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还没走,猪流感又要来?!

subtitle 大力嬷嬷07-09 09:30 跟贴 14 条

今年可以说是多事之秋。新冠反扑的热度刚过,猪流感又登上热搜。据外媒报道,中国科学家发现G4 EA H1N1猪流感病毒正在不断“进化”,且已具有大流行趋势。很多人对此更加恐慌,今年还能不能好了?今天,小编就来说说猪流感这件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起猪流感,在09年以前,大多数人都觉得它离自己很遥远,唯一关心的就是别买到不合格的病猪肉。但是当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原名:人感染猪流感病毒)爆发,中国12.7万人确诊病例,全球有近20万人因此死亡,历时近一年,疫情才彻底结束。人们才清楚地认识到猪流感的威力,意识到它离自己并不远。

流感病毒分为甲、乙、丙三种类型,其中甲型病毒的宿主范围最为广泛,包括人类、其他哺乳动物、蝙蝠和禽类物种[1],因此就有了猪流感、禽流感和人流感。

无论是哪种流感病毒,想要入侵宿主,都需要它和宿主呼吸道上的受体结合。由于各种宿主体内的受体结构不同,就导致有的流感病毒独爱人类,有的独爱禽类。但猪不一样,猪的上呼吸道同时存在人的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受体[2],因此这些病毒可以在猪身上聚集。

猪流感病毒用“进化”拉进和人类的距离

如果猪只能汇集病毒,这还不是很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猪还能做流感病毒的“婚房”。

由于流感病毒特别活跃,非常善于“学习”,一旦人、禽、猪流感病毒同时在猪身上汇合,它们就能相互交换基因片段,创造出新的亚型病毒,这种行为叫做重配。

人体对这种重配出来的子代新病毒缺乏抵抗力,更容易感染,因此,子代病毒可能具有大流行的能力[3]。例如2009年爆发的就是重配子代病毒pdm/09H1N1,它从“父辈”那里取长补短,具备了从猪到人、从人到人、从人到猪的传染能力。

而这次报道的最新型的G4 EA H1N1猪流感病毒就处于“进化”期,在一项对338份养殖人员的血样研究中,有35份对G4 EA H1N1呈阳性,占比10.4%。而且研究结果显示,G4 EA H1N1能感染人呼吸系统的细胞,可以通过飞沫传播,以及它与人类流感疫苗株的抗原交叉反应性较低,目前的流感疫苗不能保护人类免于感染G4 EA H1N1病毒[4]。

总的来说,研究人员认为,研究结果支持G4 EA H1N1能由猪传染给人的假说,而且人感染G4 EA H1N1后,将进一步增强G4 EA H1N1对人体的影响,增加病毒在人群中大流行的风险。

潜伏期、不典型症状让猪流感更难识别

除了猪流感病毒能不断“进化”,缩短和人类的“距离”之外,人感染猪流感后症状不明显也是让大家紧张的一点,因为它实在太像普通感冒了。

就拿2009年的甲型H1N1为例,感染甲型H1N1的患者的普遍症状是发热(94%)、咳嗽(92%)及咽痛(66%),25%的患者有腹泻,25%的患者有呕吐[5],少数患者因伴发其他疾病使病情加重,导致肺炎、呼吸衰竭、多器官功能损伤等并发症,严重的出现死亡[6]。

而且,猪流感的潜伏期和人流感差不多,一般1~3天[7]。同样,发病时间也类似,一年四季均可发生,其中冬春两节较多,春季多发于早春,冬季多发于晚秋冬初时[8]。

预防G4 EA H1N1,从生活中做起

虽然G4 EA H1N1目前还没有进化到人传人,但在经历过非典、甲型H1N1、新冠等传染病后,早期的防范变得无比重要。对此,小编建议大家可以从以下几点入手:

口罩防护不能少

不得不说,口罩真是个好东西,它简直就是切断飞沫传染的利器,这次流行的新冠肺炎就证明了口罩的作用。在预防G4时,口罩同样有用。在猪流感的高发季节,出入人群、菜市场、有活猪场所时,一定要戴口罩。

全方位消毒是关键

在食用猪肉时,我们更需要确保其安全性,从根本上杜绝猪流感传染给人体[9]。首先,要在正规超市、菜市场买猪肉,要买经过检疫检验,有合格证的猪肉;其次,猪肉一定要充分加热,因为流感病毒惧怕高温,温度超过70度即可将其杀死;最后,案板、菜刀、餐具、台面一定要消毒。可以煮沸消毒,也可以用75%的酒精,1‰碘酒,1%盐酸、乳酸、醋酸等擦拭[10]。

此外,接触生肉后要充分洗手,可以先使用肥皂,再用食醋洗手,因为流感病毒喜碱不喜酸。需要注意的是,洗肉时喷溅出的水滴往往被我们忽略,被水滴沾染过的地方也不要忘记消毒。

其实,无论是猪流感、禽流感,还是其他未知的病毒,只要平时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和饮食习惯,都能大大降低被传染的概率。而且,现在G4 EA H1N1还没有到人传人的阶段,因此,大家只需要做好消毒工作,完全不用恐慌。

*文章配图均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参考文献:

[1]刘媛,王文博,何怡蓓,等.甲型流感病毒株H1N1(09pdm)的分离及HA和NA基因分析切入点[J].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2019,14(1):64-68.

[2]Ito T,Couceiro H N,Kelm S,et al. Molecular basis for the generation in pigs of influenza A viruses with pandernic potential[J]. J Virol,1998,72(9):7367-7373.

[3]Webstr R G,Bean W J,Gorman O T,et al. Evolution and ecology of influenza A viruses[J]. Microbiol Rev,1992,56(1):152-179.

[4]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06/23/1921186117.

[5]Nabhan JF,EI-Shehabi F,Patocka N,et al。The 26S proteasome in Schistosoma mansoni;bioinformation analysis,developmenta expression,and RNA interference(RNAi) studies[J]. Exp Parasitol,2007,117(3):337-347.

[6]韩建康,徐德顺,吴晓芳,等.甲型H1N1流感病毒株的HA和NA基因分析[J].浙江预防医学,2010,22(11):1-3.

[7]卜欣欣,龙进学,顾敏,等.猪流感病毒的进化及其对人类的威胁[J].家畜生态学报,2018,39(8):86-90.

[8]魏永涛,曹海生.浅谈新型猪流感病防治[J].中国畜禽种业,2019,15(9):151.

[9]刘显军.我国猪流感的流行现状与危害[J].农家科技(下旬刊),2015,(8):137-137.

[10]杨慧萍,潘明,何树森,等.流感病毒消毒研究进展[J].中国消毒学杂志,2018,35(3):224-227.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