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斩杀上万获大胜,偏偏宣称损失数人小败,应州大捷有多“黑”

subtitle 三金趣说历史07-07 06:30 跟贴 494 条

公元1517年,明朝正德十二年,蒙古鞑靼族首领达延

汗小王子率军攻打大同。当时,明朝的“威武大将军””朱寿调集明朝军队在山西应州一带攻打鞑靼。战争持续了好几天,最后以打败了小王子鞑靼而告终,这被称为“应州大捷”。此后,鞑靼人不敢再进一步入侵,明朝北部边境稳定了好几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如此意义深远的战争,明史是怎么记载的呢?

“是役也,斩虏首十六级,而我军(死)者五十二人,重伤者五百六十三人,乘舆几陷。”(《明武宗毅皇帝实录·卷一百五十四·正德十二年》)

对的,你没看错,皇帝御驾亲征,与对方激战了好几天,为明朝带来好几年合同的”应州大捷“,明军斩首了十六人,明军自己却死了五十二人,甚至重伤者还有五百六十三人,甚至皇帝自己的车驾都差点沦陷在内,可以称之为“小败”。御驾亲征打成这样,着实是有点”惨“。

但是话有说回来,如果是咱们是小败,为什么鞑靼人几年不敢进攻明朝呢?“应州大捷”真有这么“惨”吗?

一、背景:朱武宗前有圣明老爹,后有堂兄皇帝,自己则作出天际。

说起朱厚照,着实是明朝皇帝中的一个异类。明朝的朝堂,一直是一个皇帝和文官争斗的地方,甚至说明朝的历史,就是皇帝和文官在互相折腾的“血泪史”。不过这个血泪,文官系统多一些罢了。从开国皇帝朱元璋开始,就对文官系统各种看不上,杀文官那是毫不手软。就算到了朱厚熜、朱翊钧之流,手段强硬,把文官也玩得死死的。即使皇帝平庸,自己无能,也能培养自己的走狗——宦官来消遣这些文官。刘瑾、魏忠贤之流哪个不是大权在握,文官们见到他们,连个屁也不敢放。

所以在明朝里,文官是着实不受待见的一群人。在皇帝在世时,这群文官丝毫没有出头之日。但是当正主去世,这群文官便可以放开笔杆子,大写特写一顿。尤其是那些没有“背景”的皇帝,更是逃不出文官之手。明武宗朱厚照便是这么一位。

要说朱厚照,便不得不说他的老爹明孝宗朱佑樘和他的堂兄明世宗朱厚熜。朱佑樘是明朝皇帝中最待见文官的一个。他为人宽厚仁慈、勤于政事,又信用儒臣、大开言路。这群文官在他的治下简直是如鱼得水,甚至将他捧为“三代以下,称贤主者,汉文帝、宋仁宗与我明之孝宗皇帝”。评价着实不低。

而明世宗朱厚熜,因为是朱厚照的堂兄,跟明武宗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对明武宗的史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朱厚照自己,不但不待见文官,还动不动就玩消失。试想文管系统受儒家思想影响多年,“国不可一日无君”的理念贯穿其中。朱厚照如此不照顾文官的情绪,前有老爹英明神武,后有堂兄不管不顾,他死后的史记能好才怪。

其实回顾明武宗的之争历史,他算不上一个好皇帝,但也不是一个坏皇帝。昏庸对他来说有些过分,平庸还是比较中肯的。而且他的军事才能,也算在明朝皇帝中排的上号的。

二、过程:意外的遭遇,打的随意,被黑得更随意

从明武宗朱厚照的字就能看出,朱厚照是一个多么崇尚武力的皇帝。奈何到了他这一代,能打的人甚少,而且能给他打的人也不多。即便他自封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并改名朱寿,还郑重其事的令兵部存档、户部发饷,结果换来的还是“耽乐嬉游,昵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明史·卷十六·本纪第十六》)的评价。

朱厚照在应州大捷之前,最接近于领兵打仗的,莫过于江西的宁王朱宸濠反叛了。听到这个消息,朱厚照简直跳了起来。不顾文臣武将的反对,赶忙领兵直奔江西。怎奈何被不解风情的”圣人“王明阳三下五除二便解决了宁王。自己的大军,连个毛都没捞着。气的朱厚照恨不得放了宁王,让他再反叛一次。

所以,尽管庙号是“武”。其实明武宗朱厚照也仅仅参加和指挥了“应州大捷”。而这次大捷之所以被黑的如此之惨,还是要从朱厚照的一次“朱跑跑”事件开始。

根据《明武宗实录》记载,正德十二年(公元1517年)八月,“上复夜出德胜门,趋居庸”(《明武宗毅皇帝实录·卷一百五十四·正德十二年》),堂堂的皇帝大人,竟然是在夜晚撑着夜色偷偷抛出了宫门,这个“趋”字,用的是如此形象。形象得描写出了朱厚照偷跑出宫的样子。更让文官们气愤的是,他把自己最得力的心腹太监谷大用留在了居庸关,堵住了文官们找他的唯一道路,可谓谋划已久。

可怜的文官们,直到七天才知道皇帝偷跑出了皇宫,一路追直居庸关,又被谷大用挡在了关外。这下可彻底失去了皇帝的踪迹,文官们也只能叫苦不迭。

到了关外,朱厚照算是鱼翔浅底,鸟飞大海,无拘无束了。身边不但少了聒噪的文官,也少了唠叨的太监。朱厚照先是到了宣府,又不甘寂寞的跑到阳和卫(今山西阳高),想要杀几个蒙古兵,已显示自己的武功。最后,蒙古兵是碰到了,但不是几个,而是几万。

此时的蒙古兵,已经不复黄金家族时的荣耀。自被朱元璋打回草原后,黄金家族就再也没有出过一个英雄人物。直到这次出兵的“小王子”孛儿只斤·巴图孟克出现,才稍微挽回了一些黄金家族的颜面。

孛儿只斤·巴图孟克是成吉思汗的十五世孙,在他成为鞑靼可汗之后,先后征服了亦思马因、火筛、亦卜剌等部,统一了漠南蒙古,被称其为蒙古的“中兴之主”,奉尊号为达延汗。

早年间,明孝宗朱佑樘在位时,大明边境便一直受到蒙古军的骚扰。明孝宗任孝谦和,但是对外却有些“软”。蒙古族生活需要的铁锅、茶叶、布匹等物资,都是从骚扰中获得。明孝宗知道此事但一直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致使大明边境一直不得安宁,每年都要被光顾几次。

而随着被侵犯得越来越多,明朝的军队再软弱也要回击。蒙古军早已失去了当年纵马如风的气势,双方在大明边境打的有来有回,谁也不服谁。来的次数多了,蒙古族也学乖了。每次都是大军压境,一副气势汹汹将要决战的情形,明朝这边一看乖乖不得了,赶紧集结主力部队准备决战,殊不知蒙古军队此时放出大量的散装游勇,将周围的县市抢掠一番,然后跟随大部队扬长而去。每次明朝部队都会被虚晃一枪,气的压根直痒痒。

这次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骚扰”月份,蒙古军在达延可汗的带领下,组织了五万军队,直扑明朝边境。以为这次跟往年一样,对峙两天,周围村庄县市一抢劫,就撤回草原。哪知道这次明朝军队一改往日作风,追着蒙古军队不放,一副拼命的架势,着实恐怖。

达延可汗哪里知道,边关的将领好不容易摆脱了文官的压制,迎来了“御驾亲征”,谁敢在皇帝面前掉链子。再加上皇帝的安全那是比自己的身家性命还要重要,岂有不拼命之理。

于是一边是游玩至此的“威武大将军”朱寿,一边是来“打秋风”的蒙古达延可汗。两个人在不知不觉中,来了一次“世纪对决”。

对于这次的战斗,明史上只用了短短40个字来介绍

“甲辰,小王子(即达延汗)犯阳和,掠应州。丁未,亲督诸军御之,战五日。辛亥,寇引去,驻跸大同。”(《明史·卷十六·本纪第十六》)

这样的记载对于御驾亲征的明武宗朱厚照简直是奇耻大辱,这样的战斗描写甚至不如鞑靼人的序来的字数多:

“十二年冬,小王子以五万骑自榆林入寇,围总兵王勋等于应州。帝幸阳和,亲部署,督诸将往援,殊死战,敌稍却。明日复来攻,自辰至酉,战百余合,敌引而西,追至平虏、朔州,值大风黑雾,昼晦,帝乃还,命宣捷于朝。”(《明史·卷三百二十七·列传第二百十五》)

关于这场战斗的结果,《实录》中是这样记载的。

“是役也,斩虏首十六级,而我军(死)者五十二人,重伤者五百六十三人,乘舆几陷。”(《明武宗毅皇帝实录·卷一百五十四·正德十二年》)

这样离谱的伤亡记载,着实伤了明武宗的心。试想下,一共参战人数十五万人,双方战死者不到一百人?估计病死的也不止这么多吧。明武宗一气之下,称病十天没有上朝。估计是怕自己气头之下将文官们给宰了。

应州大捷虽然不是一次准备充分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但是它实实在在得显示了明朝当时的军事实力。对上明朝的老对手,明朝还是占据了上风,说明明朝的综合国力当时还是在蒙古之上的。只要用兵得当,粮草充足,君臣上下一心,重现朱元璋当年的气势,不是没有可能。

三、解惑:应州大捷实际是个什么样?

在看应州大捷的结果,先来看两个有用消息:

1、“是后岁(鞑靼)犯边,然不敢大入。”(《明史·卷三百二十七·列传第二百十五》)

这句话表明,自此一战后,鞑靼人再也不敢有大部队来犯,只有零星部队前来打打牙祭。这也侧面表明了,明武宗在应州大捷中的作用。先不论输赢如何,最起码比他的老爹强,给了鞑靼人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们不敢再随意犯边。

2、这场战役中鞑靼人的主帅、统治整个漠南蒙古的达延汗,好巧不巧的就是死在了正德十二年。

根据历史记载,这位鞑靼人的主帅,就是死在了应州大捷后的两个月,要说两个事一段关系都没有,三金是不信的。

在古代,尤其是蒙古族,因为是在草原上战斗,所以卫生条件极差,卫生习惯也不好,每次受了伤,很容易发展成致命伤。结合鞑靼后来的表现,我们有理由相信,达延可汗很有可能在战斗中受了伤,回到蒙古一直没有治好,最后一命呜呼了。

所以,从上面的两个后续事件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应州大捷,应该是成立的。明朝给了当时的鞑靼人一个狠狠的下马威,让他们知道了,明朝军队也不是好欺负的。

至于这个伤亡数字。有的人说双方伤亡了数千人,但是并没有真实的记载。其实三金倒是认为,这个数字,很可能是正确的。

因为古代记录战斗结果,都是由将领和监军共同书写战斗报告给皇帝,然后皇帝根据双方写的战斗报告判断这场战斗的真实情况,然后交由史官来记录。所以战斗记录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都无法造假。更何况皇帝就在身边,怎么敢谎报。

纵观应州大捷中明武宗使用的战斗策略,他是利用明朝的优势兵力,先是示敌以弱,牵制住鞑靼主力,后又诏令诸军来援,合围鞑靼。本身鞑靼南下就不是为了来打仗了,见到如此情况肯定是及时撤退了。所以双方看似大张旗鼓,最后并没有形成真正的激战。

虽然事实如此,但是文官们对皇帝不顾社稷,偷跑出宫实在是生气,因此这次不管皇帝吹嘘自己杀敌上万的战绩,老老实实照着战功榜记录。朱厚照虽然生气,也是无可奈何。不管怎么说,这次应州大捷给大明边关带来了数年和平,功不可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