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祸后,汉武帝如何报复残害太子的小人?天子之怒,伏尸百万

subtitle 历史最前沿07-05 09:1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前91年,在强大的汉帝国中枢——长安,发生了一起史无前例的大型政治事件——巫蛊之祸。而这场事件,也给晚年的汉武帝,带来了无数的后悔与伤痛。

戾太子刘据,卫子夫侄子,也是汉武帝的第一个儿子。对于这个儿子,汉武帝起初对他倾注了所有的爱。为了培养他,曾花费了极大的成本。其后,刘据的舅舅卫青以及表弟霍去病在攻打匈奴的战争中立下了大功,也让刘据的太子之位变得稳如磐石。

但是随着卫子夫的失宠以及霍去病、卫青的相继去世,刘据的地位逐渐变得岌岌可危。一方面,李夫人的儿子刘髆持续得到宠爱,而他的舅舅李广利更是权倾朝野,直接威胁到刘据的皇位;另一方面,刘据在治国理念上,与汉武帝多有不同,父子之间冲突不断。

父子之间出现了间隙,而这也给趋炎附势的小人们制造了猎取富贵的好时机。当时,汉朝内部多次发生巫蛊事件。而小人们借题发挥,开始大肆利用巫蛊之事,不断地攻击太子。而赵人江充,便是这群小人的首领。

首先,江充利用巫蛊之事,杀害了太子的姐夫公孙贺,株连杀死了卫青的儿子——卫伉。就此,太子刘据引以为靠山的卫氏外戚几乎被铲除殆尽。

而与此同时,汉武帝将李广利的女婿刘屈氂任命为丞相。一时间,李氏外戚气焰大涨。

除了江充以外,汉武帝身边的宦官苏文,也想从父子之争中牟利。汉武帝巡游赵地时,“巧遇”了钩弋夫人。其后,钩弋夫人怀孕十四个月后,为汉武帝产下了刘弗陵。武帝以尧母亦孕十四月而生尧为由,“乃命其所生门曰尧母门”。

在司马光看来,帝王的任何举动,都可能动摇天下。当时皇后和太子具在,汉武帝却将命钩弋之门命名为尧母门,实际已经体现了他的废长立幼的之心。而苏文见此,也变本加厉地陷害太子。

一次,太子早上拜见母后,下午才回东宫。而苏文却立即向汉武帝禀报:“太子与宫女嬉戏”。事后,汉武帝立即赐予太子200个宫女。对于苏文的陷害,太子可谓是咬牙切齿。但是汉武帝明知苏文在坑害太子,但是却仍未对他做出任何惩罚。

就这样,陷害太子的三股势力产生了合流,他们分别是代表李氏外戚的李广利、刘屈氂,代表巫蛊群小的江充以及汉武帝的内侍——苏文。

三股势力见时机成熟,于是向太子发动了总共。公元前81年,汉武帝突然生病,不得不在甘泉宫疗养。而江充则趁机进谗言,说汉武帝的疾病是为巫蛊所致。汉武帝闻此,立即将授权江充全权处理此事,并让按道侯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等助充。

在皇帝的支持下,江充自然有恃无恐,于是他闯入太子宫,发掘出大量桐木人。很显然,这些木人都是江充派人埋下的。

面对江充的总攻,太子刘据毫无准备,手足无措,于是他就此事询问了自己的太傅——石德。石德认为,如今天子在甘泉宫,生死不知,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借助皇帝的名义,擅杀太子,想以此火中取栗。同时,石德提醒刘据:“你忘了当年的扶苏了吗?”

石德的提醒,让刘据恍然大悟,于是他立即派兵,诛杀了江充与其同伙韩说。但可惜的是,江充的另一个同伙——苏文却跑掉了。而苏文的逃跑,坏了太子的大事。刘据原本准备诛杀江充一伙,再向汉武帝负荆请罪。而如今苏文逃了,一向与太子为敌的他,立即向汉武帝禀告:“太子造反了了!”

一开始,汉武帝不相信太子造反,于是说:

“太子必惧,又忿充等,故有此变!”

为了调查太子的情况,汉武帝决定派人前往长安查探情况。但是使者害怕太子诛杀自己,根本不敢去长安,于是他半道而回并谎称:

“太子反已成,欲斩臣,臣逃归!”

在群小的诓骗下,汉武帝做出重大决定,即发兵讨伐太子,而领军者正是太子的敌人刘屈氂。而太子自然不甘被杀,于是他打开武库,将武器发给长安市民,并与汉武帝派来的官军作战。

太子临时组建的士兵自然不如汉武帝驱使的正规军,五日内,长安城内血流成河,死者数万人。刘据兵败后,只好突围而出,而留在长安的卫子夫只好绝望地自杀。

在诛杀太子事件中,有几个人格外卖力,其中马通因战功获封重合侯;长安市民景建俘获太傅石德,被封为德侯,擒获太子家律张光的商丘成被封为诧侯。

太子一家隐藏于湖县的一个普通百姓的家中。但是数月后,太子一家被人告发,湖县官吏纠集一伙暴徒,冲入室内。其中,山阳男子张富昌率先踹开了门。而收留太子的好心百姓,最终英勇地与暴徒们进行了格斗,最终力战而死。而刘据自知不免,于是只好上吊自杀。而新安令史李寿,则抱着太子的尸体,从绳索中解脱出来。

在这场残酷的屠杀中,太子的两个儿子皆遇害,而太子的其他家人也被诛灭殆尽,只剩尚在襁褓中的刘据之孙-——刘病已还未死。践踏着太子一家的鲜血,李寿张富昌先后被封为侯。

然而随着汉武帝的醒悟,这群小人、暴徒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首先是李广利和刘屈氂。太子死后,李广利满以为汉武帝一定会立昌邑王为太子。因此他在出征前嘱咐刘屈氂,一定要劝皇帝立昌邑王为帝。

然而刘屈氂的进谏却迎来了汉武帝冰冷的目光。不久后,李广利和刘屈氂也受人诬告,卷入了巫蛊事件。最终,刘屈氂被腰斩于东市,妻子儿女皆被枭首;而李广利留在长安的妻子,也被汉武帝收押。

此时,李广利正率领军队攻打匈奴,听说汉武帝收押了他的妻子。于是他率领全部军队,突击匈奴主力,妄想立功以获得汉武帝的谅解。而李广利的军事才能远不如卫霍,他的鲁莽最终断送了汉军。七万大军全部覆灭,汉军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失败。而李广利则投降了匈奴,数年后匈奴人杀死祭天。

李广利死后,昌邑王彻底失去了继承权。

其次是江充和苏文。在田千秋的劝谏下,汉武帝彻底理解了太子的冤屈。于是他诛灭江充三族,并将苏文活活地烧死于横桥之上。

最后,汉武帝开始着手处理那些加兵刃于太子之身的暴徒,商丘成、景建、李寿张富昌等人的家族,相继遭到诛灭。

重合侯马通自知汉武帝必然不会饶过他,因此他先发制人,妄图行刺汉武帝。谁知汉武帝侍从金日磾发现马通神色不对,于是当场将其擒获。最终,马通被夷灭三族。

就这样,坑害太子之人,皆遭诛戮,其中还搭上了出征匈奴的7万汉军。巫蛊之祸以杀戮而起,最终以杀戮作为结束。正所谓“天子之怒,流血千里,伏尸百万”。

正所谓天道有常,小人得计于一时,又岂能长久?好人受冤,又岂能永远被冤枉?多年后,当年在巫蛊之祸中幸存的刘病已,幸运地被霍光推举为帝,皇位重新回到了太子一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