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宫廷斗争揭秘:究竟什么原因,让汉武帝刘彻扬言族灭舅舅全家

subtitle 辣么历史07-01 08:12 跟贴 1 条

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代大有为的雄主,汉武帝刘彻在刚继位的那几年里面对的是极其复杂的宫廷政治斗争。

自建元元年开始,汉武帝在魏其侯窦婴和武安侯田蚡的支持下开始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改革。可作为武帝的改革助手,田蚡究竟做错了什么,让汉武帝扬言要族灭他全家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几何时,孝景帝刘启忧心自己死后,汉朝将沦入主少臣强的险境。险境中盗窃鼎司的白脸奸贼是窦婴。公元前139年,窦婴罢相下野。这位强势的表叔走了,舅舅田蚡在四年后继为辅政大臣,孝武帝刘彻该不会再像父皇担心的那样,沦为受人摆布的傀儡了吧?

但前门逐虎,后院进狼。田蚡这个舅舅并不比表叔窦婴更安全。他的心机之深,手段之狠,游侠习气之重,较之窦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史记》载:

淮南王安谋反觉,治。王前朝,武安侯为太尉,时迎王至霸上,谓王曰:“上未有太子,大王最贤,高祖孙,即宫车晏驾,非大王立当谁哉!”淮南王大喜,厚遗金财物。上自魏其时不直武安,特为太后故耳。及闻淮南王金事,上曰:“使武安侯在者,族矣!”


——《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

上面这段文献记载了一桩发生于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冬十月间的公案,其中的主角正是孝武帝刘彻的舅舅田蚡。17年后,刘彻从淮南谋反案的审讯记录中获悉了这桩旧案的内情,对那位已经故去10年的舅舅仍然忿恨难当,甚至咬牙切齿地说,倘若武安侯活到如今,我非族灭他不可!究竟是什么事能激起刘彻对田蚡如此狠毒的杀心呢?

照司马迁所述,建元二年,淮南王刘安入京朝觐,田蚡亲往霸上迎迓。在两人的叙谈中,田蚡委婉地向刘安表达了这层意思:当今皇上还没有择立储君。假如皇帝遇有不幸,他田蚡将支持刘安接掌大宝。

这是一番非常蹊跷的表态

论亲疏,田蚡是孝武帝刘彻之母王太后的亲兄弟,也就是刘彻的亲舅舅。他为什么不紧紧抱住刘彻的大腿,却要舍近求远,巴巴儿地跑来刘安跟前儿讨好卖乖呢?

再从辈分上说,刘安是孝武帝刘彻的叔父,与刘彻的父亲孝景帝刘启是平辈。就算刘彻还没有亲生儿子,须从宗室旁支里挑一个人作储君,那也应该从晚辈中择取贤者,没道理指定叔父刘安作接班人哪。按自然代谢的规律论,叔叔怎么可能熬得过侄儿呢?

这样想来,就只有一种原因能解释田蚡的反常举动了:孝武帝刘彻有可能突然暴毙或被废黜,而一旦刘彻离开龙座,最有资格入京继位的刘姓诸侯就是宗室的长者淮南王刘安。田蚡不辞辛苦,大老远地跑来霸上向刘安献媚表忠心,无非是未雨绸缪,铺好自己的退路。

如果把刘彻比作一艘巨大的海轮,田蚡就是海轮上的耗子。现在耗子已经嗅到了危险——前方有飓风,船可能要翻,它得随时准备好弃船逃命。到底是何方神圣有这么大的能量,足以掀起波澜打翻刘彻呢?

《汉书·武帝纪》载:

二年冬十月,御史大夫赵绾坐请毋奏事太皇太后,及郎中令王臧皆下狱,自杀。丞相婴、太尉蚡免。


——《汉书·武帝纪》

在孝武帝刘彻初登大宝的公元前140年(建元元年),他与魏其侯窦婴、武安侯田蚡结成联盟,共同支持王臧、赵绾等儒生进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改革。因为实际执政的太皇太后窦氏笃信黄老之学,于是乎,儒、道两家的学术之争遂演变为皇帝与太后的权力之争。

建元二年岁首,赵绾具名上书,要求剥夺窦太后的听政之权应该被视作是改革派向窦太后的公然摊牌。它就像一根导火索,瞬间引爆了刘彻与窦太后之间的战争。太后不但杀了王臧、赵绾,甚至连支持他们的丞相窦婴和太尉田蚡也一并罢免。假如太后再一鼓作气,节节进逼,下一步她就该废立皇帝了!所以建元二年的第一个月,对刘彻来说,也是决定他生死存亡的一个月

巧的是,根据《史记·淮南衡山王列传》的记载,就在本年,淮南王刘安进京了。司马迁说武安侯田蚡亲往霸上迎接刘安的时候仍在太尉任上,还没有被窦太后免职。据此推论,刘安抵京的时间只能在建元二年的岁首即十月,刚好卡在赵绾上书、太后震怒之前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编列本年史事,将刘安入朝和田蚡罢官写作前后脚发生的两件事,也印证了上述推论。这个时间表一旦确定,我们就不难理解田蚡在这一个月里的所作所为了。

孝武帝决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田蚡实是始作俑者。因为《史记·儒林列传》说:

及窦太后崩,武安侯田蚡为丞相,绌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


——《史记·儒林列传》

建元二年的改革因为窦太后的阻挠而遭遇失败。四年后太后崩殂,是重新掌权的田蚡再兴前议,终于将黄老杂说逐出了朝堂,定儒学于一尊。由此可见罢黜百家原本就是田蚡的主意。在窦太后还健在的建元二年,田蚡就撺掇孝武帝刘彻罢黜百家,其实是在拿刘彻的政治生命与窦太后做一场豪赌。

如果刘彻赌赢了,那他田蚡鸡犬升天,权势地位必至一人之下。可万一刘彻赌输了,被废了呢?那田蚡也得提前为自己找一个新靠山不是?淮南王刘安就是他选中的靠山石,这才是田蚡为什么要赶在赵绾上书前巴结刘安的真实原因

站在刘彻的角度看,舅舅在大战将至之际骗他顶在火在线当炮灰,自己个儿却猫在后头偷偷画好了逃跑的路线图,“使武安侯在者,族矣”(《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临阵脱逃,吃里扒外。就算杀了田蚡全家,刘彻都未必解恨。

披着改革家的外衣,骨子里田蚡是个狡猾的投机商,一个精致而务实的利己主义者,只不过他没算准窦太后的心思。废掉田蚡,甚至废掉自己的亲侄儿窦婴,对老太后来说决心都不难下。可要废黜刘彻,另立刘安为帝,太后就不得不再三踌躇了。

刘彻就算再忤逆,但毕竟是窦太后嫡亲的孙儿。他刘安再好,也只是一个与窦太后毫无血缘关系的所谓远亲。更不能不提的是,刘安的父亲淮南厉王刘长就是被窦太后的丈夫孝文帝刘恒给逼死的。“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史记·淮南衡山王列传》)讽刺刘恒、刘长兄弟相煎的民谣还在三尺童子的口中流传,刘安对这桩杀父之仇仍时时切齿。扶他上位,难道他会比刘彻对窦太后更恭敬?

就算只为自己求一个善终计,窦太后也不能不保留刘彻的帝位。而这一保,田蚡卖主求荣的隐事就算暂时被掩盖了过去。

这一场政潮平息的4年后,窦太后驾鹤西归,孝武帝刘彻终于从一头带着枷锁的乳虎蜕变为王者。舅舅田蚡也因为他的掌权得以丞相的身份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做成定案。

到这儿,西汉的教育体制与学术思想算是走到了一个大转折的关键点上。在此之前,西汉学术仍然延续了战国百家争鸣的余绪,私学鼎盛,官学不兴。清儒洪颐煊说:

《陈平传》“治黄帝老子之术”,《田叔传》“学黄老术于乐鉅公”,《张欧传》“孝文时以治刑名事太子”,《晁错传》“学申商刑名于轵张生所,与雒阳宋孟及刘带同师”,《田蚡传》“学《盘盂》诸书”,《韩安国传》“受韩子《杂说》邹田生所”,《主父偃传》“学长短纵横术”,《张汤传》“王朝,齐人,以术至右内史,边通学长短”,皆汉初杂学。


——转引自《史记会注考证》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一旦贯彻下去,汉初杂学必将式微,百家争鸣的历史也会彻底终结。从效果上说,这个政策与78年前秦始皇下达的焚书令有异曲同工之处。秦始皇的焚书令要求禁绝民间藏书,使天下向学者以吏为师。

在从前的文章中我曾经分析过,秦始皇与李斯宁愿背负天下人的唾骂也要执意焚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打压私家学派,重建官学的权威,并进而培养一批对现政府有向心力、有认同感的新式学者。如若不然,一旦泛滥的私学游士与游侠势力相结合,必将严重腐蚀秦始皇的统治基础。事实上,秦朝最终也正是亡于范增、郦食其这些游士与刘邦、项羽等江湖势力的连手。

西汉前期的高层政治决策每以亡秦为殷鉴。游士与游侠的威胁是如此巨大,连秦始皇都为之寝食难安,难道汉武帝就能坐视不理吗?远的不说,单说那个与田蚡合谋、觊觎皇位的淮南王刘安。他在建元二年铩羽而归后,一直在广泛招揽私学游士,做着叛乱谋反的准备呢:

建元六年,彗星见,淮南王心怪之。或说王曰:“先吴军起时,彗星出长数尺,然尚流血千里。今彗星长竟天,天下兵当大起。”王心以为上无太子,天下有变,诸侯并争,愈益治器械攻战具,积金钱赂遗郡国诸侯游士奇材。诸辨士为方略者,妄作妖言,谄谀王,王喜,多赐金钱,而谋反滋甚。


——《史记·淮南衡山王列传》

私学游士趋红踩黑,挑动诸侯藩王对中央的不臣之心。而刘安则像游侠招揽宾客那样,豢养游士以为羽翼之辅。假如这股势头得不到有效的遏阻,难保秦末群雄逐鹿的乱象不会在西汉重演。想当初秦始皇整顿私学,构想“以吏为师”。

具体地说,它必须达成两个目标:其一是以法家学说横扫诸家杂学,肃清异己思想;其二是将办学的主导权由民间收归于政府,确保后续培养的新式学者效忠皇帝,为朝廷所用

但“以吏为师”的政策推行起来阻力很大。因为先秦学派中的齐、鲁儒学实在太过强势,难以遽然压服。最终秦始皇不但两个目标双双落空,还落了个焚书坑儒、千古暴君的骂名。到刘彻上台时,西汉王朝已经走过了一个甲子,但游士与游侠的顽疾仍然折磨着这个国家。是时候重将整顿私学提上议事日程了。

可既然要做,就不得不在秦始皇的覆辙上改弦更张。孝武帝刘彻和丞相田蚡因此放弃了法家学说,转而重用儒学。从学理上说,这个选择是可行的。因为儒学的基本主张是在维护君主集权的前提下进行政治改良以恢复尧舜治世,这与孝武帝建立大一统集权政治的愿望不谋而合。

到公元前135年田蚡拜相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已成定局。整顿私学的第一阶段目标即消除诸家杂说、肃清异己思想已经取得了重大成果。接下来就该积极推动儒学的官学化,一举奠定官办教育的主导地位了。但谁能想到,这件看起来水到渠成的事儿居然延宕了下来,而且一拖就是10年。

是没有人及时提醒刘彻,应该抓紧推动儒学的官学化吗?显然不是。据《汉书》记载,公元前134年,也就是田蚡拜相的次年,大儒董仲舒就已经在著名的《天人三策》中正式向刘彻提出了兴建太学的建议:

夫不素养士而欲求贤,譬犹不琢玉而求文采也。故养士之大者,莫大虖太学;太学者,贤士之所关也,教化之本原也。今以一郡一国之众,对亡应书者,是王道往往而绝也。臣愿陛下兴太学,置明师,以养天下之士,数考问以尽其材,则英俊宜可得矣。


——《汉书·董仲舒传》

可是董仲舒的这份重要建议并没有得到刘彻的及时响应,直到公元123年丞相公孙弘又重申此议,刘彻才最终下达了兴办官学的诏书:

(武帝制曰)“为博士官置弟子五十人,复其身。太常择民年十八以上,仪状端正者,补博士弟子。郡国县道邑有好文学,敬长上,肃政教,顺乡里,出入不悖所闻者,令相长丞上所属二千石,二千石谨察可者,当与计偕,诣太常,得受业如弟子。”(中略)自此以来,则公卿大夫士吏,斌斌多文学之士矣。


——《史记·儒林列传》

从公元前134年到公元前123年,西汉太学的兴建历经了三任丞相。除开中间一个奉文画诺、高拱无为的薛泽,另外两位分别是他的前任田蚡和继任公孙弘。

照常理来说,田蚡自建元元年以来就一直以儒学的支持者与推销人自居,促成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他最有资格,也最有理由建议兴办太学。可为什么田蚡却选择了沉默,将这件昌明文治的千秋事业留给了公孙弘呢?或许下面这件史实能够作答:

武安者,貌侵,生贵甚。又以为诸侯王多长,上初即位,富于春秋,蚡以肺腑为京师相,非痛折节以礼诎之,天下不肃。当是时,丞相入奏事,坐语移日,所言皆听。荐人或起家至二千石,权移主上。上乃曰:“君除吏已尽未?吾亦欲除吏。”尝请考工地益宅,上怒曰:“君何不遂取武库!”是后乃退。


——《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

武安侯田蚡此人虽然和魏其侯窦婴是死对头,但他的行事作风其实深受窦婴的影响。窦婴在孝景帝朝借七国之乱发家,抬举了一大批功臣武将。这些人奉窦婴为首,形成了朝野无与匹敌的游侠势力。田蚡从建元元年起便极力推荐儒生入仕,真实目的乃是要扶植党羽以抗衡窦婴为首的军功集团。

窦婴把武将当作自己的跟班,田蚡同样把儒生视为个人的私产。窦婴失势后,田蚡没了制衡,一家独大。他不断向孝武帝刘彻施压,为自己笼络的这批读书人要官要爵,以至于刘彻忍无可忍地抱怨说,舅舅你到底还有多少人要安排?再怎么也得留几个位置给我吧?我这儿还有人等着安排呢!

假设此时的儒学是官办,田蚡与皇帝争夺儒生的情况一定不会发生。因为官办之后,儒生一毕业就要按照朝廷的抡才机制进入选拔,然后被分配到官僚体系的各个职位。政治上向皇帝效忠,工作上对皇帝负责,他们是天子的门生,绝不可能成为丞相的私吏。

田蚡要挖刘彻的墙角,只能对着那些不受体制约束的私家学派下手,所以他是绝不可能主动提议兴办太学的。换句话说,自公元前135年田蚡拜相,他就已经从孝武帝崇儒更化的改革助手变成了改革最大的绊脚石。

虽然孝武帝刘彻是一个大有为的雄主,但在整顿私学、打压游侠这方面却表现出了罕见的迟缓与后知后觉。自公元前135年至公元前131年,在田蚡担任丞相的这四年中,刘彻被田蚡的跋扈压迫到几乎窒息,他甚至转过头来同情田蚡的老对手,那个已经失势闲居的窦婴。

好不容易熬到田蚡去世,解除了桎梏的孝武帝按说应该马上推动儒学的官学化,收编田蚡的政治遗产,避免下一个游侠自任的权臣又再崛起。可他却什么也没有做。直到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一个从淮南国仓皇逃来京师的避难者诣阙上书,游侠政治又吓出了刘彻一身冷汗。

这个避难者名叫雷被,出逃前位为淮南国郎中。因为与淮南国太子刘迁切磋剑术的时候误伤太子,害怕遭到报复,所以逃离淮南,来到京城。作为供职于淮南宫廷的亲近官员,雷被掌握了大量有关淮南王刘安蓄养游士、阴谋叛逆的隐事。而这些犯罪事实在诣阙上书的时候都被雷被写进了他的自明状里。

淮南谋反案初现端倪,朝中公卿纷纷请求孝武帝刘彻批捕刘安,严加审讯。但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穷治淮南的呼声,刘彻却表态拒绝。这看上去貌似顾念亲情,真相却是却是刘彻力有不逮。

因为就在这一年春天,车骑将军卫青率领六大将军、十万兵马北击匈奴。汉军主力远在朔方,刘彻不敢兴起淮南大狱,逼反刘安。那样只会让他自己腹背受敌,狼狈不堪。可是纵然出于权宜,暂时宽赦了刘安,刘彻却绝不能再任由淮南吸纳私学游士,继续坐大了。

于是就在这一年,刘彻终于决定下定决心兴办太学,正式开启了儒学官学化的进程。从此,百家争鸣、私学遍地的历史画上了句号,而失去了私学游士的支持,西汉乃至此后的历代王朝再也没有出现过像窦婴、田蚡、刘安那样足以左右中国历史进程的大游侠。游侠,这个曾经与儒家齐名的社会群体,只得黯然退出了正史传记的目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