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艺,连抄都抄不好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5-23 17:15 跟贴 389 条

国产综艺的模仿之路,坎坷又曲折。

我们看韩综,为动人心弦的表演流泪,为天才选手的碰撞激动,可同样的节目设置复制到国内,摇身一变成了综艺套路三部曲:八卦是核心,爱豆是包装,冲突是点缀。

我们一边激情吃瓜、笑到捧腹,一边骂它烂俗。

国产综艺,怎么连抄都抄不会?

那么,韩综到底好在哪里?让看过的都说好,没看过的都跃跃欲试。

这就不得不提到去年JTBC推出的自制韩综《超级乐队》了,同样是小众文化,他的成功让不少国内制作团队垂涎。

从去年汪峰、李荣浩加持的《一起乐队吧》,到今年王俊凯、谢霆锋、萧敬腾当合伙人的《我们的乐队》,里里外外都能看到韩综《超级乐队》的影子。

新裤子乐队巡演/微博@乐队的夏天

模仿者前仆后继,《超级乐队》却始终是无法被超越的神话。

豆瓣评分9.6,五星评价超过85%,满屏都是“神仙”、“吹爆”的感慨,能被赞美淹没的综艺不多,《超级乐队》算是一个。

都是乐队综艺,《超级乐队》到底好在哪里?

超级乐队,才是真正的神仙打架

综艺的核心,必然是人。

不止乐队类节目,大多选秀综艺都会邀请专业的导师来坐镇,节目怎么样,有一半的担子是压在导师身上的。

那《超级乐队》的导师质量如何呢?

尹钟信、尹尚、金钟万、李秀贤,可以说是代表着韩国音乐界不同时代的四位导师,既有元老级别的大师,也有新生代血液。

然而,最夺人眼球的,还是要数第五位导师——林肯公园的Joe Hahn。

如果说国内综艺热衷于请爱豆来当导师,那么这位,很可能是你爱豆的爱豆。

要知道,林肯公园是在2001年就得过格莱美奖的乐队,当年你的哥哥可能还在上小学[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Hybrid Theory》是林肯公园发行的首张专辑,其中的单曲《Crawling》获得了格莱美的最佳硬摇滚表演奖

混合着说唱、Scratching和电子乐元素,凭借着新金属曲风开天辟地,林肯公园可以说是21世纪的传奇乐队[2]。

Joe Hahn有多传奇,从选手进场的反应就能看出来了,满场选手的眼神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还有人害羞地对他喊出“我爱你”,堪称大型追星现场[3]。

然而,等到选手表演正式开始,全场注意力一下子就从导师身上转移。

这届选手,优秀到让人挪不开眼。

拿下日本弹指大赛冠军的金英素,只是因为高一看了《你的名字》突然来了灵感,就写下了助他夺冠的《Like A Star》[3][4]。

不过,人家去年参加《超级乐队》的时候也只有19岁[3]。

如果说玩音乐的追求的就是新鲜刺激,那敢直接在演奏时移动变调夹的金英素就真是“不一样的烟火”,连导师都感慨“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玩法”[3]。

“活久见”,恐怕是你在这个节目最直观的感受。

连已经在海外出道的乐队The Rose,也被吸引来参加这个节目。在Billboard榜单上,The Rose已经是“2018年值得瞩目的新人K-POP乐队”,还举办过自己的世界巡演[3]。

2017年,The Rose就已经推出了自己的单曲《Sorry》,这首歌还被Billboard评选为2017年韩国最佳流行歌曲之一

已经有庞大的粉丝基础的乐队也能来参加这个节目?

对,这样的操作也可以,谁能笑到最后还真不一定。

除了这些玩常规乐器的乐手,自然也有不按套路出牌的选手。

想要演奏世界上一切打击乐器的郑率就是其中一个,短短三分半的演奏里出现了瑞士的手碟、非洲的传统打击乐器patica、古巴的康加鼓、秘鲁的卡洪鼓......终于知道眼花缭乱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了[3]。

看到这里,相信你会跟我有同样的感慨,这么一群人组队PK,简直就是大型神仙打架现场啊。

没错。

他们的组队不仅神仙,还疯狂。

本职工作是科学老师的主唱直接用韩国2013年高考真题里出现的化学公式来创造,“ 2HCL+CACO3就是CACL2+CO2+H2O”的歌词直接在韩网上掀起化学公式rap的模仿热潮[10]。

洗脑程度堪比“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相信不少人小时候都玩过杯子里放不同高度的水,来敲出不同声音的音乐游戏。

但《超级乐队》里的乐手Dpole直接将身体作为导体,手触碰不同杯子里的水来发出不同的声音[11]。

看过节目你才会明白,天才的脑回路要是能被你猜到,就见了鬼了。

韩国,怎么遍地都是音乐天才

惊叹之余,相信不少人会有这样的困惑。

韩国,难道盛产音乐天才?

怎么人家小小年纪就会那么多种乐器,写歌创作玩乐器童不在话下,我都读到研究生了,还是个音乐白痴。

答案,要从韩国的教育谈起。

1949年,韩国的《基本教育法》规定,从儿童六岁开始,实行六年制小学教育,随后是三年级初中,三年级高中[6]。

截至2015年,大约98%的25岁至34岁的韩国人完成了高中教育,这在经合组织中是比率最高的国家[6]。

你一定没想到,韩国才是教育界真正的扛把子。

与此同时,韩国的音乐教育也很早就得到了重视,从1954年开始,韩国就逐步对中小学音乐课程进行改革,一方面培养孩子多元的音乐素养,另一方面,韩国的音乐教育逐步提升对本土传统音乐的重视[7]。

拿韩国小学三年级的音乐课本来说,内容包括:歌唱《月亮月亮》、器乐演奏《快基那青青呐内》、以传统音乐旋律为要素创作歌曲、理解古代童谣或四物乐等[7]。

这也难怪参加《超级乐队》的吉他手李江浩说自己在10岁的时候就能翻弹押尾光太郎的《黄昏》,毕竟人家小学就开始学这些了[3]。

回想我们小学三年级的音乐课在干什么,一大半怕是被语文数学老师占了课,音乐素养的差距或许从这里就开始了。

你可能会困惑,学音乐这么贵,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学的起?

韩国政府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为此,他们专门开展了一些帮助孩子们学习音乐的项目。

以韩国大邱市为例,当地教育厅为了鼓励孩子们学习乐器,专门开展了覆盖从小学到高中的“一个学生,一个乐器”项目,参与项目的公司向406家学校捐赠了相当于22.7亿韩元的乐器[5]。

得益于这个项目,当地的学生可以自由使用各种乐器,包括用于摇滚乐队的乐器、韩国鼓,四弦琴,长笛、非洲鼓等[5]。

2016年,大邱市有84%的学生是这个项目的受益者,包括99%的小学,89%的初中,57%的高中[5]。

2010年6月22日,韩国水原,首届户外音乐堂竞赛在当地举行。韩国政府及教育厅鼓励学生学习乐器

看到这里,也就能够明白为什么《超级乐队》里的选手基本上每个人都会那么多种乐器,从小就学,能不熟练吗?

对于专业音乐院校的师资选拔,则更是严苛。

光是必须在国外学习10年以上的要求,就能筛选掉一大波人才,当然,韩国音乐教授每个月大约5万元人民币的待遇,也足以激励人才源源不断地奔赴音乐梦想了[12]。

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这个国家遍地都是音乐天才的答案了。

音乐不是手段,而是目的

这么看来,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在《超级乐队》里,音乐元素会这么突出。

而在国内的不少宣称着做音乐、选秀的综艺里,我们却看不到多少音乐、选秀的影子,无限被放大的只有选手的八卦、导师的插科打诨和随处可见的产品广告。

不刻意提醒的话,大多数人恐怕已经想不起来,《中国好声音》到底选出了哪些好声音,但杨坤的32场演唱会,和华少的极速口播却成了百玩不厌的梗。

不仔细翻看节目的话,你可能根本不知道《青春有你2》到底有哪些选手得了A,当然,仔细翻看可能也翻不到,因为大多镜头都被剪掉了。

在《青春有你》第三期节目里,评级为两个A两个B的四组选手总共也只有一分多钟的片段,每个人的镜头都一闪而过,既没让人记住她们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能得这么高的评级[8]。

反倒是评级为D却自带热度的虞书欣,连表演带和导师的互动一个人加起来就占了5分多钟,第二天的话题热度也是居高不下[8]。

当然,有热度对于节目来说,自然是最喜闻乐见的事情。

最后,你记住的只有温柔帅气的导师,有话题有争议的选手,令人捧腹大笑的出丑片段,至于选的是什么秀,选手如何努力训练,其实都不太重要。

就像我们吐槽国产职场剧里没有职场一样,国产综艺也总喜欢犯一样的毛病,音乐节目不突出音乐,选秀节目最后都沦为作秀。

如果说国产综艺里的实质性内容要多少有多少,那《超级乐队》里的音乐内容,恐怕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要多少有多少。

音乐,是《超级乐队》唯一突出的主题。

学建筑的理工男穿着格子衬衫就站上了舞台,不加任何修饰;街头卖唱的大哥连着几期都是一件简单的棕色毛衣上镜,没有浮夸的打扮,也没必要有。

任何修饰都没有能力来得重要。

场地的布置尽可能简约,没有豪华的演播厅,只是简单空旷的舞台,给予乐手足够的展现空间;没有一群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观众,只用对着台下的五位评委演奏。

音乐一响,灯光就暗下,偌大的空间只有乐手一人身上有光。

每一组表演,节目组都毫不吝啬地给予它足够的时长来让人欣赏。

组队PK阶段,三个吉他手加一个贝斯手的乐队因为没有主唱显得与众不同,节目花了将近6分钟来展现这些人如何选歌、磨合,并且完整地放送了他们五分多钟的纯乐器演奏,一分一秒都不少[9]。

放到国内,或许没有哪个热门节目敢给所谓的伴奏音乐这么长时间的镜头。

相比之下,导师的点评只有不到4分钟[9]。

用尽可能多的篇幅展现乐队的准备、制作、创意与表演,才是对音乐最大的尊重。

重点的不同,可能是国产综艺与韩综最大的区别。

我们总是感慨,国产综艺连抄都抄不会,看到这里可能也就能理解了。毕竟韩综的火靠的不是花里胡哨的外壳与形式,而是真诚地展现与放送。

当然,国产综艺质量不行的这口锅,也不能全靠制作方来背。

毕竟节目组真正怕的,是观众下一秒就换了台。

如果哪天,我们也能够像关注八卦一样欣赏才艺,大概也就离自制出《超级乐队》这样的好综艺不远了。

参考文献

[1]GRAMMY Award.(2019).GRAMMY Award Results for Linkin Park.

[2]NOWRE.(2019).专访林肯公园 Joe Hahn:友情是我们音乐道路上的最大力量.

[3]超级乐队第一期.(2019).

[4]Fingerpicking Associates Japan.(2019).Youngso Kim - Like A Star.

[5]UNESCO Music City DAEGU.(2016).“One Student, One Musical Instrument” Project.

[6]NCEE.(2020).South Korea Overview.

[7]金顺爱,尹爱青.(2009).韩国中小学音乐教育课程改革评析——以传承传统音乐为中心.外国教育研究,(11),45-49.

[8]青春有你第二季第3期上.(2020).

[9]超级乐队第三期.(2019).

[10]音乐财经CMBN.(2019).豆瓣9.7,今年乐队综艺这场“考试”已经有学霸交卷了.

[11]超级乐队第七期.(2019).

[12]朴长天.(2003).科学、先进的韩国音乐教育.乐器,2003,(04),4-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