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再见到那个叉车师傅时他已发家致富

subtitle 大海情感07-13 05:31 跟贴 2 条

我是搞流动补胎的。

近段时间的活儿的确少了,也许与大环境有关。

就如今天,我就在房中宅了一天,一直到了晚上九点,才有一个老熟客叫我去干活。

一直到了了午夜一点多,我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一个电话。

我接听了,问我是否还补胎,我当然补了,于是叫我去补胎。

我叫他加我微信,发个定位给我。

随即就收到了一个定位,原来我和他早已经是微信好友。

只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去到那里,他正在等我。

我不记得他,但似乎有点眼熟。

我在给他补胎过程中,聊了一些问题。

他这是一台七吨的新的叉车。

“这是不是一台新的叉车呀?”

“是的,今年才买的呢。”

“多少钱呀?”

“差几千就十万了。”

“这么贵啊。”

“我一下子买了两台,另一台七吨的,二十四万。”

“噢!”

“厉害厉害,看来赚不少呀!”

“回本都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原来,他在两年前叫过我补胎。

那时,他有两台五吨的叉车。

之所以这么久没有叫我补胎,是因为那两台叉车都换了实心胎。

“干工地的,如果不换实心胎,补胎都补到怕!”他说。

的确如此,这两年来,那一大帮叉车佬都纷纷换了实心胎,害得我几乎都没有叉车胎补了。

我没事做,他们省不少心,也省不少钱!

这帮叉车佬是怎么赚钱养家的?

他们的资本就是买叉车回来,这些叉车六万到三十万一台。

之后摆到村口的路边,车上粘贴着联系电话。

另外,他们也用不干胶做成可以随处粘贴的小广告,到处张贴。

(当然是可以张贴的地方才贴)

但凡有要卸货的,比如工地卸砖头的,都要找这种叉车。

我还不太清楚他们是怎么收费的,但有时可能是按时计酬。

有时可能是按“叉”计,每一叉多少多少钱。

所以,但凡有点儿活儿干,他们一天下来几百到几千块是不成问题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