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夏:一部党项英雄的崛起史

subtitle 武黛娱乐说07-02 09:20

引言:元对西夏的恨,可谓恨之深,恨之切!元为宋、辽、金都编修了正史,唯独没有为西夏编写,差点让强大又繁华的西夏文明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一:元与西夏的渊源

1227年,成吉思汗战死在征服西夏的六盘山上,蒙古铁骑对西夏产生了疯狂的复仇计划,最后党项人建立的西夏在这次战争中灰飞烟灭!波斯人在《史集》中记载:

国王和居民全部遭屠杀!

这意味着整个党项族在这次战争中全部遭到屠杀,但实际上,在那次屠杀的过程中,有一小部分党项人逃出了蒙古铁骑的魔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史学家证实,现在安徽的合肥、桐城、安庆一带的5000多人的余氏家族就是党项人的后裔,在他们提供的族谱中可以看到,他们有个共同的祖先叫余阙,余阙是元代的名臣,而且族谱中明确载明他们的祖先来自遥远的中国西北,第一代人是沙拉藏卜;与此同时,在河南省的濮阳县杨什八郎村村口的一块留存了几百年的石碑碑文上也记载了他们的祖先叫唐兀台,从宁夏贺兰山来,在他们提供的家谱中也可以看到他们叫唐兀杨氏。唐兀台就是曾经的唐古特,1000多年前,蒙古人就称党项人为唐古特;另外,今天四川的甘孜和阿坝一带生活的木雅人,也被证实为党项人。至此,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史书中记载的被蒙古人灭绝的唐古特也并不真实。党项人并没有完全消失!

西夏国存在190余年,奈何元朝没有为西夏编史,以至于在现在人眼中,西夏变的神秘莫测!

二、党项人的艰难崛起之路

史料记载建立了西夏王朝的党项人最先生活在:

黑头石城漠水边,赤面父冢白河上,高弥药国在彼方

这个地方就是现如今的青藏高原东部的青海湖周围。这里是党项人的发迹之地!

第一次迁徙

公元4世纪,鲜卑人从遥远的大兴安岭迁徙到青藏高原的环青海湖周围,为了地盘与党项人争斗不断。100年之后,鲜卑人崛起,建立了吐谷浑王国,吐谷浑王国东西横跨4千里,南北延绵2千里。党项人在争斗中失败后第一次面临巨大的抉择:要么归属吐谷浑,要么离开生活了几百年的故土另寻他处。

经过酋长们的民主议事原则,最后有一大部分党项人决定留下来归属吐谷浑,另外一小部分党项人为了保留党项人的血脉,决定另辟蹊径,开始了未知的迁徙之路。这群离开的党项人之中有一支力量最强大的拓跋部落后来成为了党项人的中坚力量和核心纽带。他们带着族人来到一个叫析支之地的地方,这个地方在今天的甘肃、青海和四川的交界处,位于青藏高原的东南部,这里位置偏僻但水草丰美。他们决定在这里休养生息,把这里当成自己新的家园。

鲜卑人崛起之后,吐蕃人也开始崛起,党项人在析支之地小心翼翼的生活了1个多世纪,虽然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但是他们内心深处始终坚信未来会有属于他们的时代。

第二次迁徙

到公元7世纪的时候,也就是公元618年,经历了400多年战乱与分裂的中国终于迎来了大统一,唐朝建立了。与此同时,吐蕃的力量也非常强大,而党项人正好生活在吐谷浑、吐蕃和唐帝国之间,这个特殊的位置让党项人再次面临重要的抉择。然而吐蕃一直对党项人实行吞并策略,而唐朝对少数民族实行融合政策,特别是公元626年李世民昭告天下“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也就是实行“夷夏一家亲”的怀柔政策。这让党项人看到了生的希望。随着唐帝国周围的少数民族不断归顺,党项人也决定归顺唐朝。公元638年,党项首领拓跋赤辞请求归唐。李世民任命拓跋赤辞为党项部落的都督,还赐给他国姓,李!从此党项人生活的析支之地划入唐朝的版图,拓跋赤辞宣誓誓死效忠于大唐帝国。

公元663年,吐蕃灭掉了强盛一时的吐谷浑王朝,随即向东、向北扩张,草原上的平衡被打破,党项人突然变的岌岌可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党项人再次面临两个选择,要么留在当地被吐蕃人征服,要么继续向唐帝国周围迁徙。最后,拓跋首领再次带着党项人开始了第二次大迁徙,他们离开了生活几百年的析支之地,最后彻底离开了故土青藏高原,唐朝把离长安不远的黄土高原划分给党项人居住,他们第一个定居的地方叫庆州,这里土地肥沃,既适合农耕也适合放牧。从此,党项人在唐朝的庇护下安稳的生活了200多年,这200多年中,党项人由游牧社会进入到封建社会,他们学习着中原的文化,也在不断的进步着他们的思想。

公元881年,农民军发生起义,最终攻陷了长安城,大唐皇帝出逃,帝国危在旦夕。与唐帝国命运紧密相连的党项人得知后,在首领拓跋思恭的带领下与长安城里的起义军发起了殊死搏斗,在这次东渭桥战争中,拓跋思恭的弟弟拓跋思忠以及数千名党项男儿战死在长安郊外,他们用族人的鲜血证明了党项人的忠诚,用生命报答着大唐的庇护之恩,最后帮助大唐夺回了长安城。作为回报,唐熹宗任命拓跋思恭为节度使,统辖帝国的北疆四州。一瞬间,党项人的生存空间扩大好几倍,也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誉,这成为党项民族崛起的重要转折点。这也说明一件事:每个人的荣誉和收获都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一个民族!

第三次迁徙

公元960年,宋帝国建立。在宋之前,北方的契丹人已经建立了强大的辽帝国。党项人再次发现,他们又处在两个大国之间。夹缝求生存的滋味并不好受,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又会怎样?

公元981年,宋太宗颁布诏书要求党项人交回夏州的管理权,同时要求党项贵族迁往大宋的都城汴梁生活。大部分党项贵族对繁华的汴梁生活羡慕不已,立即同意宋太宗的要求。但是有一个人,有不同的想法。他就是拓跋大首领的堂弟李继迁。当时年仅20岁的李继迁说:虎不可离于山,鱼不可脱于渊,我们不能离开生存多年的游牧之地。公元982年6月,李继迁决定带着家人和追随他的族人打着送葬的名义逃离银州城。后来他们逃亡到地斤泽,这是在夏州东北100多里处的一片沙漠绿洲。在那里他举起了反宋自立的旗帜,这在党项历史上是个巨大的转折点。

党项英雄李继迁的崛起之路

过度自信带来的灭顶之灾

公元982年,年轻气盛的李继迁偷袭宋朝的夏州边境小镇,他认为以步兵为首的宋军不会来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斤泽,他以为他的羽翼开始丰满,自己的能力可以与宋帝国抗衡了,他这次偷袭的结果使党项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地斤泽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被宋军偷袭,族人死伤惨重,他的母亲和妻子都被宋军抓走,他不得已带着亲信逃亡。后来,他为了收回祖先的土地,他宁愿放弃母亲和妻子也不向宋帝国投降,为成就党项的大事业舍弃了小家。他随后和大宋之间展开了一系列的斗争策略。

连辽抗宋

那时候的大宋与大辽之间关系已降至冰点,双方为争夺地盘互动战火十余年,李继迁发现这一时机后,率先与大辽结成同盟对抗大宋,大辽也将一位公主下嫁给李继迁当老婆以稳固同盟。大宋面对大辽和李继迁的围攻,最后不得已停战妥协。

机智应对经济制裁

在战争上妥协之后,宋太宗开始计划着对党项人实行经济制裁。物产富饶的中原地区,粮食和茶叶等生活必需品用之不竭,于是宋太宗下令停止一切边境交易,关闭边境的一切交易榷场,不允许宋人与党项人之间交易粮食、茶叶等生活必须品。但是,英明一世的宋太宗忽略了一件大事,百姓生活中赖以生存的青盐产地都在李继迁占领的地盘上,宋人根本离不开品质上乘价格低廉的青盐,李继迁借此机会鼓动党项人与宋人之间走私贸易,互相交换双方的必需品。结果不言而喻,这次经济战也是以大宋的失败而告终。

宋太宗怒烧夏州城

宋太宗在经济制裁失败以后,愤怒着烧毁了夏州城。这釜底抽薪的一招让李继迁带领的党项人失去了最基本的根据地,他开始重新考虑与大宋之间的关系,他尝试着向大宋妥协,派心腹去跟宋太宗谈判,奈何宋太宗根本就不搭理他,直接扣押了他的心腹。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李继迁最后将目光放在灵州,他带着党项人劫持了运往灵州的40万担粮食,这次彻底惹怒了宋太宗,宋太宗从全国各地抽派5路大军围剿李继迁,在黄土高原生活了几百年的党项人在沟壑纵横又广袤的黄土高原上来无影去无踪,待宋军寻找到精疲力尽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大败宋军,宋太宗得知战败的消息后一病不起,最后不得已在愤懑中离世。李继迁和宋太宗的较量,最终以宋太宗的失败而告终!宋真宗即位以后,他无心与李继迁抗争,册封李继迁为夏州节度使,还释放了李继迁的心腹张浦,在无数次的生死考验中,李继迁终于夺回了祖先留下的基业。

收获灵州

李继迁并不满足夺回的祖先基业,他还有更大的梦想,心中的帝国梦。他最先把目标投向灵州,这里物产丰富,粮食充足。他需要坚固的财政基础来扩大自己的基业。他不断的用兵灵州。宋帝国内由于皇帝优柔寡断,朝廷内出现了积极派与反战派,两派的斗争最后断送了急救灵州的最佳时机,灵州被李继迁收入囊中。他后来将灵州更名为西平府,将这里定为党项人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以西平府为根据地,李继迁开始对周围的城池入手。

攻占凉州

他后来又看中凉州城。这里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一段河西走廊的门户。他为了得到凉州城,他采取声东击西的战略假装率军南下攻宋,待宋军把所有主力都调回防御的时候,他率领大部队掉头越过贺兰山直接攻打防备松懈的凉州城,很快就将凉州城拿下。凉州城的拿下意味了他的梦想实现了一部分。

随着成就的越高,他内心又开始膨胀起来。最后死在诈降对手的手上。那年,他才41岁。带着遗憾离世之前,他给儿子李德明留下遗嘱:一定要尽各种努力争取与大宋和谈,为后世的壮大争取时间。他一生英勇,却要求儿子假装沉寂。还好他的儿子不负期望,在他死后的几十年间,李德明一直以委曲求全的低姿态出现在宋辽两国之间,主动向两国俯首称臣。在与大宋、大辽和平的几十年中间,党项人不断壮大实力,迅速崛起。

王的时刻

公元1028年,李德明的儿子李元昊在父亲的精心安排下,率军攻占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镇甘州,一战告捷。随即李德明将李元昊指定为党项人的新首领。这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党项时代即将到来。他将成为宋帝国未来最强大的对手。

史书对李元昊的记载:

元昊,面圆高准,身长五尺有余。衣绯衣,冠黑冠,佩弓矢。

1032年,宋辽两国几乎同时册封李德明为夏国王,从节度使到王,党项人的历史地位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也是在这一年,李德明病逝。李元昊彻底成为党项人的最高首领,继承夏国王位。

李元昊即位以后的第一道政令就是秃发令:

三天内,如有未秃发者,格杀勿论。

除了这道政令以外,他还下令所有党项人要舍弃丝绸衣服,穿上皮毛衣服,他本人还带上大耳环。其次,他将拓跋氏改为嵬姓,他自己叫兀卒。兀卒的汉文意思是青天子。一系列的操作之后,公元1038年,李元昊建立西夏王朝。

(李元昊是个千古奇才,以后有机会单独为他写文)

结束语:每次在民族即将危亡的关键时刻,党项族里都能涌现出一位杰出的首领,以高瞻远瞩的眼光带领族人做出正确的选择,战胜危亡,党项族的梦想从一粒种子发芽到长成参天大树,有无数个党项英雄前赴后继的奋斗和奉献。奈何西夏王朝存在190余年,元朝却没有为西夏编史,以至于在现在人眼中,西夏变的神秘莫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