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男生脸红的回忆合集

subtitle 朱门大叔05-23 22:51 跟贴 1 条

在小时候看武侠片的时候,我经常会羡慕那些可怜的反派角色。

因为假设他们被主人公逼到穷途末路的时候,还可以"嗷”的一声,直接用内功一掌拍向脑门,自断经脉,当场暴毙。而每当我一次又一次成为尴尬事件的主角时,我都会发自内心地希望自己可以原地火化,但往往我都在别人注视的目光中想要用脚趾把地球抠穿。

作为一个出生自带尴尬体质的男人,一路走来二十多年,没人能够理解本人的心酸与悲哀。

当我跟朋友讲到自己以前干过哪些尴尬的蠢事时,对方通常都是捂着肚子爆笑,然后安慰我说,“你太难了,真的,我无法想象这些事情,全都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

所以将本人的尴尬事迹记录一二,大家自行体会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记

人的尴尬都源自于无知吧。

被别人指出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之后,我们才有了道德或者自尊上的强烈羞耻感,所以“尴尬”是别人为你宣判的社交死刑。

等到再成熟一点的时候,就学会了如何表现得像一个正常人了。

会穿得体的衣服,会敏锐地观察身边的人,会在给领导端酒杯的时候把杯子放低一点,会在过门帘的时候给后面的女生把帘子挽起来,会定时修剪鼻毛,早晚刷牙,会努力地控制松紧程度,保证在电梯里放的都是悄无声息的屁。

做一个事事注意细节的得体的人。

不过得体的生活好像也并没有变得更快乐。

从而明白:克服尴尬最好的办法,还是要变得脸皮厚一点,在我自尊心脆弱的时候,总是过于在乎别人的眼光,凡是要我出头的事情,我都会觉得很尴尬,因为总是怀疑别人在背后笑话我说:“看啊,那个人就是个娘娘腔”。

大概念初一的时候,那时候因为青春期发育,所以乳头变得很痛,并且摸上去还有硬块。

当时我恰好在一本家庭杂志上看到说男性也有罹患乳腺癌的风险,因此我坚定地认为自己已经得了乳腺癌。

为了不耽误家人,我决定保守自己已经得了绝症的秘密,微笑且坚强地过完最后一段人生的日子。

结果那几天我妈恰好因为某件事准备揍我,我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对我妈说:“你干脆打死我吧,反正我也活不久了。”

我妈一脸震惊说:“啊?”

我说:“我得乳腺癌了。”

我妈说:“男的哪来的乳腺癌?”

我说:“我那里很痛,痛了半个月了,摸上去还有肿瘤”。

我妈一脸震惊,把我的衣服掀起来,观察了半天。

然后在一种令人窒息的氛围中,用手轻轻捏住了我的两个点。

这样漫长且无比尴尬的姿势持续了大概有半分钟。

我妈把我爸叫过来说:“你儿子说他得了乳腺癌,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我爸老脸又绿了,叹气说,“那个正常,不过要不还是带他去测测智商吧?“。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每次想到自己因为此事还含着眼泪写下了遗书,我都拿头撞墙。

等再过了几年,想到十九岁的自己把那双新皮鞋擦得锃光瓦亮,昂首挺胸走出地铁站,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角的时候,感慨的同时,也觉得蛮欣慰的

——我们不就是这样滑稽地长大的吗?相比在尴尬中自卑,不如把它当成一件好玩的事情,回过头去看看时,人生好像也蛮精彩的吧。

图/文 - 扎西炖猪

排版 - 亚麻摩托

图片素材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