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之旅:靖康之变前夕北宋的东北亚外交

subtitle 冷炮历史06-30 11:20 跟贴 31 条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冷炮历史】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丽太祖王建像

除了辽国,金国还有西夏等传统外交对象,北宋和东北亚的高丽也有较为频繁的外交往来。在靖康之变的前夜,北宋也曾派过使节前往高丽,而这次外交活动,也给北宋带来了大洪水即将爆发的洪讯,只是这些消息最终被海量的信息所淹没......

元丰年间的宋朝地图

面对北方强大的辽国,宋国为了缓解边防压力,于是一直在外交方面下功夫。在王安石变法中,面对北方帝国,宋朝对西的策略是灭西夏,开拓青塘;对辽国东北方,则致力于联系战斗力不俗的高丽,希望后者配合宋朝牵制或者夹击辽朝。在联合高丽夹击东北方强敌的用意下,宋朝对高丽使者的待遇一直较高。到了1123年,辽灭金兴,东亚新三国格局形成,宋朝接到了高丽王王俣驾崩的消息,作为对潜在盟友的回访,也为了了解东北亚的国际局势,宋朝派出以工书画、善诗文的徐兢为代表的使团,在当年5月乘着夏季风北上朝鲜半岛。徐兢在高丽境内度过了几个月,通过这个东北亚小强,窥探到了当时东北亚局势的微妙变化,也提前体会到了金人对于南方故国的巨大威胁。

宋船

公元1123年5月,在祭祀了掌管海事的龙王,以及刚刚兴起的水手保护神妈祖之后,一行人带着礼物、罗盘针、海图,趁着夏季风,在明州踏上了宋朝沿海通往高丽和日本的传统航线。北宋使者的船只,在南洋传来的技术影响下,船只甲板宽而船底寨,长宽比小,更利于远洋航行。这艘使船已经具备了上下分层的结构,底层是仓库和炊事房,其他中层段位的船舱是士兵的住宅,而船尾的尾楼则是徐兢等官吏的住宅,雕梁画栋,涂抹金漆,看起来十分精美,船只先用立鸟帆测试海上的风向,然后根据不同来向的风选择布帆,小帆,利篷等不同帆面;也是在进入深水航区之后,船只会换用远海的三副舵。

在一路上,徐兢都会兢兢业业地绘制沿途的礁石、海岛的航海图,一旦遇到了夜间阴天,就会使用罗盘指路;在穿越黄海时,腥味的海水和颠簸的海况,让徐兢不禁呕吐不停。经过了一番风浪之后,他们在朝鲜近海遇到了高丽王国的迎使船,获得了高丽提供的新鲜淡水和茶叶、大米。宋使们最终在6月13日抵达开平,进入了高丽王国王氏王朝的国都。

出土于东北长白县的蔺相如铜戈,体现了中原混战在东北亚的余波

徐兢饱读诗书,自然知道从商周时代的半岛历史与中原的关系:从箕子朝鲜开始,到新罗-百济-高句丽的争夺,再到隋唐对此的战和外交。无论是中原诸国的轮番混战,还是中原统一帝国和北朝对北方游牧民族的战争,都会不可避免的将半岛政权卷入其中。高丽北部与中国境内的政权接壤,南部沿海会时不时受到处于稚嫩期的日本列岛政权侵扰,在东北亚政治格局中,半岛处于东北亚大陆强权、东北亚游牧还有日本争夺的中心位置;但在经济和文化上,由于来自中国各地的移民的影响力更大,所以这里习惯性的被中原视为联合对象和重要藩属国。

大方广佛华严经板

类似于北宋使者对于周边列国的态度,宋使很喜欢以自己的文化为中心,对列国评头论足。对于高丽,徐兢一开始就表示,他们是古代圣贤箕子朝鲜的后裔,所以仰慕华风,遵守礼仪。实际上,在唐末和五代,确实有不少汉人和渤海人读海进入半岛,在此定居;之后的宋朝和辽朝,也不断有人为了逃避惩罚,或者不堪戍边的重负,纷纷遁入高丽王国,成为这里的编户齐民。

戴搭耳蕃帽的唐代妇女

所以徐兢在开城,确实看到了唐宋风格建筑物,宫廷仪仗,市井格局等熟悉的中原因素:比如贵族妇女带着斗笠面纱骑马出行的习俗,很明显来自唐朝,如同活化石一般保留了下来,文人酬唱、官员答谢的做法,也和中土大同小异。宋代文人的茶具和中国的茶叶也被高丽士人们视为上品,作为风雅的象征。虽然这里位于历来粗犷少文的燕地以东,但弦歌声教不输于齐鲁,每年高丽王都会在文宣王庙前开科取士,鼓励儒学学习。面对这份熟悉,徐兢还是自负地表示,这仅仅是东施效颦而已,学的虽然有模有样,但是还是美中不足。

精致的高丽青瓷

在经济和饮食上,虽然高丽也出产猪羊鸡鸭,但是肉畜都是给贵族们吃的;普通小民吃的主要是麦子高粱,唯一的蛋白质来源除了飞禽,再就是海中的鱼虾和贝类,这在宋人看来海腥很重。除了海鲜,当时宋人还特意描述了高丽的土产人参、茯苓、白附子、松烟墨、黄芪,在器物上,丹漆俎、墨漆俎、洁白的苎麻布,这都是中原文人和医生感兴趣的物产。

中世纪的高丽王国军队

在兵部侍郎等高丽官员的陪伴下,徐兢受到了高丽精锐部队的列队欢迎:宋使一行人参观了高丽王城神旗队、锦衣龙虎卫,金吾卫、千牛卫的武力展示。将士们手持象旗、海马旗、鹰隼旗、凤旗、太白旗,身披青色战袍,各种仪仗武器都有鎏金装饰,甲胄整饬,寒光闪闪,战马护甲上有精致的面帘、当胸,马鞍上镶嵌着玛瑙石、乌金错银,装饰着天鹅引吭的图案,凛然不可进犯。这样的展示,也是高丽长期巩固边防的缩影。

随后,徐兢了解了王氏高丽与辽朝、女真人的战争史,让徐兢感慨不已:高丽王国以有限的领土体量,顽强对抗北方强敌,还能数次取胜,已经实属不易。而且高丽和东北胡族的战争史,如同镜子一般映射了契丹的衰败和生女真的强势崛起。

高丽和契丹的边疆形势图

918年王建创立高丽政权后,就积极北上,扩张领土。922年他们修葺古都平壤,移民,置官设署,以这里为基地地继续向北扩展。926年辽朝灭渤海国,继之西移朝鲜半岛的原渤海民,削弱了辽在这里的力量。高丽对这里的渤海人和原渤海统治下的女真人等进行招诱、征服,为此与辽发生矛盾,最后演化成武装冲突。

在1010-1015年间,由于高丽不遣使去朝拜辽朝,进贡次数较少,再加上边境冲突不断,辽国以此为借口2次大举进攻高丽边境,杀人无数,并迫使高丽王承诺亲自去朝拜辽圣宗,但是等到期限已到,就拒绝继续履行臣属国的义务,并用实际行为抗命,最终成功在边境上多次击败对手,让契丹人留下数百具尸体,无功而返,而且高丽军队顺势收复了被攻占的城镇,解救了被俘的人口。

契丹武士

随后,在1016-1017年,辽国大军第三次入侵高丽,但是这一次遇到了高丽军队的顽强狙击:高丽在兴化镇部署了20万人迎战,而且在城前的河流上游用成捆的牛皮堵塞水流,还部署了12000名骑兵在附近山谷中待命;等到辽军过河时,高丽人开闸放水,埋伏的骑兵也趁势出击机,辽军乱作一团,并且在撤退的过程中遭到高丽人在退路上设置的伏兵的扑杀。

第二年,辽国又以右皮室、天云二军10万人入侵,高丽军在延边州郡严密布防,坚壁清野,最后迫使缺乏攻城能力的契丹军队撤退,但是在后退到荼、陀二河渡河时,遭到高丽军队的邀击,全军覆没。10万人的队伍只有数千人逃离,留下的铠甲、驮马、车驾不可计数。而辽国在1019年的计划入侵,因为师疲而无果而终。

辽国的数次入侵高丽以失败结束

最终,辽圣宗的数次大举入侵不仅没有让高丽断绝和宋朝的外交,反而接连损兵折将,自取其辱。虽然高丽在战争前曾经向宋真宗求救,但是满足于澶渊之盟的宋真宗以非常圆滑的理由将高丽的求援打发回去,于是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高丽最终独立打退了辽国十万人次的入侵。而宋朝却在澶渊之盟时,战场有利的情况下,还是承诺了大笔岁币。最终,高丽在今朝鲜半岛咸兴以南、永兴以北之间修筑长城,抵都连浦,并筑定州、宣德、元兴三关。此后,辽与高丽东北部就以这一线长城和三关为界。这一些战斗和澶渊之盟对照起来看,辽朝的武力也已经过了巅峰期。

契丹大军

相比于辽朝,12世纪初期,高丽遇到了更加危险的边疆挑战。生女真诸部落在完颜部的领导下日益凝聚起来,面对这一过程,原本臣服于高丽的曷懒甸地区女真部落,也开始加入女真部落联盟。双方争夺该地区的结果,就是1104年的曷懒甸之战,这一战里,实力并不孱弱的高丽军队死伤过半,积累了十几年的军力损失惨重,于是被迫与女真诸部落言和。但是高丽人不甘就此认怂,反而积极训练骑兵部队、弩兵和纵火兵,严格训练,整军经武,准备报仇雪恨。3年后,高丽的17万大军突然出动,突袭曷懒甸地区的女真人,阵斩了包括酋长在内的6000多人,俘获1000多人,高丽的防线得以暂时向北推进。

金国军队逐渐熟悉了对手的装备和战术

此时辽国对于高丽的扩张举动心怀警惕,但是对于女真诸部的野心缺乏估计,趁着这一当口,在阿骨打的主持下,女真军队继续围绕曷懒甸,袭扰当地的高丽驻军,趁着高丽人没有建立稳定的后勤和防御体系,破坏高丽军队的补给线,导致当地的驻军屯民贫苦,兵力疲惫。

高丽军队面对新崛起的女真人也无能为力

虽然高丽军队最终没有在正面战场上遭遇大败,但是他们直接目睹了女真人的可怕战斗力,而且意识到这些人逐渐摸透了和中原式王朝打交道的作风。对于中央之国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徐兢的外交情报,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在结束主要任务后,过了两个多月,徐兢告别了高丽友人的陪伴,乘坐着来时的大船回国,最后在定海登陆。一年之后,徐兢完成了此次出访的详细报告《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和其他同期的行程录、游记不同,在徐家世代相传的绘画技巧辅佐下,徐兢特地画图详细说明所见所闻,以保证情报的详细性。虽然徐兢因为出使高丽的功绩,被徽宗赏赐为同进士出身,但是这份情报集合,直接被淹没在成堆的歌功颂德诗文,还有边关急报之中。

不仅是宋朝本国的有识之士对于联合金朝忧心忡忡:在靖康之变的前几年,就连王氏高丽,也对于宋朝联金灭辽表示忧虑:高丽人曾经友善地提醒北宋,女真人狡诈凶悍,不可信任;宋朝作为大国,强军振武才是正道。之前生女真希望通过高丽,经海道联络北宋,结果被高丽人阻挠拒绝。

完颜阿骨打崛起为新的可怕对手

但后来因为辽国降人的游说,北宋方面居然主动遣使联络女真,签订了如同潘多拉魔盒般的海上之盟。在这样的背景下,加上完颜阿骨打的外交攻势,高丽最终像侍奉辽朝那样转而侍奉金朝。东北地区对宋较为友好,对女真人有牵制力的势力不复存在。后来通过女真人卖到高丽的俘虏,高丽才得知了中原的惊天变局。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的书影

到了南宋,高丽因为没有协助北宋,而被当时的官方舆论认为大逆不道。官方还对北宋灭亡进行错误归因:居然将王安石的联合高丽攻辽,也被认为是错误政策。对于当时甚嚣尘上的责备高丽的言论,以及政治正确的主流观点,徐兢也只能默然作罢,对于《宣和奉使高丽图经》里遗失的图册部分无心再补齐,于是今人看到的《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是只有文字、没有手绘插图的版本。这份记载,也就无法起到匡正视听,帮助天子正确认识天下局势的作用了。

绘制于1136年的禹迹图,但悲不见九州同

欢迎关注网易号:冷炮历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