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不尽与古为新

subtitle 赛博古06-30 14:11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双飞白鸟似江南

十里青山行画里

天影楼台上下涵

春湖落日水拖蓝

文徵明

西山十二首·西湖

势有地利

北京地区城市发展的历史由周初分封于此的蓟、燕二国都城开始。学者们通过对《史记·周本纪》记载的深入辨析,认识到蓟、燕并不是同时受封。武王时封蓟,成王时封燕,两国一前一后,相隔不到 10 年,各自营建城池。蓟城与燕城的并存、对峙,是北京地区最早的城市地理格局。

燕国初立的城址位于今房山区董家林村,城址建在大石河东北岸的一块高台地上。这座城当时应名为“燕城”,其所傍临的山川被《山海经》称为“燕山”“燕水”,山中出产“婴石”(燕石,即汉白玉)。“燕山”“燕水”便是今房山区的大房山和大石河。大石河在《水经注》中被称为“圣水”,其下游琉璃河镇以北之地古称“圣聚”。值得注意的是,距今 50 万 23 万年的周口店北京人也在这一区域持续活动。而西汉在今北京地区置县也以房山区最多,有广阳、良乡、西乡 3 个,可见人口稠密。这些都与居大石河冲积扇上部,地势较高,水泉旺盛,交通便利,适宜农业生产发展的地理条件密不可分。

与董家林燕都不同,蓟城早期营建的历史只见于文献的记载,而没有考古学文化遗迹遗物的印证。从和平门到广安门这片区域,曾发现分布着大量战国到汉代的陶井。陶井是生活设施,它的密集分布说明人口的大量聚集,两千年前,人口大量聚居的地方当是城市。同时,广安门桥以南七百米处的护城河西岸,曾发现有大量的绳纹陶片、碎绳纹砖瓦和饕餮纹瓦当,只能进一步印证这里曾是两千多年以前春秋战国时代燕国的都城蓟城。西周中晚期,原在房山董家林一带的燕国吞并了微弱的蓟国,并把都城迁到地理位置更加优越的蓟城,开启“以河为境,以蓟为国”的时代。在永定河北部建立中心城市,是北京城市地理格局的稳定形态,反映了北京地区城市历史地理的一个本质特点。

元大都离开蓟城故地另择新址,以金中都旧城东北郊大宁宫所在的白莲潭等湖泊为中心修筑新的都城。这片水域的上源是高梁河水系,是永定河的另一条故道,来水更加充沛。“可以断定,当 时选择大都城的新址,主要是因为这里有比较丰沛的水源,包括大面积的湖泊与清澈的泉流,既为新宫的建设保证了优美的环境,又为新城的水运提供了有利条件,这些都是中都旧城所难与比拟的。”大都城的设计建立在详细的地形测量和制定总体规划的基础上。侯仁之先生进一步分析认为,积水潭不仅是确定全城中轴线的主要依据,也是确定大都城东西城墙位置的标准尺度,揭示出原大宁宫附近的湖泊,特别是北部的积水潭在元大都城的规划设计中所起的关键作用。明清两代依据元大 都确立的城址和基本格局继续建设。

形为山水

历史上北京城市的发展主要分别围绕莲花池水系和古高梁河水系展开。它们都是永定河在漫长岁月里变迁的遗迹,是自然对这片土地的美好恩赐。永定河的迁移发展出古清河、古金钩河、古高梁河、水、无定河等故道,形成地下潜流和洼地潴水,为营造山水城市风貌提供了自然基础。城 市山水格局的形成大致经历了引水入城、布局水网、筑山环水、拓展郊外的过程,调和功能性、象征意义和审美旨趣,并通过以“燕京八景”为代表的文化景观经世传承。

北京成为都城,伴随城市性质和规模的变化,漕运成为沟通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的命脉,扩大水源提高运河的运力成为朝廷关注的大事。引永定河水济漕运成为首选,“上可以致西山之利,下 可以广京畿之漕”。金、元时期,曾三次尝试开金口河连通永定河和北运河,因地势高峻、冲蚀堤岸,最终湮塞。郭守敬又提出修建白浮瓮山河引水济漕的方案,将昌平白浮泉水西引,绕过沙河与清河谷地,与诸多西山泉水合流,汇入瓮山泊,再由瓮山泊开渠引水入城,“环流于积水潭,复东折而南,出南水门,合入旧运粮河”。这条水渠就是今天的长河,是连通西北泉源与都城的主要水道。随着漕运供水将白浮泉、一亩泉、马眼泉等西山诸泉导引入城,积水潭的水量和水面较金代均有扩大,水草丰茂,鹜雁成群,成为大都城内一处重要的公共游憩风景区。元代为了解决皇宫用水,重修金水河,把玉泉山水单独引入大都城内,以供御用。至此,服务都城的人工水网也基本布局成形,与天然水系脉络相通。

北京城内本没有山,明永乐年间营建紫禁城时,开修护城河和南扩西太液池挖出大量土方,加上拆毁元朝宫殿的渣土需要处理,于是运至御园 ( 北果园 ),积土成山,在紫禁城背后筑起高大的屏风,形成北京城内的制高点。在紫禁城北面筑山,一是仿明初南京宫殿后面的万岁山,二是符合“背名山而面洪流,左河津而右重塞”的好风水。护城河水来自太液池,此时已开凿南海,形成“液池只是一湖水,明季相沿三海分”的布局。同时通过涵洞把护城河水引入宫城内,蜿蜒成金水河,表法天象地之意,象征天河银汉。通过筑山理水,紫禁城“背山面水”,形成与天地自然一体的审美意象。登高远望,则与西郊绵延的山水交相辉映。

如果说以三海和三山五园为代表的皇家园林是以“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掇山理水、移步易景取胜,借由步辇、舟楫观览山水,那么在永定河冲积扇下缘的低洼地带,湖泊沼泽棋布、水草丰美、獐鹿雉兔不可胜数的环境中设立行宫御苑,则是策马行围、军事演武的理想之地。延芳淀、南苑都曾是极富北方民族特色的苑囿,也是对秦汉苑囿之风的继承。

从皇城内海到西郊山峦,从交通要津到要塞雄关,从故都墙外到招贤纳士黄金台,都城处处美景如画。自《明昌遗事》金章宗完颜璟将燕京的八处风光名胜选定为燕京八景,“居庸叠翠”“玉泉垂虹”“太液秋风”“琼岛春荫”“蓟门飞雨”“西山积雪”“卢沟晓月”“金台夕照”,历金、元、明、清四代,至乾隆十六年(1751 年),乾隆御制《燕山八景诗》,将八景定名为“琼岛春荫”“太液秋风”“玉泉趵突”“西山晴雪”“蓟门烟树”“卢沟晓月”“金台夕照”“居庸叠翠”,沿用至今。名称虽有变化,但景点基本相同,还都与西山永定河的雕琢浸润紧密相关。“八景”既是实景的写照,又引申出中央对四方的统御、人文与天地时序的和谐一体。

道法自然

西山永定河是北京城市的地理基础,是北京山水城市风貌的形成基础,又是重要组成部分。《北京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保护发展规划》为以“一山一水”为基本骨架的宽带状文化区的保护和发展提供了科学依据和实施路径,但理解和展示西山永定河文化的内涵和价值不应局限于规划界定的范围。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与老城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山水交融的地理环境对北京城原始聚落的形成、城址的转移、城市规划等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北京城市地位的变化和影响力的提升,也连续深刻烙印在自然山水中,形成迭加更新的文化景观群。西山永定河文化带中文化主体的影响力是多元、散点和不均衡分布的,需要抽象出组织复杂而内容丰富的核心,这个核心当是其与北京老城的一体一脉。山是骨骼,水是血脉,和合为一体,筋脉通流而有生气。

本文由 闫广宇 张睿洋 摘编自 首都博物馆 编 《山河·家国——西山永定河文化展》之《山河不尽,与古为新》。内容有删节、调整。

(审核:孙莉)

本书为首都博物馆“山河·家国——西山永定河文化展”图录,书中包含了北京发展史、山脉水系、人文习俗、村落城市和红色相关图片,充分展现了西山永定河文化中交相辉映的古都文化、红色文化、京味文化和创新文化特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