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扬了文艺复兴,艺术的传统,为日后的巴洛克艺术开辟了道路

subtitle 火焰闯天下07-06 06:40 跟贴 3 条

提香作品在晚年出现的新变化也表明,威尼斯画派的生机并不因罗马等地出现的使盛期文艺复兴宣告结束的形势而有所锐减。恰恰相反,由于威尼斯共和国始终保持独立,威尼斯画派可以说一直繁荣兴盛,直到16世纪末。

与提香晚年同时,威尼斯画派出现了两位富有创新的大师——丁托列托(Tintoretto,1518—1594年)和保罗·委罗内塞(Paolo Veronese,1528—1588年)。他们两人不是提香的嫡传弟子,而是短期在他身边学习和工作过,都尊奉他为师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丁托列托在艺术上具有雄心壮志,他的抱负是要把提香的鲜艳色彩与米开朗基罗的人体塑造结合起来,开创一片新的艺术天地。他所说的这种结合并不是简单的拼凑混同,而是在辩证综合基础上的新的提高,丁托列托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他的这种抱负。

由于他的秉性还有那种履险如夷、来去如风的勇毅和快速,他的作品别具特色,在叙事传情方面突出强力和运动之感,无论是在超越前人的生动灵活还是色彩奇幻富丽方面,在威尼斯画派中树立了一面承前启后的新旗帜,既发扬了文艺复兴艺术的传统,也为日后的巴洛克艺术开辟了道路。

我们来看体现丁托列托这些特色典型表现的一幅作品《圣马可遗体的发现》,它说的是威尼斯人特别崇奉的圣马可据传死于埃及,威尼斯商人几经探访终于找到他的遗体并偷运回国。丁托列托把发现遗体所在的墓穴设想为早期基督教的集体墓葬。

但又给它加上华丽的古典式拱顶和柱廊,石棺高悬其间,借撬开墓口的一道微光而显露墓室的神秘和阴森,在众人开棺拽尸忙得不可开交之际,左边的圣马可冷然在旁显灵,所以整个场面是忙中有静,而圣马可庄重有力的形象与忙乱的众人则形成了鲜明对比。

丁托列托另一幅表现基督生平故事的《彼拉多洗手定罪》也体现了同样的特色。它说的是基督被捕后罗马总督彼拉多在审判中给他定罪,洗手的情节是要突出基督的清白冤枉,彼拉多心中有愧,所以说洗手表白判罪非他本意,实是迫于犹太上层分子的压力。

画幅展现的审判场所是一座光线略呈迷离的古典厅堂,画中间的基督全身素白,面色宁静,与那些喧嚣取闹的犹太恶徒和无奈洗手的彼拉多形成强烈反差。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受室内光线明暗和题材的限制,但在画家的调理下画面色彩却显得丰富明丽,不失其赏心悦目的效果。

上面这两幅画的故事情节本身都具有很强的戏剧性,而在丁托列托笔下更是把它们表现得气氛紧张,动作激烈,尤其是色彩的奇幻变化与情绪的汹涌奔腾互相配合,相得益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