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方要求护士道歉,医院:不可能!

subtitle 护士网07-09 23:09 跟贴 19044 条

来源:江淮医学 (转载已获授权)

有个网友,网名叫“人生大戏待乐起”。

6月24日,他在微博上,上传了在医院病房里拍摄的一段视频。

视频中,应该是一位管床的女医生一大早来查房。

病人是个孩子,孩子的父母指责医生的态度不好,男的还想动手打医生。孩子的妈妈说,护士来了,那都是很温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视频中,孩子妈说:哪有你这态度的?

女医生委屈的说:我咋态度呢?

孩子妈说:明天早上我找院长去!

女医生只好说:你找呗!

孩子妈说:你要这样跟我说你……

女医生说:你看我不一直这样吗?

大家自己看视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视频
患方要求护士道歉,医院:不可能!

视频来自@人生大戏待乐起

这件事具体什么原因,不是太清楚。但是,像这种将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医生看成海底捞的服务员一样的患者及家属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

前天,我们“江淮医学”就曾报道过,四川南部县医院公开回应一名患者通过网络平台发布信息《》。

南部县人民医院,在视频为证的情况下,明确指出“医护人员在接诊服务过程中服务规范,不存在’黑脸‘”。

但是,像南部县人民医院这样不偏不倚,以事实为依据,不以牺牲职工来“和亲”患者的领导,在现实中,说句实话,实在是太少了。

从不少同仁在那篇文章下面给“江淮医学”的留言,就可以看出。

我撷选几个留言,大家不妨自己品读:

@CZ:说有一位患者,骨科,她说腰痛,叫我们叫医生过来看她,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她投诉到院长那里,说护士讲了一句痛就痛,又没痛死,试问哪个护士嫌命长敢说这种话,后来没查出来谁说的,病人也讲不出那个护士的样子,全科每个人扣100,就为了安慰病人,这个病人再一次住院,每个人都互相叮嘱不要与她过多讲话,免得惹祸上身。

@文静:说实话啊现在对病号得跟伺候爷爷奶奶似的伺候,没有谁敢给病号及家属脸色看,一个投诉不管谁对谁错就是医生护士的错,罚款二百元!记得以前门诊有个病号去开慢性病药物,因为周日慢性病门诊不开门,我们同事好心提醒周日不开门,病号说什么?你大声点说,同事提高音量又说了一遍,病号说你那么大声咋?吓着我了,不开还有理了!唉,我们真是无语了!

@鼻科医生:我曾在卫生院遇到一个给孩子开感冒药的家长。我问了以后觉得需要检查,且排除支气管炎。就让她带孩子过来。她说孩子上学不能耽误,看着办就好!我不肯,结果她满口脏话把卫生院门诊里的医生骂了个遍。卫生院的医生无奈的安慰我“不要跟她生气跟,我们早就习惯了”!停了这话,我真是替我们医疗行业感到悲哀!

@看陌上烟花开遍:疫情防控期间,某门诊接待了一个来访的阿姨。没戴口罩,不给看健康码,说没带手机,还说没带身份证,不记得身份证号码,不能在流行病学调查的承诺书上签名。要求借用工作人员手机给家属打电话,打过之后过了一会儿,来了个伯伯。阿姨接过伯伯送来的手机后,在手机相册里翻找了一下,点开了一张洛康码。工作人员赶紧跟她说以前的图片不符合防控查验要求。阿姨就开始硬闯,嘴里还说别的地方这就行,到你这就不行。之后,就开始辱骂工作人员算什么东西云云。自始至终,工作人员一直微笑接待,没起高腔、没用任何不符合医疗服务规范的词汇和用语。那阿姨和伯伯辱骂时,也骂不还口。晚上近9:00,该工作人员接到上级领导电话,说对方要投诉,问当时情况。了解情况后,说明天要给对方道歉。在全球防控形式依然严峻,国内疫情在全国上下做出巨大努力与牺牲才取得目前趋缓,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情况下,不配合防控预检,欲硬闯入内,还辱骂防控工作人员,防控人员持续微笑服务、骂不还口的情况下竟然要投诉!而医疗机构管理人员还要去跟对方道歉?

看完之后,我想大家就会明白,为什么患者对医护人员的挑剔会越来越苛刻,对医护人员的态度指责越来越多?道理很简单,像南部县人民医院那样硬气公允的领导很少,而视医护人员为服务员,视患者即上帝的医院领导却很多。

在部分人眼中,偏见与误解,是他们去医院常戴的一款经典“有色眼镜”。似乎医生天生就应该为他们卑微的治病,并且不允许治不好和一点点差池,因为他们是花了钱的,甚至荒唐到将医疗费与医药费的昂贵,全部都怪罪在医生头上。

既然是花了钱的,自然就以消费者自居,就一种住院如同住酒店的错觉。觉得自己要求任何事,医务人员都必须得满足。

我在临床就真实的听到过一些患者和家属叫护士服务员。

“服务员,给我们拿个脸盆”。

“服务员,给我打杯开水。呃,呃,服务员,叫你呢,没听见吗?”。

听到这些,我真的哭笑不得。你说这种角色定位,会不趾高气昂稍不遂意就投诉喊屈吗?

小编就曾说过一件事:

有一个护士小林,在儿科工作。一天来了一个5个月的宝宝住院输液,5个月大有23斤,全身肉呼呼,四肢犹如莲藕分节,手背是胖嘟嘟的包子手,还有淤青的胎记,手背足背轮流扎上止血带,找不到血管,最后在头部找到一根极细的血管,进针没有回血,退针就肿了起来。

小林一边道歉一边喊来资深同事帮忙,结果第五针才扎上,家人不愿意了,闹着要赔偿要说法,一针索赔1000元。

好在医院的处理大快人心:

一、 鉴于家长不配合,建议转院治疗,截止此时所产生费用,由医院承担;

二、 如不同意转院,就必须无条件配合,否则拒绝给患儿治疗;

三、如患方继续无理取闹,就报警处理或由保安强行驱除离院 。

你说这态度,既符合人性又有刚性。一下子就让患方明白了自己的无理取闹。表示不投诉也不要说法了,就让护士小林道个歉。

结果医院霸气回复:不可能!

家属说:这一小小要求也不行么?

医院明确告知:不行,我不知道我们护士错在哪里,凭什么给你们道歉?!

最后,患儿家属只好不了了之了。并且,整个住院期间,都对医护人员客客气气。

这件事告诉我们,医护人员的脸面是谁给弄丢的?医护人员的尊严,只有谁,才能重新找得回来?

答案就摆在那儿!

医院如果都从保护自己医护人员的角度出发,原则性问题绝不让步,那么,医闹医暴就会自然渐行渐远。

许多人都强调医德,认为医德比医技管用。我就纳闷了,要是医德比医技管用,那学医只要上孔子学院就行了,何须苦读七年的医学院校。

不是说医德不重要,我一直认为,医德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医生用以要求自己的,不是患者或者全社会用以要求医生的。

我一直认为,一个医生只要能遵守法律法规及岗位职责,他就是一个合格的医生。如果他能自我更高要求,把职业当成使命,他就是一个近乎佛的医生。

但多数人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成佛成圣者,总在少数。而世人却偏偏,总是以俗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以圣人的标准要求他人。在需要的时候,总是乐于将医护们推上神坛,悬壶济世,妙手回春。而当稍不满意时,便獠牙尽露。人性如何,皆在此间。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连救命的恩人都骂,那么,你还谈何良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