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播放量破千万,日本导演拍出最真实武汉

subtitle 毒药君07-02 12:23 跟贴 16 条

这两天有部纪录片被刷上豆瓣热搜。

昨天抽时间看完,有些感动。

纪录片的主题,是解封之后的武汉。

记录它的导演,是个日本人。

因为是在6月初完成的作品,虽然层次还不够丰富,但也算真实。

今天毒药君决定聊聊它——

武汉,好久不见

Long Time No See, Wuhan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严格意义上说,这其实是一个SP,并不是电影纪录片。

说起导演竹内亮,很多内地观众可能比较陌生。

但其实人家是一位纪录片界的资深老司机了。

早在2000年,竹内亮就来内地拍过纪录片,随后和南京妹子相知相遇,最后定居在了那里。

夫妻俩后来经营了一档节目,如果你经常逛B站肯定不会陌生。

名字叫作,《我住在这里的理由》。

这是一部反映包括华人在内的诸多客居他乡的人的系列纪录片。

节目里有不少受访者,都是交叉居住在中日两国的国人和日本人。

通过每一期短短20多分钟的走访跟拍,观众能从中看到中日两国人士在文化、生活、学习等多方面的差异。

加之节目轻松幽默又不失自然的风格,让节目一直都有不错的关注度。

因为受访对象丰富多元,观众既能被说着一口川普的美国人逗乐,也能从旅日华人的经历中感受在日本生活的点滴。

可以说,竹内亮的这档节目,既给国人打开了一个了解日本文化的窗口,也给日本人了解中国提供了一种视角

今天要说的这部纪录片,就来自这档节目的特别企划。

上线24小时后,节目的网络总播放量就突破2500多万。

在正式走访武汉前,竹内亮先是通过微博征集10位受访对象,然后再从中挑选几位放到成片之中。

正如导演在导演所说,尽管武汉在4月初就因为遏制住了疫情宣布解封。

但真的要实地走访,内心还是多少有些忐忑。

毕竟,这里曾经是全国疫情暴发的起点,也是当时的重灾区。

这种隐隐的担忧,几乎出现在了节目组里的每一个人身上。

比如,公司里的员工得知这次特别企划后,就有人提出反对。

又比如,有人即便参与进来,也没有把出差目的地告知家人。

加上车厢里严格的防疫措施,和密闭空间内人人一张口罩。

如此种种,都会让人潜意识里感到一丝不安。

可等到真的到了武汉站,竹内亮傻眼了。

作为外国人的他,在简单和工作人员进行沟通过后,即可顺利出站。

当地员工并没有因为他的外来者身份就刻意刁难(境外入关需要隔离)。

来到目的地的第一站,竹内亮和摄制组就来到了新冠病毒爆发的源头——

华南海鲜市场

往日熙熙攘攘的海鲜市场,因为这场疫情,如今一片死寂。

为了了解休市对商家带来的影响,竹内亮第一个采访的对象,是经常从这里采购食材的日料店店主,小赖。

见到导演,小赖第一句话不是“你好”,而是以“我做过核酸检测了”开头。

他告诉摄制组,这句话现在已经成了武汉人和外地人打交道的“另类问候”。

目的一目了然,当然是让对方获得安全感。

据小赖介绍,根据自己长期从海鲜市场进货的经验来看,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其实并不多见。

在跟随小赖走访另一家食材供货商时,商户也表示,华南的感染病例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夸张。

关于新冠在中国爆发是不是因为吃野味所致,目前尚存争议。

且有关病毒的传播渠道和感染方式,随着一些新闻的流出,也更加令人匪夷所思。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是不是因为吃野味导致的病毒扩散。

吃,就一定增加被感染的风险。

所以,野味这种东西,再次奉劝各位美食爱好者不要以身涉险。



虽然病毒爆发的原因尚待进一步研究,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此次疫情对商贩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用小赖的话来说,自新冠爆发以来,自己的日料店一直处于歇业状态。

好不容易熬到6月重开店面,店里唯一的厨师还因为降薪的事儿辞了职。

在当前人人消费降级的大背景下,能收回食材的成本价维持店铺存在,是他唯一的目标。

谈到是否继续坚持,小赖坦言,自己对这家店有感情,放不下。

“会的,但是需要时间。”

面对竹内亮有关“你觉得会恢复原来的样子吗”的提问,小赖如是作答。

小伙子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尽管生意亏本,但至少店铺还在。

然而对那些驻扎商圈的人来说,结局就很残酷了

一些人因为扛不住高额租金只能被迫倒闭,并被迫看着自己苦心经营起来的店面任由别人“肢解”。



疫情之下难做的不止商户,还有医生。

为了了解武汉前线的防疫设备生产情况,竹内亮和摄制组来到一家医疗设备生产线。

在那里,导演头一次试穿了医用防护服。

一个字形容这种密不透风的防护服:

不过在室内试穿了几分钟,竹内亮就被热得出汗。

想想上个月那些顶着35°高温给北京市民做筛查的医生,和更早奋斗在武汉一线的众多医务工作者。

真的心疼他们。

说到医生,这次走访武汉期间,竹内亮特意采访了曾在抗疫前线做出过贡献的护士,龚胜男。

摘掉制服的她,性格开朗,私底下特别热爱舞蹈。



别看和竹内亮一开始相谈甚欢。

一旦提起新冠病毒在武汉肆虐的景象,据导演形容,“现场气氛突然就变了”。

之前还笑容满面的龚胜男,光是听到“死人”两个字,就瞬间哽咽到需要NG。



据胜男介绍,在抗疫高峰期,自己亲眼见证过太多死亡。

那种无力回天的感觉,对于一个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务人员而言,无疑是挫败而沮丧的。

看到殡仪馆门前的长队,想到一个个逝者的家庭已经因为这场疫情而支离破碎。

很难受

龚胜男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疫情,原本她已经打算离职。

“找不到人生方向”,她坦率地说到。

而随后到来的疫情,给了她重新检视自己和所从事职业的机会。

能帮到人,就是护士这个职业最大的意义。

而这,也是她此前未能深刻体悟到的“人生方向”。

毫无疑问,胜男也是幸运的。

她通过疫情,重新找准前进的动力。

然而对大部分承受疫情的普通人而言,今年,绝对是灰色的一年。

另一位受访者小庄,和胜男一样,她也是一位医务从业者。

不幸的是,从小抚养她长大外公和外婆,却因为这场疫情永远离开了她。

虽然武汉后来修建的火神山医院堪称工程学的奇迹。

然而在隔离医院尚未建立以前,“没床位”几个字对被感染者而言,无疑是天大噩耗。

小庄说,外公生前酷爱打麻将。

然而,电子麻将桌刚到货,外公却撒手人寰。

眼前的一幕,令人深切感受到一种荒诞之外的残酷。

在病毒面前,生命的脆弱是如此真实,而令人惋惜。

在复杂的大自然面前,自诩万物灵长的我们,什么都不是。

而发生在小庄身边被感染,尔后治愈了的亲戚身上的事,则让观众看到了一些人情中的阴暗面。

这个阴暗面,叫偏见。

影片摄制期间,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

竹内亮因为结石发作的缘故,疼到要助手打120。

此时的武汉已经恢复正常运作,然而因为他犯病的时间不是正常工作时间。

空旷的医院内,导演依旧花了些时间才找到床位。

缓解病痛后的竹内亮,对武汉抗疫高峰期的床位紧缺现象瞬间感同身受:

“今天感受到了疫情。因为医生不够,所以一直在等。大家都想要治疗急症,但是医生不是不理,就是没办法(人手抽不开),所以疫情的时候更严重。”

再看看一些键盘侠,在得知医院无法继续收容患者时的态度。

那,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层面的偏见。

这样的偏见一旦发展到极端,就容易出现“你是医生你就得给我治病”的心理。

去年的多起重大伤医事件,即是这种心理的激化表现。

▲数据来源:《澎湃新闻》有关2009-2018被报道的伤医事件统计

诚如竹内亮拍摄这期特别栏目的初衷一样,他的目的,是帮助武汉之外的国人,乃至国门之外的观众了解一个最真实的武汉。

消除偏见,一座城市和组成它的百姓,才能够尽快从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中振作起来。

谨慎虽好,但盲目的区别对待,万万不应该

说到理解,让我想起《我住》的另一期节目,被摄者是一个来武汉开咖喱店多年的日本大爷。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一个中国菜场的老板娘帮助他渡过了难关。

为了报恩,老人经常照顾这家店铺的生意,逢年过节也总会给点儿红包聊表心意。

尽管双方言语不通,但当得知老板娘记得二人过往的种种细节,老人还是感动到落泪。



那一刻,互助友爱跨越了语言和文化上的障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因为这份跨国友谊被拉近

今年节目组再度回访这位老人时,老人就“自己没有和同胞一并回国”的问题说道:

“我就是武汉人。”

除了老爷子,每一位对中国释放善意的日本人,正是有了他们,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才能放下芥蒂,保持正向交往。

在片尾,竹内亮说:

“看似平凡的日常失而复得后,大家都倍加珍惜。我想让全世界的人看到武汉最真实的现状,但同时又对武汉之行感到害怕。这部作品就是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下开始拍摄的。但拍摄结束后,一句话概括现在的感想,就是我还想再去武汉玩”

这也是毒药君的心声。

找时间,一定要再去一次武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