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少女一天接待10个男人,孟加拉妓女村的现状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06-30 20:47 跟贴 47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Labonni逃不掉。

还是小女孩时,因为家里太穷,她被父母勒令出嫁。

丈夫给了她父母一笔钱,买断了她的人生。

婚后,她发现丈夫有暴力倾向。

清醒时打,喝醉后更打。

13岁那年,还是孩子的她,生下了一个女儿。

丈夫的暴行只增不减。

在一次被打后,奄奄一息的Labonni意识到,如果不逃离丈夫,她很可能会丧命。

于是,她偷偷离家出走。

图:英国卫报

Labonni身无分文。

靠着意志力行走,一路除了要提防猛兽,还有图谋不轨的人。

最终,她流浪到达卡火车站。

她遇上了一个好心的妇女,妇女给了她食物,还帮她找了地方落脚。

她以为,终于看到一线生机。

图:Youtobe

不料,第二天,就被妇女卖进Daulatdia。

全球最大的妓女村之一。

位于孟加拉。


只有12英亩的Daulatdia里,像Labonni这样的妓女,超过1300个。

或是小时候被拐卖;

或是因贫穷被父母卖进来;

又或是被男友或皮条客诱骗。

她们拥有同一个名字:妓女

每天,1300名妓女要接待超过3000名嫖客。

在孟加拉,像Daulatdia这样的妓女村,超过20个。

而这仅仅是登记在内的。

难以估计的黑妓院,并不在统计范围内。

在孟加拉有这么一个说法,只要进了妓女村,就不可能出去。

女孩们进入妓院前的人生,宛如前世。

图:英国卫报

因为,老鸨会用天价债务,锁死被卖进来的女孩。

买下Labonni的老鸨称,Labonni欠她10万塔卡(约8000元人民币)。

这是老鸨买下她的价格。

也是她的债务。

对Labonni而言,这几乎不可能还清。

她每接一次客,只能获得200-400塔卡(约16元人民币起),而且大部分要上交老鸨,剩下的只够维持生存。

图:《妓女的荣耀》

Labonni只是众多妓女的缩影。

在妓院里,妓女们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接客。

《妓女的荣耀》里,一个年约20出头的妓女,对着镜头说出了自己的一天。

起床吃完早餐,她就开始接客。

20出头的小伙子;

瘸腿的中年男人;

长着白胡子的爷爷……

一天下来,她的床上,睡过了10个男人。

这些男人态度都很恶劣。

他们粗暴地进入她的身体,把她当做工具,完全不考虑她的感受。

每天,她的下体都饱受疼痛。

她没有办法。

只能日复一日的接客,盼望着有一天能离开这个地方。


但现实是,她们离不开。

保守的孟加拉,除了妓女村,没有地方容得下她们。

平日里,只要她们走出街道,唾骂就会随之而来。

她们被视为亵渎上帝的存在。

甚至在死后,不能按传统穆斯林葬礼下葬。

面对绝境,女孩们只能适应。

走进妓院村时,你会诧异,下了床后的女孩,竟也会聚在一起说笑。

她们谈论着嫖客、性事。

就像谈着今天吃什么午饭一样寻常。

有一个女孩说出了真相:“哭和笑是每个人生活中,必备的两样东西。但在哭与笑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

她笑。

是因为眼泪已经干涸。

所以,只能拼了命笑,试图让人洞悉笑容背后的痛苦。

图:《妓女的荣耀》

可悲的是,

这些女孩被蹂躏了无数次后,渐渐变成真正的妓女。

她们卖弄风骚。

她们挑逗招客。

后来,她们甚至成了当初最憎恨的人:老鸨


《妓女的荣耀》里,有一个场景让我很心痛——

一个老鸨熟练地检查新来的女孩。

她看起来只有13~14岁。

稚嫩的脸庞,空洞的眼神,僵直的身体。

老鸨见惯不怪。

粗暴地解开女孩的发带,掀开她的披肩,逐一揉搓她的手、脸和胸部。

像在检查一件货物。

可悲的是,老鸨从前也是被卖进来的。


妓女村能繁盛至今,最大的原因是有源源不断的女孩输入。

除了被拐卖的。

还有一大部分女孩,是在这里出生。

她们是妓女的女儿。

从出生,就注定难以逃脱。

在孟加拉,虽然法律禁止童妓,但一个残酷的现实是:

童妓在孟加拉非常普遍。

2004年,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童妓,孟加拉有超过1万名未成年少女从事性行业。

可怕的是,仅在2004年,就有超过2万名儿童,出生在孟加拉的红灯区。

而且,这仅仅是合法登记的。

充斥着性和暴力的土壤,只能教会孩子们同样的事。

暴力虐待;

性骚扰;

强制性行为;

眼盯

盯看着自己的女性长辈接客。

这就是他们所能看见的全部世界。

也是被认为合理化的世界。

于是,轮回悄然进行。

男孩长大后,会变成皮条客,或是打手。

女孩长大后,会变成妓女。

也有孩子想要逃离。

他们不想重蹈父母的生活,渴望走出妓院,开始全新的生活。

但很多时候,父母不会愿意。

贫穷会使人失去心性。

在孟加拉,很多妓女希望女儿尽快出来接客,帮补家用。

BBC曾暗访过妓女村里的女孩。

其中一个女孩,说出了一个可怕的故事。

她一个朋友因为长得美、身材高挑,从小就是母亲的重点关注对象。

9岁那年,她被母亲强迫接客。

因为不堪受辱,女孩在客人离开后,上吊自尽了。

图:BBC中文频道

这样的故事,在妓女村并不罕见。

从这里出生,女孩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接客。

要么死。


当然,也有妓女希望孩子摆脱命运。

她们希望孩子逃离妓院。

但非常难。

一个在工作了几十年的老鸨,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她有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儿。

她希望,女儿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当别人听说她母亲是妓女时,她就被赋予了“婊子”的标签。

她无法上学。

因为,大部分学校都不愿接纳妓女的孩子。

无法靠自己,她便想嫁个正常男人。

然而,因为母亲是妓女,几乎不可能有男人看上她。

愿意娶她的,要么是同行的儿子,要么是想靠她赚钱养活的。

一旦她不再有利用价值。

就会被毒打、抛弃。

图:《妓女的荣耀》

一个妓女,逃不出妓女村。

一个妓女的女儿,也逃不出妓女村。

只要她们想逃,

四面八方就会传来令人窒息的排斥声。

喊打喊杀声。

而摇旗呐喊的人中,很多是她们的嫖客。

男人们进入妓女村,会将妓女称为“喜欢的女孩”。

他们认为,妓女是最好的舒缓剂。

能让他们在枯燥、无助的生活中,获得难得的慰藉。

然而,离开妓女村后,嫖客就成了最鄙视妓女的一个群体。

他们只要看到妓女,就会露出嫌恶的表情。

甚至会恶语相向。

图:《妓女的荣耀》

这种双标,把妓女的生存空间一再压缩。

她们只能蜗居在妓女村。

因为,别处根本无法谋生。


在BBC的镜头下,一个住在妓女村的女童,说出了人生最大的愿望。

希望能逃出妓女村。

希望能在另一个地方,像一个正常人一样长大。

这不仅是她的愿望。

更是在妓女村里,所有妓女和孩子们的。

可这在孟加拉,几乎不可能实现。

一方面,童婚是合法的。

据《英国邮报》报道,孟加拉是亚洲童婚率最高的国家。

65%的女性,结婚时只有18岁。

其中,29%的女性,未满15岁已经结婚。

2017年,孟加拉国甚至通过了一项惊人法律:

只要父母和法院批准,即便女孩未满18岁,都能结婚。

而童婚与性行业繁盛有着莫大联系。

2018年,据环境与人类发展协会研究,约有80%的性从业者,是被拐卖的。

而这些被拐卖的女孩,几乎都是童婚受害者。

她们无法承受丈夫的暴力,选择离家出走。

最终,被拐到妓女村。

因为年龄太小,她们根本无法知道,如何回到原来的家。

另一方面,色情行业合法。

孟加拉法律规定,只要年满18岁,就能从事色情行业。

妓女也享有相应的权利。

色情行业合法化,原本是为了保障这群特殊人群。

但落到现实中,却成了罪恶的保护伞。

许多老鸨跟警方很相熟。

当有女孩试图报警时,老鸨总能第一时间掌握动态。

只要跟警方说,这个女孩是她的姑娘,已经年满18岁,是合法色情从业者。

老鸨几乎都能成功把女孩带走。

远离家乡的女孩,根本无法证明自己是被逼的,就连自己的年龄,都无法自证。

写到这,我想起一个妓女的哀求。

她叫Wenie。

8岁那年,她在上学路上,被人绑架强奸。

而后,被转卖到妓女村。

如今,22年过去。

她每天接5~6个嫖客,靠着微薄的嫖资,养活自己和远方的儿子。

她说:“如果见到卖掉我的女人,她想要多少钱我都给,只要她把我从这里带回学校,我就找到回家的路。”

然而,她比谁都懂。

这不可能。

逃离,已经成了一个遥远的幻想。

现实中的她,只能继续陷在泥沼里,过着毫无希望的余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