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病态的香港乐坛,“口水歌”泛滥下的陈奕迅和《K歌之王》

subtitle 文字怪人07-02 11:56 跟贴 65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粤语歌《K歌之王》,你以为是写一个KTV唱歌人的爱情故事?不是。

在整首歌词中一共有五个人物登场。

第一个登场的是KTV的麦霸。


他内心独白是:我唱歌不够好听,可能还会走音,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爱音乐,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唱歌而已,唱一辈子。

我唱得不够动人 你别皱眉
我愿意和你 约定至死
我只想嬉戏唱游 到下世纪
请你别嫌我将这煽情奉献给你

这时画面一转,到了一个酒吧里。

一个酒吧驻唱歌手登场了。

他的独白是:真音、假音、烟嗓。

《野狼disco》还是《惊雷》,你想要听什么?

你要点什么歌?我就唱什么歌。

可笑吧,我爱音乐,可我要在酒吧唱歌,唱50元100元最便宜的情歌。

《死了都要爱》我飙七次高音了有人在意吗?

一个月唱100次“蓝天白云”我唱到想吐有人在乎吗?

酒吧歌手怀疑自己,我真的爱音乐吗?

我这一生都只能在酒吧唱到嗓子坏掉了吗?

还能凭什么 拥抱若未令你兴奋
便宜地唱出 写在情歌的性感
还能凭什么 要是爱不可感动人
俗套的歌词 煽动你恻隐

此时画面再度转换,来到一个现场选秀节目的录音棚内。

一个选秀歌手登场。

他的内心独白是:我选的歌,不由己。

为了红,我只能根据导演的要求唱之前百万人流行的口水歌。

要跳舞,要对你爱爱爱爱不完。

要扮温柔,哪怕我有纹身。

要说没有女朋友,哪怕早已结婚。

要说自己二十一,哪怕早过二十七。

唱别人的歌,希望将来能有自己的歌。

要让全世界爱上我,而在一开声就要骗全世界。

谁人又相信一世一生这肤浅对白
来吧送给你叫几百万人流泪过的歌
如从未听过誓言如幸福摩天轮
才令我因你要呼天叫地爱爱爱爱那么多

画面再次转换,到了一个破旧的地下室。

黑暗中垂着一盏灯,灯下坐着一个头发乱乱的男子,散落一地的歌词和乐曲。

第四个登场的是怀才不遇的音乐人。

写了十几年的歌,写了几百首的歌,可大多数都卖不出去。没人要,被人当垃圾。

他的内心独白是,我写得千言万语都没人听没人看。哪怕我写到呕心沥血,写到泪流,最后感动的只有我自己一个。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人喜欢我的音乐吗?没有懂我的人吗?

他痛苦而绝望地靠着墙,我,还要继续吗?

将我漫天心血一一抛到银河
谁是垃圾 谁不舍我难过 分一丁目赠我
我唱出心里话时 眼泪会流
要是怕难过 抱住我手
我只得千语万言 放在你心
比渴望地老天荒更简单未算罕有

而后画面再次转换到万人欢呼的演唱会。

歌神站在舞台中央,卖力唱完了二十首歌。

又安可了《爱得过火》。

台下的听众喊着,“歌神、歌神,你唱歌好棒,好好听!”

歌神从舞台的升降台到达最高点,他看着万千荧光棒对他挥舞,他获得了鲜花和掌声。

但他却并不快乐,因为他失去了自我。

这一路爬上来,站上最高点,成为万人仰慕的歌王之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在弱肉强食的竞争中,原来那个纯真的自己不见了。

原来那个快乐唱歌的初衷不见了。

最早他只想要当一个麦霸的,只想每晚都在KTV快快乐乐的唱歌。

给你用力作二十首不舍不弃
还附送你爱得过火
给你卖力唱二十首真心真意
米高峰都因我动容 无人及我
你怎么竟然说K歌之王 是我

而在画面的最后,KTV麦霸、酒吧驻唱、选秀歌手、不得志的音乐人和歌神,五个人一同出现在了画面中。

他们只不过想唱歌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听。

可惜夜深了,观众累了,打了哈欠,关了电视。

原来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对于观众来说,都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娱乐之王。

一个遥控器,一个按键换台,就能让他们消失。

我只想跟你未来 浸在爱河
而你那呵欠绝得不能绝
绝到溶掉我

《K歌之王》是由林夕作词,陈辉阳作曲,陈奕迅演唱的一首歌曲。

《K歌之王》有粤语、国语两个版本。

粤语版本收录于2000年发行的专辑《打得火热》中。

歌词所写的是对于快节奏时代、快情歌时代的一种讽刺。

90年代的香港乐坛,是一个病态的时代。

所有唱片的奖项都是被唱片公司垄断买断,自由决定谁获奖的。

唱片公司吹捧的是偶像魅力,只是重视市场包装而不是音乐创作。

这就导致了只要长得帅和美就可以唱歌,唱什么无所谓,反正都能拿个奖。这对于粤语歌发展极为不利。

随着谭咏麟和张国荣抗议这一现象的放弃领奖,成就了香港最为著名的四大天王时代。

张学友、刘德华、黎明、郭富城支配乐坛,并且由于唱片公司的“商业目的”,他们垄断了几乎全部的音乐颁奖典礼的奖项。

这样不利局面导致音乐人的流失。

快到2000年,受到亚洲金融风暴影响,经济不振。

盗版猖獗、电脑和网络时代流行,MD等数码产品出现,大量歌曲被免费传播下载,导致唱片的销量大幅减少。

唱片公司难做,为了生存,唱片公司和卡拉OK集团合作。

他们想了个方案,推出适合年轻人能在KTV“独家试唱”的歌曲。

这一做法就必须将歌的门槛要降低,让词曲作者写一些难度低、随大流的歌。

歌曲采用简单的旋律和重复易记的歌词,令大众能快速掌握,轻松歌唱,这就形成了K歌文化和“口水歌”盛行的现象。

所有的歌词都是情情爱爱,所有的歌曲都朗朗上口。

《K歌之王》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了。

歌词所写的五个人正是那个时代所有“唱歌人”的心声。

代表大众的麦霸,在酒吧唱坏嗓子耗尽前途的驻唱,希望靠选秀改变命运的歌手,无人理会的音乐人,哪怕站到最高点的歌神也觉得唱歌没意思了。

《K歌之王》的编曲也很有意思——

前奏使用的是王菲的粤语歌曲《约定》的前奏,为的是衬托出第二句歌词“我愿意和你约定至死”。

为了让旋律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作曲者陈辉阳将著名乐曲《卡农》的部分旋律完美地融入到了歌曲中。

所以就算第一次听,每次听,都感觉这首歌好像很“很熟悉”。

这样七拼八凑的《K歌之王》正是诠释了歌曲本身的娱乐精神。

一年以后,《K歌之王》国语版推出。

作词人林夕将华语乐坛当时最红的65首歌名串联成整首《K歌之王》。

作曲前奏“改成”张宇的经典国语歌曲《用心良苦》的前奏,为的是衬托出第一句歌词“我以为要是唱得用心良苦”。

看似唱得容易,深入来说歌曲是对2000年病态乐坛“滥情之风”的讽刺:

苍凉地道出那个膨胀泡沫的“K歌盛世”,以及歌手和音乐人在现实与梦想间摇摆挣扎的无奈。

结语:

无论是国语还是粤语的《K歌之王》都是具有里程碑式的音乐作品。

它唱出无数人的心声。

害羞的男孩在KTV点了一首歌,想唱给一旁暗恋的女孩听。

但一首歌怎么能感动女孩,怎么能给男孩幸福?

参加一个又一个节目的选秀歌手,把全家的破事说得惨天惨地。但万人海选,幸运儿只有一个。

不是每个有才华的音乐人都能幸运获得周杰伦式的成功。

哪怕成为歌神又如何?也只是听众手里一张便宜的唱片。

创作音乐的只是少数,对大多数人而言音乐不过是生活的附属品。

全世界有那么多音乐消遣,谁会只爱一首音乐、一个歌神到永远?

断了气、铁了心成为了无情的K歌之王,在时间的洪流中都会消逝,换来数十年后“原来我听过这歌”的流泪一惊鸿。

欢迎关注作者,获取更多有趣的歌词解读。比如《富士山下》《无人之境》《浮夸》《任我行》《少女的祈祷》《约定》《你的背包》《失忆蝴蝶》《罗生门》等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