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凤的发现者:考古学家张云鹏

subtitle 温暖的栖息地07-01 08:52

谁发现了中国第一凤

器晤3N3N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比揭晓,史前长江中游的文明中心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荣列其中。

专家点评说:天门石家河遗址近年来发掘所取得的一系列成果,给我们带来了对这个遗址以及对长江中游地区文明化进程的新认识。在这个遗址中心部位的谭家岭地点,发现了油子岭文化时期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的城址,是迄今所知长江中游地区早于屈家岭的城址中面积最大的。这就表明,石家河遗址自公元前3000~前1800年这1200年间,一直是长江中游地区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核心地点,没有之一。

天门石家河遗址由此引起了社会更广泛的关注,也惊动了邮票设计者。2017年,中国邮票总公司从大量凤文物中遴选出了“史前玉凤”(中国国家博物馆)、“西周凤鸟青铜尊”(山西博物院)、“唐代凤首龙柄青釉壶”(故宫博物院)、“唐代灞桥金凤”(西安市博物院)、“明代缂丝凤穿牡丹团花”(清华大学美术馆)和“清代青花凤穿牡丹纹罐”(故宫博物院),设计制作发行了6枚凤文物主题邮票,这些凤文物都是不同时代的顶级艺术品,可以说样样精工,件件精彩。

其中第一件是国家博物馆收藏的玉凤,是具有“中国第一凤”美誉的史前文物,它正是发现于天门石家河遗址。

入选凤文物主题邮票的六件文物

多数人不知道,这一件最古老的玉凤文物,当年是被一位年轻的考古学家发现的。这位考古学家,也是石家河遗址首次发掘的主持者。

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石家河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承前启后,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当年发现的那枚玉凤也愈发晶莹夺目,而那发现者似乎有些开始被淡忘了。

那是1954年的冬季,湖北天门和京山的水利建设中要修建石龙水库干渠,在渠道沿线特别是石家河镇附近发现大量古代石器和陶器。接到天门县有关部门报告后,省文化局与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联合成立了石龙过江水库指挥部文物工作队,具体负责石家河及邻近地区的考古工作,由北京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派出的张云鹏任队长(最初任命王伯洪和张云鹏为队长,但王伯洪当时实际未参加石家河的发掘工作),湖北省博物馆的王劲任副队长。张云鹏和王劲那时都是不及30岁的青年考古学者,他俩在考古中逐渐培养起感情,后来终成眷属。

已故考古学家张云鹏先生

文物队很快确认石家河有多处重要的古文化遗址,田野考古发掘在1955年拉开序幕。经过几个月的连续工作,张云鹏和王劲他们发掘了罗家柏岭、杨家湾、石板冲和三房湾四处遗址,这也是江汉平原一次意义深远的考古发掘,初步认定石家河一带古代遗址分布密集,遗存堆积丰厚,是一处大型群落性遗址。

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卫星图

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

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 第一次发掘平面图

我们要重点关注的是罗家柏岭遗址的发掘,因为人们现在已经熟知的那件玉凤文物就是在那里出土的。

发掘结果发现,遗址中部有个土台,土台四周挖有水沟,在南边的水沟里张云鹏发现了这件团着身躯的玉凤。

同时在土台及附近发现玉器四十多件,有玉人头像、玉蝉、玉龙、玉凤、玉璜和玉管等。其中的玉龙和玉凤,在约四十年后公布的考古报告中称为龙形环和凤形环,因为器体呈圆环状,龙与凤形都是首尾自体相接,正是团龙团凤的造型。

正式考古报告刊发的20世纪50年代 罗家柏岭遗址出土玉器

正式考古报告刊发的20世纪50年代 罗家柏岭遗址出土玉器线描图

20世纪50年代 罗家柏岭遗址出土玉人头像

罗家柏岭这件玉凤形体很小,采用减地阳刻法,表现出高超的玉作水平。玉凤直径只有4.7厘米,凤体团身扁平,凤眼圜形,冠羽后卷,两歧长尾。这一造型影响了中国后来几千年凤鸟艺术的发展,是团凤的标准姿态。

20世纪50年代 罗家柏岭遗址出土玉凤

这是很意外的发现,因为玉凤精美异常,怎么也不能让人相信,它与粗糙的土陶共存于同期的史前时代,起初以为它的时代指向可能是历史时期的商周。

最初对这玉龙玉凤的认识,因为加工技术很高,工艺很精,张云鹏先生初步判断它们属西周遗物。他于1956年将玉凤带回交与中国历史博物馆陈列展览,后来年代也修正为新石器时代,才被称作“中华第一凤”。

参与发掘的王劲老师现在虽然已经90多岁了,提起玉凤的发现与研究仍然记忆犹新。她后来与主持殷墟发掘的郑振香老师一起讨论研究,确认罗家柏岭土台是一处重要的建筑基址,就是一座石家河文化玉器作坊址,也进一步确定玉凤是石家河文化遗物。王劲老师在80多岁时还撰文研究石家河文化玉器与江汉文明化进程,由玉凤论及楚人崇凤的渊源,将凤文化的创造归属为石家河人。

从最初成立文物工作队开始,石家河遗址考古已断续进行了六十多年,罗家柏岭制玉作坊遗址和出土的玉凤,一直激励着后来的考古人。

后来的发掘揭示出石家河遗址三个时期的文化遗存,文化发展序列是油子岭文化(距今约5900~5100年)、屈家岭文化(距今约5100~4500年)、石家河文化(距今约4500~4200年)和后石家河文化(距今约4200~4000年)。石家河常有重要发现问世,玉器也常有发现,在肖家屋脊发掘出土100多件精美玉器,它们都葬在瓮棺中。

深入的考古调查证实,石家河存在一个以石家河古城为核心的,由39处地点构成的大型史前聚落群。石家河古城面积达到120多万平方米,外围有环绕的城壕。后来又在古城中心发现了谭家岭小城,城壕内面积达26万平方米,年代早于距今约5000年前,这是石家河大城兴起的重要基础。

考古证实石家河文化时期,石家河遗址的中心地位已经确立,代表了一种早期国家形态的存在。古城外的印信台作为专门的祭祀场所,可能是一个国家级的祭祀中心。

湖北天门石家河 祭祀遗址发掘现场

在许多陶缸上发现了40多种刻画符号,这是具有文字功能的书写表达。近年在谭家岭又意外发现九座瓮棺葬,有五座发现各类玉器240余件,是石家河遗址玉器又一次大规模集中出土。

玉器中神人头像、双人连体头像、玉虎和玉鹰等,采用复杂的透雕和细小钻孔技术,有圆雕、透雕、减地阳刻、浅浮雕线刻多种工艺,代表了史前中国乃至东亚地区玉器加工工艺的最高水平。或者说它已经奠定了商周时代的琢玉工艺基础,也难怪考古学家在起初见到这些玉器时,会以为它们就是商周遗物。

2015年天门石家河遗址出土玉器

后来在商代遗存中,也还真就发现了类似的玉凤,引起许多研究者探索的兴趣。

殷墟在1976年5月发掘出商王武丁的王后“妇好”墓,妇好随葬玉器类别很多,一件编号为M5:350的玉凤引起了人们关注。玉凤为双面片雕玉饰,造型与商代甲骨文中的凤字相似,是一只神气满满的神鸟。发掘者只用“作侧身回首形,阳纹浅浮雕,相当精细”15字作了描述,细观玉凤,长喙圜眼,高冠卓然,长尾两歧,短翅半展,隐足亭立。乍观体态秀长,似回首欲飞去;静睹羽色晶莹,觉飘逸之风起。

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玉凤

这玉凤一定是妇好心爱之物,不过对它的来历却颇费猜测。发掘者坚称玉凤为商代玉器,也有人认为属于龙山文化遗物。也有几位学者先后提出了怀疑,认为它应当是南方石家河文化的遗物,时代早出殷墟千年上下。

石家河之玉,从遥远的时空进入到妇好的世界,这期间发生过怎样的传承故事呢?我们不得而知。

一位商代王后喜爱的玉凤,来自数百公里之外近千年之前江汉区域的石家河文化,这中间发生的故事早已烟消云散,不过漫长的时光并不能化解我们的好奇。

根据妇好墓发现之后陆续获得的考古证据,特别是比对近年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新出土玉器资料,综合考定玉凤确非商代制品,而是更早时代长江中游石家河文化器物。

以往在湖南澧县孙家岗一座石家河文化墓葬中发现凤形透雕玉饰,又有在湖北天门石家河罗家柏岭发现团凤玉饰,还有石家河新近发现的对鸟(双凤)玉佩,表明石家河文化居民对凤怀有特别的情感认同,他们应是神凤最初的缔造者。

最初的凤形,应当是诞生于石家河文化,从此凤崇拜也成为一种规范的信仰方式,并且很快汇入史前造神运动的潮流中。

妇好玉凤与罗家柏岭玉凤虽存有一伸一屈的区别,凤首凤身和凤尾的造型却是完全相同。从制作方法上比对,两凤的工艺也是一样,纹饰都采用减地阳刻,这与妇好墓同出的其他玉器明显不同,多数玉器纹饰采用的都是两阴夹一阳的工艺,不用减地技法。石家河新出土的展翅玉鸟和对鸟玉佩,也都是采用这种减地阳刻工艺制作,表现了高超的玉作水平。

石家河文化及后石家河文化的玉器制作工艺水准,在史前已经达到巅峰。采用巅峰技术,制作出第一枚精致玉凤,让玉凤一诞生便显出高贵优雅,这是石家河人一个重要的文化贡献。

石家河人的玉作除了精致,还有小巧、奇峭、灵动、别致等诸多特点。构形具象与抽象共存,彰显象征内涵,少见纯粹意义的饰品。玉凤,同玉龙、玉虎、玉蝉一样,都是在神话背景下催生出的艺术品,它们都应当具有特别的涵义。

依照后世的概念判断,凤为百鸟之王,凤为阳之精,五行属火。石家河新发现的凤鸟纹圆形玉佩,圆润的玉佩中用阳刻工艺刻画出一只展翅的凤鸟,应当是寓意阳鸟负着太阳飞翔,可以看作是石家河人奉行太阳崇拜和阳鸟崇拜的实证。

2015年天门石家河遗址出土凤纹玉佩

石家河人不仅制作出单体和双体的凤鸟玉佩,还制作出非常诡谲的凤鸟形冠玉神面,玉神面常常雕刻成两面神,正背是表情不同的神像。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太阳神,也与太阳崇拜相关联。由崇阳到崇凤,这可能是石家河人创造出玉神凤的来由。

开创石家河遗址考古,发现石家河玉凤的考古学家张云鹏,在生命最美好的年华里,在不长的时间内,全身心投入田野工作,完成了一系列重大考古项目,首次确认江汉地区史前文化遗存,首次发现南方史前稻作遗存,并开启楚文化考古序幕,培养了一批考古专业人才,可是他却因此得祸,在文革中不幸被迫害致死。

一个热诚奉献自己才智的考古人,就这样过早地被迫结束了探索,中止了思想,不然他这大鹏也会象神凤一样扶摇九天。

考古界没有忘记张云鹏,不过却少有人知道他的原名叫张凤翔。张凤翔的弟弟妹妹,叫张凤鸣、张凤,这是冥冥之中的机缘巧合,还是前世早已注定的遇见?

我们不知道,当兄长的对家人是否说起过他发现玉凤的故事,他们如今都已经不在人世,可这与他们也与我们有缘的中国凤,会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一个考古人发现的故事。

张云鹏,张凤翔,你的英灵与凤鸟同在神州,与凤鸟共舞九天。

#考古学家#

#玉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