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42岁日本大叔,拍出了最真实的疫后武汉烟火味

subtitle 艺绽07-03 20:57 跟贴 68 条

6月26日晚《好久不见,武汉》纪录片在微博平台上推出前,42岁的日本纪录片导演竹内亮和他的团队内心依然处于忐忑之中,在年轻人越来越热衷于短视频的年代,这部60分钟的长纪录片是否能够引起中国网友们的兴趣,竹内亮内心没有任何把握,他曾经也考虑过把这部纪录片按照人物的方式分成一段段短视频,片中的十位人物每人都独立成篇,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很快,竹内亮的担心就变成多余的了,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这部纪录片的播放量超过了2500万次,这让他在上次凭借《南京抗疫现场》这部10分钟的纪录片夺得微博视频社区全站日榜播放量第一名之后,再一次登顶这个榜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跟是枝裕和以前共用一个摄影师

竹内亮终于松了一口气。在豆瓣,该片的评分高达8.4分。而去年日本大导演是枝裕和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小偷家族》在豆瓣的评分也只有8.7分。

“虽然我跟是枝裕和导演没有见过面,但是他也曾经拍摄过纪录片,我们算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在接受《北京日报》记者采访时,竹内亮回忆,以前在日本拍摄纪录片时,他用的摄影师也跟是枝裕和合作过,“我想我们的创作理念是一样的,就是通过作品来反映普通人的真实生活。”

竹内亮1978年出生于日本千叶县的我孙子市,他小时候练习棒球,曾经想以此为职业,但上初中的时候,棒球俱乐部规定必须要剃寸头才能进入俱乐部。个性倔强的竹内亮拒绝妥协,最终放弃了成为一名棒球运动员。

竹内亮曾经想成为一名电影导演,那时候他为了生活,一边送报纸,一边学习电影制作,但拍摄电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实在是太想拍东西了,最终选择了当一名纪录片导演,他记得当时的师傅曾经告诉他,“拍纪录片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辈子都不会厌倦。”他记住了师傅的这句话。

2001年,23岁的竹内亮第一次来中国,他要给NHK拍摄一部跟麻将有关的纪录片,第一站就是上海。有一次,他去小卖店买东西,柜员就把一把零钱撒在他的面前,他觉得非常不礼貌,在日本,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到了另外一家店,他又发现,这里的店员有说有笑,态度非常热情,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想把真实的武汉告诉外国人

他没有想到的是,最终他娶了在日本留学的南京姑娘赵萍为妻,并于7年前搬到了南京居住,把中国当成了自己纪录片事业的根据地。

“我想把真实的解封后的武汉告诉外国人,也包括日本人。”武汉因为疫情1月23日封城后,很快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在很多日本人的心中,现在的武汉依然还是那个街道上空无一人,充满了落寞色彩的灰色城市。”竹内亮觉得,在武汉4月8日宣布解封后,让世界了解武汉的唯一办法就是亲自去武汉一趟,零距离拍摄这里老百姓的真实生活。

他在网络发了帖子,招募愿意接受拍摄的志愿者,结果有一百多人报名,最终,竹内亮的团队遴选出来10个人,选人的标准是“外国人也想看的主人公”。

6月1日晚上,竹内亮乘坐高铁到了武汉,他的团队成员提前两天到,并于6月1日早上拍摄了一群武汉人在疫情后首次畅游长江的画面,竹内亮凭感觉认识到,这个片段可以放在整个纪录片的结尾,“这群大爷大妈,是最不能出门的群体,他们能在长江上畅游,说明武汉来迎来了一个新的开始。”

10个拍摄对象中,有奶茶店老板、从华南海鲜市场进货的日料店老板,雷神山医院的建筑工人以及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等,但最打动竹内亮的却是一名叫“脏辫熊”的年轻英语老师,她也是一名自媒体和RAP音乐的爱好者。

“脏辫熊”在采访中说道,“疫情一直让武汉处于风口浪尖,虽然对于受到病毒感染的家庭来说,是一种悲剧和灾难,但我认为以城市发展的角度来说,武汉现在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走到了国际视野之下,几年后,如果武汉能够抓住机会,作出一些新的尝试和挑战,反而会在国际上扩大知名度”。祸兮福所倚,竹内亮也深谙中国的这句老话中蕴含的哲理。

如果没有人介绍真实的情况,外国人对于一个国家和城市的偏见往往很难消除。竹内亮对这一点认识深刻。2011年“3.11”东日本大地震引发大海啸,导致福岛核电站发生严重事故,事情过去了快10年,但是很多外国人依然认为福岛现在还不安全。就像解封后的武汉,要想消除偏见,是需要用事实来证伪的,纪录片就是最好的方式。

最好连三脚架都不要

作为一名有着20年经验的纪录片导演,竹内亮对于如何拍好纪录片有很多心得,拍摄期间,公司年轻女编导Feli被拍摄对象的经历所感动,哭了很多次,但竹内亮一次也没有,只有一次眼眶稍微红了一下。他认为,保持克制和理性是一个纪录片导演必备的素质。拍摄期间,他的肾结石突然发作,疼得他说不出话来,“当时我以为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就是在这样的时刻,他还用尽最后一口气,跟团队的编导说出一个字,“拍”,“通过这个事情,我亲身感受到了作为患者的心情”。

好在现在竹内亮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结石基本上排出了体外”。

“无台本拍摄”是竹内亮团队的基本手法。

他喜欢用手提摄像机对着拍摄对象拍,“最好是连三脚架都不要,摇摇晃晃的镜头在日本最受观众欢迎”,这也是竹内亮导演认为跟中国大部分纪录片拍摄手法最大的不同,“中国的大部分纪录片都拍的非常漂亮,但我不追求漂亮,我要的是真实,我不要航拍,不要架设轨道,不要三脚架。”在日本,大部分纪录片导演都采用这种拍摄手法。

以前在日本,竹内亮专门拍摄长纪录片。到了南京定居后,他的“和之梦”公司开始制作15钟一集的纪录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每周四播出,这是一档介绍“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和住在中国的日本人”的纪录片,目前公司已经制作了200多集。但竹内亮心中一直梦想能有机会拍摄长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这次圆了我心中的一个梦。”

雷神山建筑工人家庭

最近几天,日本的各大电视台开始介绍《好久不久,武汉》这部纪录片,雅虎日本网站也开始播放这部纪录片,很多人给竹内亮打电话,“原来武汉真的很漂亮,”“现在的武汉真的已经很安全了”“看起来没有那么危险,想去武汉玩一玩。”

听到这些话,竹内亮很感动,他觉得自己拍摄的目的达到了,“我把真实的武汉介绍给了全世界,这个作品拍出了武汉的烟火气息”。他表示,会把今年12月份公司的粉丝见面会放在武汉举行,“一场不够就开两场”。

用工匠精神制作纪录片

拍纪录片并不是一个赚大钱的行业,竹内亮和妻子赵萍成立的“南京和之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几年都是靠拉赞助生存,2018年的时候,一度到了解散的边缘,是妻子赵萍在背后默默支持他走过这段艰难岁月。随着在中国知名度的扩大,“和之梦”目前逐渐走上了正轨,他们除了拉赞助,还拍摄广告,推出了会员制,最近的广告客户甚至包括松下、资生堂等大公司。

“我赚钱的目的不是为了买大房子,开豪车,这些对于我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我最大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把公司做大。”竹内亮以前的师父对他影响很大,“他已经80岁了,还在坚持拍摄纪录片,这是一辈子的事业。”

提起“工匠精神”,竹内亮回答,很多日本人骨子里都有这种精神,“就是一直培养自己的事业心,把事业研究一辈子。”他的理想是把公司经营成一家国际化的公司,“把中国很多好玩的人和东西传递给全世界,也把全世界好玩的东西介绍到中国来。”

来南京定居7年,竹内亮对中国的年轻人印象深刻,他的公司一共有25人,只有他和另外一个是日本人,其余的都是90后的中国年轻人,“他们有创造力,有想法,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但不少人其实很含羞,也非常不听话。”

“那如何管理这些不听话的年轻人?”记者问。

竹内亮哈哈大笑,“我也没有办法”。

本期作者:王金跃

本期编辑:关一文

本期监制:李红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