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和恩师叙旧后,每人写首打油诗,一对比就能知莫言的真实水平

subtitle 美诗美文07-04 11:26 跟贴 6 条

2019年底,多年没有新作的莫言终于出版小说了,这让他的铁杆粉丝们是“喜大普奔”。可是大家一看,这并非传统小说,而是一篇诗体小说,名字叫《饺子歌》,大家看看其中开头的这几句:

一轮明月照校园,
两个学生在正前。
与我相距十米远,
高声大嗓把话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觉得写得怎么样?全诗一共有500多行,每一行都是类似上几句这样,用诗体的语言来叙述故事。对于这篇小说,读者们似乎并不感冒。确实,用这种形式写小说,一方面读者很难接受,另一方面既然是诗体,就应该有诗的意境之美。从他这几句诗来看,确实有点儿像顺口溜了。

不过,这也可见莫言确实是很爱写诗的。在拿诺贝尔奖之前,他其实就爱写诗,而且特别爱写打油诗。拿了诺奖之后,他不但继续写,而且还经常在网上晒诗。

既然莫言这么爱写诗,那他的水平到底如何,也是读者们很关心的问题。对于这一点,个人觉得要想知道莫言的真实水平如何,咱们可以看有一次他和老师的对诗。

拿了诺贝尔奖后,各地都在请莫言演讲。2017年3月,春节刚过,他回了趟母校。看望校友之余,自然也要拜访一下自己的恩师徐怀中先生。师生二人叙旧后,徐老先生就送了莫言一首打油诗,而莫言之后也恭敬地回诗一首。把这两首诗一对比,其实就能看出莫言的真实水平。我们来看一看:

徐怀中老先生是鲁迅文学奖和茅盾文学奖的获得者,他的经典小说是70年典藏小说,他的文字功底如何,大家不用怀疑。

虽然徐老并不擅长写诗,但是从他这次的打油诗来看,确实是很有水平的。前几句是应景的话,咱们就不说了,说最后一行:魏公村,桃花潭,孤帆远影天际悬。很显然这是化用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中的名句“孤帆远影碧空尽”,因为不是在江上,所以不好用“碧空尽”,便用了“天际悬”。而桃花潭很显然是出自李白的《赠汪伦》,这是表达二人的情谊。魏公村则是母校所在的位置,把它镶嵌进来了,也很应影。 徐老这几句诗,写师生情不繁复,挺有水平。

莫言的打油诗,前几句中“何时更上一层楼”化用的是王之涣《登鹳雀楼》中名句,加上“历历堪回首”一句,比徐老的诗要多了一些味道。而“恩师九秩笔不休,壮志犹能撼山丘”,这两句也写得颇有气势。最后的落笔,个人觉得不如徐老高明。他虽然也用了李白的《将进酒》,但不是整体引用,而且前6个字“底色浓,音色厚”,也写得过于浅白了,少上一丝韵味。

仔细对比这两首诗,其实是各有千秋的。虽然它们都无法和古代名家相提并论,但作为一个现代人偶有所得之作,其实也是可圈可点的。莫言的诗最后几句不如徐老的高明,但整体上写得颇为大气,从这一点来看,他写诗其实是有点儿水平的。

不过,个人觉得写诗本来就是难事。咱们是读着唐诗长大的,确实见过太多的经典诗作了。莫言用诗体的形式来写小说,确实很难让读者觉得惊艳。所以笔者个人还是希望莫言能和从前一样,用正常的方式写小说。一己之见,欢迎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