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问侍妾一个尴尬的问题,其回答让苏轼佩服,作词一首成为经典

subtitle 李时针的时针07-05 15:59 跟贴 2 条

文/时针

唐朝的李白,与宋朝的苏轼,这两位前辈个人认为有着很多的类似之处。都是才华横溢,然而仕途却不怎么顺利,但是两人又出奇的豪放。写下的诗词也多是大开大合之作,但是不管二人如何豪放,在诗词作品中所表达出豪放之情的背后,也多表达了自己内心的一种落寞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比如李白的《将进酒》,开篇两个“君不见”惊为天人,之后说出: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是何等的豪放与不羁,透出一种对于人生的释怀。人生在世,当乐则乐,老天既然生下了我,那肯定就有我的一席之地。但是随着诗往下读,最后还是点明自己“万古愁”的情感。没有愁为何还要用豪言壮语来安慰自己呢?最终还是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愁闷而已。

苏轼的作品也都是豪放异常,但是也会透着这样一种情感在里面。苏轼的《定风波》里面有一句“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表达了自己不怕风雨,勇敢前行的乐观情绪。实话说,人生要是没有风雨,谁愿意去面对风雨,只能说,遇到了风雨,我们也要艰难前行,不畏惧风雨罢了。

不一样的《定风波》,表达了苏轼的钦佩之情

苏轼的《定风波》有好几首,这次欣赏的是苏轼给友人王巩小妾寓娘所作的词。苏轼由于“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去当团练副使,这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小官,一个团练使还是个副职,什么事也干不了。这对于一心想为国做事的苏轼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但是作为苏轼好友的王巩,也遭受到了牵连。如果苏轼觉得自己写了首诗就被贬谪了有点委屈,那么王巩作为好友遭受这种无妄之灾是不是就更委屈了。王巩被贬谪到岭南,过了几年苦日子。那时候的信息不如现在发达,几年时光远比现在漫长的多。

时间荏苒,二人再次相见,不觉感慨万千,喝两杯那是肯定的。王巩的侍妾席间给二人倒酒。聊到正嗨的时候,苏轼当着王巩的面问了一个尴尬的问题,“岭南的日子不好过吧,你咋还一门心思的跟着老王呢?他哪里好了”。侍妾寓娘回答“此心安处是吾乡”,跟着老王的心里踏实,在哪里不重要,都是我的故乡。苏轼为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情,写了一首词赠给寓娘:

《定风波. 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常羡人间琢玉郎,
天应乞与点酥娘。
尽道清歌传皓齿,
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
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赏析《定风波. 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寓娘本就是一名歌女,跟随王巩左右,王巩被贬谪,作为歌女的寓娘完全可以不用跟着王巩去受罪的。前面两句通过咱们寓娘的才艺与相貌,与之后寓娘历经艰苦的岁月仍保留着一颗本心形成对比,最后一句“此心安处是吾乡”,成了该词的点睛之笔,表达出苏轼对于寓娘坚守本心的赞美之情。

能从一名歌女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真的不得不令人钦佩。“守得天开见月明”,世间能有多少人能坚守本心呢?

之后有一句话也是由这里演化出来的,“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句话非常受欢迎,不是说出走半生,青春永驻,而是保持一个童心,坚守本心,不忘初心。这可能是人们所共同所期望与渴求的东西,但是对比那句“此心安处是吾乡”,还缺少一直云淡风轻的意境。

编者语

“初闻不懂诗中意,懂时已是诗中人”,当年上学的时候,我从来未曾再读出些许的苦涩出来,我仅仅就是知道,苏轼被贬谪了,不让在京城了。我那时还想,出去转转不也挺好,天天上班不累吗?

但是成年之后,随着年岁的增长,我需要养家糊口,但是初毕业的我连我自己都养活不起,我不敢生病,不敢给家里要钱。虽然日子在慢慢改善,但是我发现我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我努力的抗争,想做回自己,确实太难了。

出走半生能保持一颗初心,对一个人来说,真的是难能可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