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扎心的诗词: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subtitle 明月长照07-11 17:18

曾经,小月以为世上最扎心的话便是那句:待一切平复,我会回到你身边!

如今,在读了许多的诗词后,渐渐觉得,人生之悲,永无止境。最让人扎心的,还是诗词中的意境所在!

“扎心”的理由是它会引发读者的悲伤,而这种悲伤,是冥冥之中的无所依,源头是伊始,岁月增加了它的深度,一旦踏进,便会沉溺其中。都说喜剧是最大的悲剧,悲从喜来,期望就像是桃花源,眼中憧憬的一切让彼此心神荡漾,却不知,触摸不到的一切,全部是空虚的,最后徒剩落寞。但人生本就喜怒无常,就如弘一大师经历了生活的一切之后,终了之际,留下“悲欣交集”的绝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日,我们不论人生,只论诗词。此一首最扎心的诗词,小月与你细品之!

《青玉案·年年社日停针线》

宋·黄公绍

年年社日停针线。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
春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社日是古时祭祀土神的日子,分春社与秋社,《统天万年历》里有云:“立春后五戊为春社,立秋后五戊为秋社”。而每逢社日,妇女有停针线的习惯,在《墨庄漫录》中云:“唐宋妇人社日不用针线,谓之忌作。”张籍的诗中曾云:“今朝社日停针线”,此即词人所指之意。

词人一开始就着意于远方的爱妻,想着:在这社日来临、百无聊赖之际,她一定会因为思念异乡的丈夫而愁绪万端!此时此景,连春燕都成双成对,而我们却只能相隔万里,如此一想,更不禁让人惆怅。这里用春燕的成双来反衬夫妻的分离,不用细致的描写,一个忧伤憔悴的思妇的形象在目前。

眼前的情景,无不在暗示着这对不幸的夫妻已经历了长期的别离,今日的忧伤也只不过是往昔的延续罢了!

看!今日江城春色已过去大半,词人他还独自羁身于乱山深处,寂寞地伫立在小溪畔,固守着离愁之苦。“乱”字包含了词人全部的况味,它既意味着词人身世的孤独,又象征着夫妻间离愁别绪的紊乱和深重。因此,词中所写的“乱山”,就不仅仅是一个客观存在,同时也是引起词人愁思情感化的产物。它的沉重与凄凉,使我们自然而然就联想到此时词人精神上的压抑和他自身的寂寞,这与意中人凄凉的处境遥相呼应,更显得沉着动人。

春衣已破,谁为补缀?一想到此,词人便不由得泪洒春衫。以往,古人表达相思之苦,不外乎为两种情形:或是以物喻人,或是直抒胸臆。而在这首词中,词人他抛弃了以往陈旧的方式,选择了用日常生产中最普通的“针线”情节作为表达夫妻情感的契机,这样的表达,具体而不抽象,真切而不矫饰,正如贺裳所评:“语淡而情浓,事浅而言深。”

最最最扎心的一句来了:“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这四句是全词的关键所在,也是写得最精彩的片段!它的高妙之处在于词人把思念之情落实到具体事物上,由此显得充沛之至、缠绵之至,小月读来,滋味万千。

这一句,从形式上看,它很像晁补之《忆少年》一诗中的起句:“无穷官柳,无情画轲,无根行客”,排句连蝉直下,给人以气势非凡之感;从意境上看,它更接近李商隐《春日寄怀》中的诗句:“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的韵味。

读此,我们眼前便不自觉浮现这样一幅画面:落日时分,词人他解鞍驻马在芳草萋萋的河岸,虽有鲜花在旁,却无人帮他佩戴;虽有美酒在侧,却无人与他推杯换盏;纵然是醉了,也无人照管!啊~这是多么凄楚的情景,多么寂寥的时光!他所思念的人儿远在天际,此时想回到她身边也回不去!

一曲终了罢,欣然接受之。

于此,词人的情感恣肆了,笔调放纵了,读来却不会使人产生轻薄之感,其中奥秘,正如陈廷焯所说:“不是风流放荡,只是一腔血泪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