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没工作的姚姚,31岁车祸离世,校方宣布:她是个没贡献的人

subtitle 你的心做呀06-30 18:30 跟贴 966 条

如果说家庭是温暖的港湾,那么那些没有家的人岂不是注定要终身流浪。有些人唾手可得的温暖却是另一些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作为孩子,她无从选择家庭,也无法改变糟糕的境遇。可是当她长大后,在她面前的困难一样都没少,就连最后的希望也在刹那间消失殆尽。

作为上官云珠的女儿,姚姚自然是遗传了母亲的美貌,但却逃不开母亲带来的影响。母亲的一次次婚变终究还是让姚姚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 | 姚姚

说到姚姚,就不得不提到她的母亲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出生于江苏,原名韦均荦。17岁那年,她就嫁给了同乡富绅的儿子张太炎,并生下了一个儿子。

由于战乱,上官云珠一家逃到了上海。为了生活,她在霞飞路上何氏照相馆找了一份工作。在工作过程中,她接触到了许多来拍照的明星,渐渐对表演产生了兴趣。

在阴差阳错之下,上官云珠开启了她的演艺生涯,并拥有了艺名“上官云珠”。

此时,上官云珠正竭力想要在演艺界站稳脚跟。可丈夫张太炎却无法接受她的行为。作为乡村富绅的儿子,张太炎始终固守着最传统的男女观念,他根本难以接受妻子整日抛头露面。两人常常因此吵得不可开交。

1940年,上官云珠毅然决然地提出了离婚,张太炎则带着儿子回到了家乡。

1941年,上官云珠结识了编辑姚克。姚克毕业于耶鲁大学,一副翩翩君子的做派,很快就吸引了上官云珠。没过多久,两人就结为夫妇。1944年,上官云珠诞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姚姚。

当时姚家的家境很优越,一家人住在法租界的别墅里。在上官云珠的衣橱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旗袍,披肩等装饰品,上官云珠俨然成了一名阔太太。

图 | 上官云珠

因为是独生女儿,姚姚备受家人宠爱,刚出生就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出生在这样和谐又富裕的家庭里,实在是令人羡慕。

只可惜姚姚的幸福生活仅仅持续了一年。1945年,母亲上官云珠到北方去演出,而父亲趁此机会出轨了一位官家女子。

母亲得知后,决绝地向姚克提出了离婚。尽管父亲表示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母亲还是毫无顾忌地提出了离婚。

此时的姚姚只有一岁多,她还不会说话,还没有叫过一声“爸爸”,就没了叫爸爸的机会。可以说,她的幸福也随着父母的婚变结束了。

图 | 姚姚和妈妈

父母离了婚,姚姚跟随母亲生活。对于母亲来说,当时的她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对外始终维持着一个成功女性的形象。作为唯一一个留在身边的孩子,姚姚自然是承载着母亲所有的期望,不得不事事顺着母亲。

其实姚姚并不爱弹琴,可因为母亲想让她学钢琴,她便开始学。于是姚姚每周都由保姆陪同去老师家上钢琴课。

回到家里,姚姚还必须接受母亲的检查。要是钢琴弹得不好,母亲就会用奶妈做针线的竹尺打她的手。等到母亲真正生气了,就会恶狠狠地给姚姚一记耳光。

可是姚姚从来都不敢反驳母亲。或许她知道母亲只有对着自己才能表达真正的感情。毕竟母亲在外面演戏时总是陪着笑脸。

事实上,没有人真正关心姚姚的内心想法。在母亲的万丈光芒背后,姚姚常常被人们拿来和她母亲比较。

虽然遗传了母亲的美貌,可是姚姚总是眼睛下垂,心事很重的样子。尽管她打扮得像个洋娃娃,身上却没有一点公主的气息。

在儿时玩伴的记忆里,姚姚是很怕她母亲的。据他们回忆:“姚姚妈妈对姚姚管头管脚,一直管到我们玩的时候姚姚不小心跌了一跤,马上央告奶妈不要告诉她妈妈。姚姚怕她妈妈。”

等到姚姚有人疼爱的时候,她已经6岁了。

1951年,母亲嫁给了“兰心大戏院”的经理程述尧。他也就成为了姚姚的继父。

幸运的是,姚姚和继父程述尧很投缘。这位继父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可怕,反而让姚姚感受到了父爱。

正因为喜欢这位继父,姚姚甚至向母亲提出改姓“程”的决定,以后就叫“程姚姚”了。

图 | 程述尧

程述尧也弥补了姚姚没有父亲可叫的遗憾。每当姚姚叫他“程爸爸”的时候,他都会亲切地回答:“哎。”

但是仅仅过了一年,就有了另一个孩子叫“程爸爸”为“爸爸”了,那就是弟弟灯灯。

可想而知,当时的姚姚该用一种什么心情来迎接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放在当下来说,二胎着实会令第一胎的孩子们担忧自己的地位,更不用说是姚姚了。

不过,在“程爸爸”家里并不需要担心这些。程述尧并没有因为亲生儿子的出生而忽略姚姚,反而是他常对上官云珠说:“我们不仅要疼爱灯灯,更要宝贝姚姚了。”

可以说,姚姚的童年幸福是程述尧替她找回来的。

据家里的奶妈回忆说:“程先生是好人,到底是读书人,懂得道理。他对姚姚是真的好,一下班,手里还拿着包,外套也没有脱下来,就宝贝宝贝地叫。他们要好得像亲父女一样。宝贝欢喜撒娇,可不敢对妈妈,就对程先生。”

如果不是程述尧对姚姚的爱护,恐怕就连弟弟的奶妈也会欺负她,而不是跟着全家人称姚姚为“宝贝”。

“宝贝,快把鸡蛋吃掉。冷了就腥气,更难吃了。”“宝贝,该去弹琴了,妈妈回来要听的。”这是奶妈对姚姚说过最多的话,可能弟弟灯灯也没有这般待遇。

可惜,姚姚的幸福又在现实面前踩了个急刹车。

图 | 姚姚与弟弟灯灯

1952年,程述尧遭到奸人诬陷贪污了剧院的钱。结果因为他随意上交的一本账本,他们就把他关在了剧院里面。可是剧院已然将程述尧定义成了贪污分子。

显然,这对上官云珠是个噩梦。程述尧出了事,她天天在家里哭。奶妈说先生是冤枉的,她马上告诉奶妈说:“他们是不会冤枉人的。”

此时此刻的上官云珠在演艺界正处于敏感时期,或许一个不小心就会臭了名声。偏偏丈夫程述尧又摊上了这种事儿。作为他的妻子,难免会担心人们异样的眼光。

然而,程述尧因为迫切想要恢复自由而作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承认了他们对他的诬陷。原以为接下来只需要赔上几百块美金就能让生活回到正轨,没想到的是,最后这个家都散了。

为了救出程述尧,上官云珠从家里拿出了八百块美金和两个戒指送到剧院,作为赃款退赔。可最后,剧院还是解除了他的经理职务,并要求管制劳动一年。

也许是怕被连累,也许是上官云珠无法容忍程述尧的所作所为。两人回到家后,上官云珠还是向程述尧提出了离婚。

可是上官云珠没有想过自己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那时的灯灯只有一岁多,如果父母离婚,那无疑会让他成为第二个“姚姚”。而姚姚就不得不再次经历一岁时的痛苦,不得不离开喜爱的“程爸爸”。

认识他们的人都试图劝和,甚至是奶妈也站出来说话。程述尧还苦苦求着她,考虑一下幼小的孩子,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上官云珠没有半点动摇,反倒给了他一个耳光。

这样一闹,姚姚又没“爸爸”可叫了。年仅9岁的姚姚已经亲眼见证了母亲的两次婚变。

图 | 姚姚与妈妈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父母的婚变带来的影响是无形而又巨大的。他们无力改变父母的想法,而且无从改变自己的现状,毕竟他们也只是孩子,就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

姚姚和母亲还是住在原来的房子里。不久后,一位叫贺路的叔叔就常常出现在家里,他是母亲的情人,但是两人一直没有结婚。其实,姚姚与贺路相处得并不融洽。

1963年,姚姚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成年的她获得了母亲的准许,得以每周日与程述尧见面,两人的关系一如往日,姚姚依然叫他“程爸爸”。

本以为生活会这样毫无波澜地过下去,可是仅仅过了几年,母亲受到了生父姚克的连累而遭罪。姚姚为了自保,只能与母亲划清界限。这样看来,姚姚似乎可以摆脱母亲的阴影。

在母亲备受煎熬的那段日子,姚姚和学校民乐系学生燕凯恋爱了。他出身高干家庭,长得高大帅气,两人的关系逐渐在校园里升温,闹得全校皆知。

1968年,母亲自杀。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姚姚慌了神,她只能找到弟弟灯灯。她第一次抱着弟弟哭了,对他说:“妈妈没了。”从此之后,就剩下两姐弟相依为命了。

1969年,姚姚和同级的毕业生一起来到江苏溧阳军垦农场劳动。虽然燕凯每个月都会来看望她,但是也没有持续多久。

后来燕家也深受困境,燕凯因为无法承受打击,最终选择用割脉来结束自己24岁的生命。曾经给过姚姚安慰的人却给她心里蒙上了新的阴影。为此,姚姚竟一夜之间长出了白发。

图 | 昔日与母亲、弟弟合影

一年后,姚姚遇见了又一个治愈她的人小凯,那个人长得有点像燕凯,可是比姚姚小10岁。当程述尧得知他们相爱时,执意反对两人的恋情。姚姚与程爸爸也因此伤了感情。

在姚姚看来,或许她只是想要一个稳定的家。在那个年代里,相差10岁的姐弟恋是难以被接受的。可是就连一向疼爱自己的程爸爸也不理解自己,姚姚也只能自寻出路了。

1972年,姚姚很不幸地被学校查出怀孕。因为小凯帮她联系上了国外的父亲姚克,于是两人决定逃到国外去投奔父亲。

姚姚和小凯原本想要从广州偷渡到香港。没料到两人在广州就被公安机关带走了。结果小凯因叛国罪被劳教。

眼看着爱人入狱,姚姚还怀着孕。在医院生下孩子的时候,姚姚身边没有一个人。在那种情况下,除了把孩子交由别人领养,她别无选择。

事实上,出院后的姚姚真可谓是孤身一人了。早先住的房子,如今已经被母亲生前的情人贺路霸占,但是姚姚不想与他同住一屋。可是程述尧那里也不能再去了。最后还是母亲的好友商阿姨收留了她。

后来学校给毕业生分配工作,考虑到姚姚之前在学校查出怀孕的事,再加上她的出身,学校决定把她分到黄山农场去。在那时候,这样的分配就是惩罚。人们一旦有些逾矩的行为,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对此,姚姚却一改从前温顺的性格。她坚决拒绝学校的安排,不愿到黄山去。她解释道:“我对不起我死去的母亲,对不起我的孩子,但是我决不允许这样一些人继续来欺负、侮辱、歪曲我,因为这等于在侮辱我的母亲和我的血肉。”

当然,学校并不会听姚姚说的任何话,他们索性不给她分配工作,把她晾在一边。

在商阿姨的帮忙下,姚姚终于得到了一份杭州歌舞团的工作。身边的好友都替她欢喜,希望她能够开启新的生活。

1975年,小凯已经出狱回到了上海。虽然商阿姨让姚姚不要再与他来往,可她还是偷偷地去见小凯。

就在去杭州工作的前一日,姚姚约了小凯见面。当日下着暴雨,姚姚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前往目的地。

不幸的是,在姚姚骑车经过南京西路时,她的雨衣被一辆载重卡车前面的钩子挂住,她一下子被拉倒在卡车后轮下,两个车轮重重地碾过她的胸和头。地上的鲜血很快就被雨水冲散,可是她的身体还牢牢地粘在马路上。

姚姚离开人世时,年仅31岁。人们很难不替她感到惋惜,原以为她即将挥别过去,重新生活,却想不到她的人生竟是这般结局。

图 | 姚姚生前最后一张照片,笑容透露着未来可期

为了悼念姚姚,上海音乐学院还特意为她开了小型的告别仪式。但校方的悼词里说:“她是一个没有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人。”

的确,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姚姚没有做过贡献,甚至还是有罪的。可是这个社会又给了姚姚什么呢?无论是因为母亲,还是因为孩子,姚姚没有受过半点好处,却是频频受累。

1978年,姚姚的骨灰已经在火葬场存放了三年之久,可是依然无人认领。最后她的骨灰只能被当做无主骨灰深埋地下。

姚姚的悲剧离不开母亲,更离不开时代下的丑恶人性。早年受母亲所累,即使母亲离开了,她的生活依旧没有平静。当人生要焕发生机时,一场意外,人生戛然而止......

姚姚的悲剧,印证了不可预计的焦虑和惶恐——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最终,不论结果如何,都不由想起塞涅卡说过的话:“何必为生命的片段而哭泣,我们整个人生都催人泪下。”

图 | 母女二人,命运交织

文 | 南惜

图片参考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