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没等来《乐队的夏天2》,就让我们在第一季中寻找宝藏吧

subtitle 丢丢鱼先生07-02 16:33 跟贴 2 条

随着《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的成功,人们早在去年这个时候对第二季充满了期待,其实坦白说《乐队的夏天》首季录制的时候,许多乐队都处在观望的阶段,那些特立独行,甚至在常人看来有些离经叛道的“地下音乐人”向来对主流音乐有着某种排斥,无论他们自己,还是喜欢他们的那些乐迷们都把摇滚乐(或者叫独立音乐)当作一种独属于小众而高品味者的私人空间,一个属于对音乐有着不同见解者的世外桃源。

《乐队的夏天》第一季自然让那些在地下玩了许多年的乐队破茧成蝶,成为了主流综艺的座上宾,以至于有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喜欢他们,同时他们也损失了一些老乐迷,他们认为乐队就该生长在他们自己的空间当中,而不是和流行音乐“同流合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葡萄不愤怒

但无论如何,参加了《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的乐队们给那些犹豫不决的后续乐队打了个样儿,可能大部分乐队还是觉得摇滚乐走进主流综艺利大于弊,因为无论如何,独立音乐其实都像是一种无奈,自己的音乐能被更多人喜欢总不是坏事。

伴随着《乐队的夏天》的话题逐渐消退,人们也突然发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我们已经迎来了第二个夏天,但由于疫情原因,《乐队的夏天》没有能够在约定的时间与观众们见面(坊间传闻正在进行录制),但在这个稍显落寞的夏天里,我们不妨看看《乐队的夏天》第一季当中,大家是否错过了些什么。

在《乐队的夏天》当中有31支乐队,其中真正收录在成片当中的乐队大概有四分之三左右,像“茶凉粉”、“醒山”、“青年小伙子”、“熊猫眼”、“薄荷绿”、“MLK麋鹿王国”这些乐队或是被剪得支离破碎,或是根本无缘在正片当中与观众们见面,他们都以单独播放的形式出现在《乐队的夏天》纯享版当中。

然而当笔者重新将这些未能以完整面貌去面见观众的演出找出来看了之后,确实吃了一惊,原来《乐队的夏天》当中还有这么多宝藏,其中像“茶凉粉”,“醒山”都曾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震撼,当然,今天我们重点还是要聊这些乐队当中我最喜欢的“葡萄不愤怒”。

这是在当时观众们看来不太注重技术的朋克乐队,主唱小臻曾在几位评委面前自嘲过一首只有四个和弦的歌,自己居然还弹错了一些。马东不禁也调侃他们:“是不是因为你们只会三个和弦,到第四个时候就弹错了?”。

其实尽管是不懂摇滚乐的观众们听了高晓松的点评之后也应该有起码的认识,这个乐队其实在技术上并没有那么不堪。至少在他们表演了代表作品《迷途未返》后,身在第二现场的乐队们就给了他们的鼓手很高的评价。

在整个过程当中,刺猬乐队便对他们寄予厚望:“年轻,有朝气,享受在舞台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当中”。这是鼓手石璐对他们的看法。而一向毒舌的子键也非常好看他们,当主唱小臻跳起来落在最后一个鼓点上结束演出,子键感叹道:“这个乐队十年之后不可限量。”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作为朋克老前辈的“反光镜”两眼放光,一言未发,从他们身上投射出来的满是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这样的一个乐队尽管看起来青涩,但他们身上具有的那种年轻人的狂热,亢奋,足以令人动容,也令老乐迷们有些伤感,大概我们已经没有精力和体力去随着他们的音乐律动而疯狂的跳水和POGO了。

如果你是伴随着中国摇滚乐一路走过来的人,你能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年轻朋克的稚气和阳光,浓烈的荷尔蒙翻炒着他们的叛逆与朝气。尽管你能感受到他们身上带有的那种不谙世事的躁动,但似乎你又能看到一种独属于年轻人的那种无所畏惧,就像他们在《迷途未返》的歌词里唱的,“我只想去过自己一直想要的生活,勇往直前永远不退缩”。舞台上的他们让人们想到了20年前那个18岁的朋克版花儿乐队。

你会想要给他们鼓励,为他们呐喊,又像是刺猬在《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中唱到的:“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那是对一颗已经服了“安定”的心,一种强有力的抚慰。

这只“95后”的乐队确实处处体现出了这一代摇滚人和他们前辈天差地别的生活方式,以及独属于朋克的直接与真实,当被问到他们的乐队为什么起名叫“葡萄不愤怒”的时候,主唱李学臻坦白的令人吃惊:“我当时组乐队的时候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名字,正好我和哥哥一起在玩网游英雄联盟,他在游戏中的ID就叫作“葡萄不愤怒”,我觉得挺好玩,就起了这个名字了。”

这个看似很有故事的名字其实没有多么高深的含义,似乎没有达到所有人的预期,作为评委的高晓松诧异的问到:啊?不是因为看了小说“愤怒的葡萄”啊?

“没有,可能是我哥哥他看过,我只是觉得好玩,当时也没有其他名字可以取”小臻回答道。

一旁的鼓手陈勃翰也接过话来:“如果当时他哥哥的ID叫板凳不愤怒,那可能我们就叫板凳不愤怒了,我们还没有老师们想象的那么高深”。

坦白说,正在读研究生二年级的李学臻如果赋予自己乐队名字一个极富传奇的色彩,又富有深度含义的由来并不是难事,但他们却仍旧选择了这样一个看起来让人大似乎有些大失所望的答案。

这个可爱的有些过分的回答确实让我们看到作为一个摇滚人那种既独特又平凡的魅力,他们的相识也并没有太多传奇的故事,体现出的仍旧是那属于当今社会的“宅掉的一代”那种符号化方式,主唱小臻和来自音乐学院科班出身的贝斯手三鹿是网友,通过线下的“面基”,三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乐队的贝斯手。同样缺乏轰轰烈烈的摇滚乐“死磕时代”的故事性,但也符合当下年轻人的社交方式。

主唱小臻的下排一颗门牙失踪,但这却让本来嗓音有些“幼齿”的小臻因此而具备了一种声音从喉咙中直接喷射出来的冲击力,就像“皇后乐队”的弗莱迪摩科瑞嘴里因为比普通人多了几颗门牙致使自己的音域比别人更宽广一样,当然,也许这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也不要试图从当事人嘴里得到更有意思的料,他的回答很可能一如既往的“无趣”。

尽管在乐队的夏天正片当中,关于“葡萄不愤怒”的展示没有多大的篇幅,但是金子总会发光,在巡演路上马不停蹄的葡萄一路向前,因为他们从不退缩,所以他们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近。希望他们能像自己的歌词里唱的那样:太阳依然会从西边落,而自己依然对迷途未返有着不变的执着。

乐队的贝斯手三鹿曾说过:“我们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是一支年轻的乐队,我们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还有很多可以提高的部分,国内许多好乐队做着做着就没了,但我们不想那样”。

如果十年后,葡萄依然不愤怒,我希望我能带着我长大的孩子们到现场看看你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