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未成年犯罪谁“背锅”?孩子是大人的一面镜子

subtitle 中国高度07-09 09:29 跟贴 305 条

“一起去爬山吗?我帮你拍照啊。”

“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最近,出自电视剧《隐秘的角落》的“问候语”席卷了各大社交平台,#一起爬山吗#、#秦昊带你去爬山# 、#秦昊爬山邀约#等词条纷纷冲上热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隐秘的角落》改编自推理小说《坏小孩》,讲述了三个孩子在景区游玩时无意拍摄记录了一次谋杀,并计划敲诈杀人犯。在此过程中,主人公为满足各自利益,不断用谎言隐瞒真相,最终铸成大错。

三个孩子,分别是来自福利院的女童普普、父亲被抓入狱的独孤少年严良,以及学霸中学生朱朝阳。看上去,朱朝阳最不可能是“坏小孩”,但隐瞒妹妹的死亡真相,为敲诈出谋划策,设计严良对上杀人犯……好孩子渐渐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好孩子内心也有“隐藏的角落”

回回考试是第一、听话懂事少操心,朱朝阳几乎就是好孩子的“范本”。但抛开学业,朱朝阳不笑,没朋友,甚至很少开口说话。面对父母离异,母亲强势、父亲漠视,他的内心波澜又有谁发现了?

母亲周春红,典型的“控制型”人格,性格强势,“唯成绩论”。她要求朱朝阳必须以学习为重,不能跟同学玩闹,不能吃垃圾食品;就连孩子跟爸爸亲近,她都会有所不满。[1]

父亲朱永平再婚后,又添一女。此后,朱永平对朱朝阳的关注越来越少。即便父子相聚,最终也会变成“妹妹抢爹局”。而朱永平也总是偏心女儿。

不难发现,看似生活平静的朱朝阳,背后却有着一个缺爱的原生家庭。周春红的窒息式强势、朱永平的暴力型冷漠,让朱朝阳变成了一个性格阴郁、善于伪装的孩子,而这份被隐藏起来的内心暗黑也在不断膨胀。

《隐秘的角落》里的这对父母,其实看起来就是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父母。

“英文考试几分”、“今天想吃什么”、“补习班报了没”、“琴练了吗”,随着孩子长大,父母和孩子间的交流愈发机械化。处在夹心层的爸爸妈妈,是有很多生活压力、工作烦恼、情感困扰,他们选择把这些闷在心里。但嘴上不说,却又把这些负面情绪、人生遗憾强加在孩子的身上。很多父母对孩子不是不爱,而是过于直接。直接给足钱、吃好的、买贵的,满足一切物质需求,却忘了问一问:“孩子,你究竟想要什么?”

未满14周岁犯罪的“原罪”究竟是谁?

在《隐秘的角落》中,朱朝阳曾如此鼓动其他2个孩子,“未满十四周岁是无刑事能力的,我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即便警察发现是我干的,也没事,到明年一月份我才满十四周岁,现在未满十四周岁,犯罪了没事!”

未成年人犯罪是指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实施了犯罪行为。未满14周岁的人实施法律规定的犯罪行为不承担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2020年6月,成都一17岁少年将8岁男童从小区电梯内强行绑走,拖入地下室暴打两小时;2019年9月,因发生口角,安阳中学的一名九年级学生将一名八年级学生从学校四楼扔下……一直以来,未成年人犯罪屡见不鲜。

2018年12月2日,在湖南省沅江市泗湖山镇里,发生了一起12岁男孩吴某挥刀弑母的惨案。而事件发生的起因,竟是男孩在家抽烟,被母亲用皮带教训后,心怀怨恨。

案发后,警察询问吴某:“为什么要杀死妈妈?”

“妈妈不好。”

“你把妈妈杀了,你认为你错了没有?”

他却说:“错了…但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为何12岁的吴某产生了如此的认识偏差?或许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2岁起,因父母外出打工,吴某被留在老家由爷爷奶奶照顾。7岁那年,即使车祸受伤,父母也未回家。

随后几年,父母回家,但仍很少关注孩子。孩子作文里曾写:“爸爸,您少打麻将吧!我失去的爱够多了。”[2]

缺爱的12岁少年,终食苦果。吴某因不足14周岁,无需坐牢,但由于罪行严重,不符合转送工读学校和少管所的条件(进入少管所须满14岁,工读学校则仅收纳轻微违法行为的少年)。且学校不接纳、邻居憎恶他,吴某无处可归,只得接受管束教育。

(来源:头条新闻)

2019年10月20日,在大连沙河口区,一男孩欲对一名11岁女孩实施强奸,在未遂后将其杀害。24日,警方通报:“依据《刑法》规定,加害人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责。”[3]

获悉,有人曾报警称该男孩有强抱女同学的行为。另有同小区阿姨称,她曾亲眼见到男孩在小区里掀了一个年轻姑娘的裙子,事后其父反而把来这个姑娘给骂了一顿。事发后,当警方调查时,男孩父母一脸无所谓,说自己的儿子不会干这样的事情。[4]

“养不教,父之过。”而在相当多的案件中,直到事发,犯罪者父母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发生了什么,以至于犯下严重罪行。他们说的还是那句——“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啊。”

让孩子在成长中不再有“隐秘的角落”

2020年6月28日,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提请二审。二次审议稿更加明确和细化了对于监护人、学校、相关部门、社会群体所该承担的责任。

特别针对校园恶性事件,二审稿明确,学校、幼儿园应当建立安全管理制度,对未成年人进行安全教育,完善安保设施、配备安保人员,保障未成年人在校、在园期间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并规定对严重的欺凌行为,学校不得隐瞒,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和教育行政部门报告,并配合相关部门依法处理。[5]

据统计,未成年第一次犯罪的年龄不断降低,7—13岁年龄段就开始第一次犯罪的比例已经提高到未成年犯罪总数的9.8%[6]。而未成年人,处于茫然时期,无法真正分清正义与邪恶,能拯救他们的只有身边成年人的伸手。

就像《隐秘的角落》中,最开始,三个孩子只是想用相机换救命钱,但为了圆谎,又编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最终将他们带入了万丈深渊。试想,如果朱朝阳的父母能给予他足够的关注;如果朱朝阳能有一群朋友,一同学习一同玩耍;如果朱朝阳的老师和身边人都引导他向善……或许,阴郁伪善的少年心,早已被温暖。

有的人被童年治愈一生,有的人却用一生治愈童年。教育学家洛克说:“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就像一张白纸一样。而后,他生存的环境开始给他上色,他的环境是什么样的,他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位人生导师,请多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那里只有你们能真正走进去。

参考资料:

[1] 《隐秘的角落》里,那个以爱之名“温柔强势”的妈妈 .澎湃新闻

[2] 12岁少年弑母后漠然问道:学校不能不让我上学吧? .成都商报

[3] 大连11岁女孩被14岁男孩杀害事件始末:身上7处刀伤 .新京报

[4] 愤怒!大连男孩尾随侵犯杀害10岁女性,只差3天未成年被释放 .上海热线

[5] 聚焦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二审,四大亮点值得关注 .新华社

[6] 回应公众关切,直面司法难题 《未成年人保护法》如何“补缺添新” .新民周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