意力,赢得选票以及为其国际政策进行背书。

如历史所示,这种策略不仅没有成功,还给卷入其中的国家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比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这些都是深受其害的例子。

然而,中国是一个完全不同类型的目标。

当前的国际体系是数十年来我们所见过的最脆弱的体系,在这个国际体系下,美国使用“老套路”可能会对全球都产生令人遗憾的影响。

拓宽对香港实际情况认识的角度,以及更进一步理解中国必须颁布国家安全法的原因,对于阐明某些问题显得非常重要。

香港历史的真相

在解释香港问题时,自由和分裂的言论导致人们认为中国在某种程度上对香港没有正当的主权。但我们要知道,香港一直属于中国,这点毋庸置疑。

鸦片战争时期(1840-1842),也就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悲惨的那段时期(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香港沦为了大英帝国的殖民地。这百年来的屈辱与挫败感也让中国下定决心要彻底结束西方的殖民统治,重建家园,并实现国家的统一与民族的复兴,同时和平发展,增强国力,直到没有任何外国势力可以再次入侵中国。

在英国对香港155年的殖民统治期间,香港岛并没有自由,也没有民主。香港由英国总督领导统治,所以没有选举,没有自主立法权,也没有宪法可言。直到条约即将期满,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突然对香港岛上并不存在的“自由、民主”,以及资本主义制度的未来表达起了担忧。显然,这是英国试图提出“与中国共治香港”的一种尝试,这样,英国就不必彻底撒手撤离。但是,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决心彻底翻过中国历史上这一糟糕的篇章,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国两制”模式建立起来。

△ 1984年12月19日,邓小平会见来华出席《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仪式的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向她阐述“一国两制”的构思。

在1997年中国合法恢复了对香港岛的主权之后,民主,特别自治权,以及法律制度等才在香港得以真正实现。而资本主义制度,经济的增长、社会的稳定、福利政策以及财政支持等诸多方面,也是在1997年之后才得到了更好的保障。香港的繁荣与稳定可以说几乎完全依赖于中国内地的支持和彼此间的关系。

“一国两制”是中国中央政府坚持的一项根本原则。中央政府立法来保护香港的安全并不是对其的侵犯,因为香港本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央政府拥有领土主权。

香港抗议活动的真相

香港的抗议活动在世界上往往被描述成底层青年对民主的有机表达。但是,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后,一些抗议活动领导者的行为(如颇受争议的黎智英),还有抗议活动的标志和口号,尤其是美国及一些“民主”机构的宣言却表明,其表达出的更多是一种仇外的态度,而且,相比于自然表达,背后更多的是西方资本在操纵支持。

在这一点上,有必要澄清的是,果然如预料那般——英国人并没有完全离开香港岛。他们打的算盘是,在美国的支持下,英国的势力在香港得以一直存在,以便随时或最终破坏中国对香港的主权。

就在1997年之前,英国人在香港建立了一个部分选举但主要是由英国直接任命的政府,并成立了多个政党。自此之后,还花费数百万美元用来资助香港的各类机构。比如,美国政治作家萨拉·弗朗德(Sara Flounder)曾言:“香港职工会联盟(HKCTU)接受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助,同时还有英国的支持。它在中国各地鼓吹宣传自己是‘民主,独立的联盟’。这个成立于1990年的职工会联盟,其目的是打击并削弱成立于1948年的香港工会联合会(HKFTU),尽管目前拥有41万名成员的HKFTU仍是香港最大的工会组织。”

△ 2019年9月22日,香港工会联合会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酒会。

根据维基百科的注释,HKFTU是香港传统的亲北京、亲共的工会之一。HKFTU在香港立法会和香港区议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均占有席位。

美英资助或支持的机构组织对人们特别是对一些甚至没有居住在香港的年轻人,宣传西方思想及其他思想,还煽动反华、反共。所以,当示威者们在示威期间高举英国和香港殖民地的旗帜,吆喝着“香港人的香港”这种明显带有仇外态度的口号时也不足为奇。而且这种仇外通常指的是反对内地人进入香港。

另外,在示威活动中还出现了美国的旗帜,当时示威者高唱美国国歌并请求特朗普“解放香港,捍卫宪法”。这一切正如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引渡条例草案取消后所说,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已经升级成了分裂主义的反华活动。活动的领导者们甚至没有否认这一说法,还重申了他们希望推动西方国家对香港进行干预,并“解放”香港的妄想。

香港普通民众要求这些暴徒停止聚众滋事、停止损毁公共财物。正是因为他们的破坏行为,整个城市经济几乎陷入衰退,普通民众希望中国能恢复香港的社会稳定。

△ 根据今年7月12日海客新闻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一位香港市民以一敌众,怒骂黄之锋为“汉奸走狗”“卖国贼”。

在国安法禁止外国资助抗议活动,危害国家安全之后,美国公开承认曾为2019年香港抗议活动提供资金,并被迫冻结了计划资助“乱港”组织的200万美元。另一方面,那些组织领导抗议活动的团体在得知无法获得任何外国资助后,纷纷决定关闭自家办公场所。

如果这些团体仅仅因为它们有外国资金资助才去运作,这是否也意味着当地人其实并不像外国媒体描绘的那样支持抗议活动?

中美,谁在威胁谁?

如上文所述,香港问题理所当然算是中国的内部事务。那么,为什么中国不得不对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呢?让我们看看最近中美之间发生了什么。

美国已公开宣布中国为美国的竞争对手,并称中国对国际体系构成了威胁(美国也由此采取了多方面的行动)。在军事上,美国对中国进行了包围(美国800个海外军事基地中很多都围绕着中国)。除此之外,美国还与中国展开了贸易战。2020年,特朗普又“孜孜不倦”地将新冠肺炎疫情归咎于中国,并要求中国对全球疫情大流行负责。无论从哪个角度审视,中国的和平发展、经济自由、国家福祉和安全都受到了美国的公开威胁。

在2020年新一轮总统大选活动如火如荼进行的背景下,美国利用中国作为烟幕弹,将民众注意力从内部问题(疫情等)上转移开来。联系到文章开头提到的美国传统战术——将别的国家内政转变为国际事务,很明显,香港已成为特朗普手中一张用以破坏中国局势稳定的王牌。

因此,国家安全立法是中国保护国家免受美国威胁的合法途径。只有通过这部法律,中国才能保证香港拥有可靠、安全及基本的社会进程。也只有在繁荣与稳定的背景下,“一国两制”才能在未来27年内得到更进一步的落实和发展。

历史告诉我们,外国对一个国家或地区内部事务的干预并非是出于多么无私的目的,这不过是一种旨在使霸权受益的战略。美国正在一步步触发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加剧与中国的对抗而非促进彼此的合作。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对于世界来说,中国拥有一个非常切实可行的对外政策,不会寻求从战争中获利。香港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它不应成为国际对抗的焦点。

撰文 / Lina Luna

(中国问题专家,哥伦比亚亚伊科斯特纳多大学研究员)

编译 / 文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